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带着袁州来到隔壁老人家里,袁州这才发现老人家有个成年的儿子媳妇,这个小男孩就是老人的孙子。

    对于小男孩没叫自己哥哥的事情,袁州发誓他真的没有生气,他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对他就是这么大度。

    “叔叔,你坐这里?!毙∧泻⑼蝗坏纳舭言堇叵质?。

    “恩?!痹葑酚醚凵袷疽饨懈绺?。

    然而小男孩早就回过去和自己的父母邀功去了。

    “吃饭吧,都是简餐,客人你就随便吃点,我看你一个小包肯定没带吃的?!崩先祟V堑乃档?。

    “好的,麻烦你们了?!痹莸劳晷?,这才坐下。

    桌子上的确是简单的菜色,并没有荤腥,只有一盘大蒜炒鸡蛋、清炒白菜、土豆丝和一个青菜汤,不过颜色倒是碧绿喜人。

    吃一口味道也很不错。

    “不错吧,你们城里人都说我们这里菜好吃,我们这里可是没打农药的?!崩先诵γ忻械乃档?。

    “很好吃?!痹莸阃?。

    吃完饭,袁州也顺势把未来几天的钱给了,一共给了四天的,袁州觉得这个时间就差不多了。

    当然他没忘记问这次出门的目的。

    “你说的那个悬崖,很多年没出过蜜了?!崩先说亩酉备境酝暌丫判∧泻⒒丶倚菹?。

    这里的生活自然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我想自己下去看看,您看有人带路吗?”袁州诚恳的说道。

    “你要自己下去?”老人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在他看来,袁州就和那些瞧稀奇的人一样,认为挂着绳索下去很有趣,殊不知这里面的危险大着呢,稍不注意就是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年轻人还是不要下去,你没有经验,下去容易出危险?!崩先艘晃逡皇乃党鱿律窖碌奈O?,末了劝道。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自己下去?!痹菥醯妹牢兜氖巢牡比皇亲约翰筛?。

    “你今天去了针峰,脚疼吧,下去可比这个更累?!崩先撕苁橇私庹庑┤?,刚来肯定不会走那尖石林立的山间。

    “起了几个血泡?!痹菟淙痪醯锰?,却没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

    “那你还确定要下去?”老人再次询问。

    “嗯,自己下去?!痹莸阃?,坚定的说道。

    “那行,到时候你出钱,我找人带你下去瞧瞧?!崩先思安欢?,只能同意。

    “对了,针峰嘴容易出金针磨?”袁州想起今天听闻的传言,起身的时候问道。

    “对,能找到的很多都是那里找到的,不过周边也有,很难碰到?!崩先俗邢傅乃档?。

    “深处是不是机会更大?!痹菰俅窝?。

    “那是肯定,不过路难走?!崩先丝隙ǖ乃档?。

    不过老人这下有些惊讶,看袁州的样子,明天还打算去针峰,据他所知,针峰是最容易出金针磨的地方,但因为里面太过难走,来的客人最多外围找一找,找不到就换地方,是绝不会去第二回的,毕竟连村里人都不爱去那里找罪受。

    而现在看袁州的样子却是不找到不罢休了,老人看着袁州的背影摇头。

    袁州告辞回去,洗漱之后,一夜好眠,照理清晨五点就起床了,出门在外,袁州只是稍稍活动了一番,就再次出门寻找金针磨去了,吃货和饭桶的区别不光光是颜值,还有对美食的执着。

    更何况,袁州既是吃货,又是厨师。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袁州脚上再次磨出四五个血泡之后,袁州终于发现了金针磨的踪影。

    它长在石缝中间,淡黄色的伞盖,白色的茎,非常不显眼,袁州也是确定了好几次才发现,而它最奇特的是其的伞盖全部朝上长,就好似一个个的小酒杯,褶皱根根分明,伞盖里还有着一些晶莹的露水。

    “呼”袁州呼出一口气,稍稍停下。

    终于找到了,袁州拿出木质的一个小刀割下成熟的金针磨,放进准备好的一个布袋里,这样既透气又能良好的防止蘑菇碰伤。

    找到第一丛,第二丛就不是那么难了,袁州装了成熟的金针磨小半口袋,够一顿之后就没再寻找,这种蘑菇当然需要吃极其新鲜的才行。

    是以回程的脚步袁州加快了不少。

    到了村子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一个叫林大妈的女人煮汤,也不管是不是到了午间,这当然也是早就打听好的人选,这是除了御厨以外最好的人选。

    至于找曾经的御厨做,袁州当然是想过的,但是御厨出门访友不在村子里,老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袁州只能先放弃第一人选。

    “林大妈,麻烦你了?!痹菪⌒牡哪霉即?,轻轻的递过去。

    “小伙子还懂的不少,布袋装好,瞧好我的手艺,保证汤仙味美?!绷执舐栊呛堑挠ο?。

    直接开始杀鸡做汤,吃的就是一个新鲜,新鲜的鸡新鲜的蘑菇新鲜的汤。

    三小时后,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这锅汤终于成功。

    “小伙子,你的鋈鸡汤来咯?!绷执舐瓒俗乓慌枞绕谔诘奶拦戳?。

    “谢谢?!痹萘庸?。

    “不客气,这汤冬日喝才最鲜美,不过这天喝也好喝,小伙子的蘑菇采的好?!绷执舐栊呛堑乃蜕弦桓隹胀牒鸵煌敕?,就离开了。

    “麻烦您了?!痹菟低暾獠抛?。

    汤的香味直往袁州鼻子里钻,有鸡肉的香味,还有煮熟的金针磨的鲜味,汤色奶白,煮过的金针磨呈现漂亮的玉黄色,好似一块成色上好的田黄石漂浮在汤面上。

    袁州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拿起勺子直接盛汤到自己嘴里开始喝。

    然而这下袁州脸上的笑意却随着汤的入喉而慢慢消失。

    这一顿饭袁州只吃了半小时,就吃完鸡肉喝完鸡汤,越到后来眉头越加紧锁,这味道完全配不上它的名字,只能评价为中上而已。

    袁州吃完,默默的把钱压在碗底,起身离开。

    “这金针磨味道虽然鲜美,却没有想象的好吃?!痹萑滩蛔√酒?。

    “又是金针磨的味道,还真是不死心?!弊咴诼飞险谒伎嫉脑萃蝗槐灰坏郎舸蚨?。

    抬头一看,原来是不远处一个穿着中山装,下巴蓄着山羊胡须的老人,老人长相和蔼,只是脸上的不满破坏了,看起来有些凶。

    “小伙子是你找到的蘑菇?”老人转头盯着袁州。

    “恩,是我的?!痹莸阃?。

    “暴殄天物?!崩先烁鏊淖制兰?,转身就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