“爷爷,那个叔叔肯定不会下面,连个鸡蛋都不加?!毙∧泻⒒怪辣匙旁菟?,看起来是怕袁州不开心,很是体贴。

    “当点心吃,看着还不错?!崩先艘唤撩嫣?,不甚在意的说道,反正都是面条,也差不了太远,应该不会很难吃。

    “哦,那爷爷我吃了?!毙∧泻⒋蛄苏泻粽獠趴?。

    华夏是农耕文明的社会,向来注重面食,而面条更是华夏的特色,各地都有特色的面条,如山东地区除了打卤面还有十香面,苏杭的更是有片儿川和虾爆鳝面这样的特色面食。

    而老人村子里也流行吃面,要不厨房怎么常备着面粉,第一次招待袁州也是面条,是以袁州这碗面一入口,爷孙俩就是一惊。

    “爷爷这个面好好吃?!毙∧泻⒄呛炝肆?,兴奋的说完,然后就迅速的开始“吸溜吸溜”的吃面,完全不停歇的那种。

    而老人的感受更加明显,吃了一辈子面,好坏还是能分出来的,这面不像平常吃面那样直接吞下肚子,而是需要细细品尝它的口感。

    面中汤汁很多,看不见碗里的面,而这也是扬州那边的吃法,这样见汤不见面最是容易勾起食客的食欲。

    爷孙两人越吃越觉得美味,口感更是随着时间的加长而显得不同,却始终不见绵软无力,而是软滑细腻的口感。

    至于麻先生则不是那么好性子了,就算东西很是美味,他也不会说出好听的话,何况袁州算是有求于他。

    “厨艺倒是学的不错,只是糟蹋了这样的手艺?!甭橄壬痪浠熬投伦×嗽菹胨祷暗男?。

    现在他觉得他的性格真的非常好,脾气更是好的没话说,也理解了为什么麻先生在村子里不受欢迎,这嘴太毒了。

    “您现在愿意做那道菜了吗?”袁州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淡定的问道。

    “为什么要愿意,凭你这碗不完美的汤面?”麻先生一脸不满。

    “食材无法达到要求,但是手艺完全可以弥补?!痹葑孕诺乃档?。

    “你来这里是为什么?”麻先生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您觉得呢?!痹菀裁恢苯踊卮?。

    “这里只有两样东西值得人惦记,老拙我和蜂王浆?!甭橄壬苁亲孕?。

    “确实如此,您愿意亲自下厨吗?”袁州很是客气。

    一个有神级手艺的人值得尊重,一个有神级手艺的老人值得尊重小心。

    “老拙不下厨?!甭橄壬獯蔚幕卮鹨埠苁羌峋?。

    这下袁州只能收碗回去,不过晚间倒是又送来了一碗面,当然这点小恩小惠不足以打动麻先生。

    而晚上下面的原因也是因为一个小孩子的请求。

    “叔叔,晚上可以再下一次面吗?中午我吃太快了,没给爸爸妈妈留?!毙∧泻⒄业皆莸氖焙蚍浅2缓靡馑?,小脸通红,称的脸上的小红斑更加星星点点的。

    “嗯?!痹莶恢每煞竦泥帕艘簧?。

    “妈妈说好东西要分享,谢谢哥哥?!毙∧泻⒎浅4厦?,见袁州没有同意,直接开始叫哥哥。

    这下袁州更知道这小子是故意叫自己叔叔的了,不过袁州还是答应了,毕竟他是一个不记仇的高冷男神。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不老人一大早就通知袁州,他已经找好带他下去的人了。

    “小伙子,这是咱们村子采蜜手艺最好的溜子,你跟着他安全,价格就是五百,保你安全?!崩先怂档募鄹窕故呛苁祷莸?。

    带一个完全没下过崖的人下去,承担的风险很大。

    “好的,谢谢您了?!痹莸阃返佬?。

    “走吧,跟着我?!绷镒邮歉龃缤纺腥?,黝黑的肌肉鼓鼓囊囊的,身高不高,沉默寡言,看起来很是朴实的一个汉子。

    “麻烦你了,我需要去东经96/28,北纬25/07,也就是一个山崖?!痹莞诹镒由砗笕险娴乃档?。

    “我知道,说过了,那就是个久不出蜜的废崖子?!绷镒泳媪艘幻?,又平静下来,安静的说道。

    “你认识路,不错?!痹莸阃?,满意于还是有人能听懂经纬度的。

    然而沉默寡言的溜子这次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明显这人以为自己听懂了刚刚那什么什么度数,懒得解释的溜子就这样带着袁州去了他口中的废崖。

    岩峰村这里的石头基本都是石灰白的颜色,而这里的不同时黄色的岩石,非常好找,环顾四周就只有这里的颜色最是不同,站在崖上,风呼呼的吹着,让人有些张不开眼睛。

    “你抹上这个,防止挨蛰?!绷镒拥莨桓鏊芰洗?,里面装着黑黄色的东西,闻着带着点酸味,一时半会袁州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

    “好的?!痹荽┑那岜?,也就灰色长袖和扎紧裤脚的帆布裤,上面做着防水处理,这样比较滑,遇到蜜蜂就蛰不进去了。

    溜子在袁州擦药的时候,就在一旁安静的准备下去的绳索,袁州上前不时的搭把手,因为手指反应灵活倒是没添乱。

    这让溜子有些惊讶,不过他也见过那些专业的驴友也会这些,是以也就没多嘴问,当然袁州只是现学现卖的。

    “还好没有恐高症?!毕律窖碌氖焙?,袁州嘀咕了一句,这才随着溜子的脚步缓步下去。

    而这时候沉寂已久的系统突然冒出,显示了一副地图,看着很是清楚的模样,当然也只是几根线。

    “系统,能看得懂地图还叫路盲吗?”在这种生死悬挂一根线上的时候,袁州还是忍不住吐槽了系统的地图。

    然后画面直接一转成了3d的成像,这下袁州才终于知道,系统的奖励在哪里了。

    “溜子,能往左吗?!痹菀皇肿プ派?,一手指着左边。

    “可以?!绷镒涌戳丝此闹?,点头应下。

    然后就开始带着袁州往左进发,而系统也许是怕袁州再看不懂,这次有了自动导航系统,当然是不发出声音只有箭头的那种。

    不过比起千度的地图是好得多了,只要偏离一个身位都是提醒,而不是像千度那样走反了都没有反应的,是以袁州很是顺当的找到了一个蜂巢。

    一个大小适中的蜂巢,一个岩峰“嗡嗡”乱飞的巢穴……

    要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