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想不到这个铁木圆规还能有这样的浪漫细胞?!甭蛋档耐?11??。

    至于铁木,自然是因为袁州比榆木更加不解风景的原因。

    “有点舍不得吃?!甭屯房醋排套拥母馔?,有些无语的说道。

    “我也是,这也太好看了?!甭呱鲜且桓龆谭⒌目砂?,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水晶勺子,苦恼的说道。

    “就怕自己口水掉下去?!甭?,无奈的说道。

    “可不是,你看我的,也超级好看?!迸⒆泳褪钦庋?,有漂亮的好东西总希望别人也看一下。

    “我的也是?!甭怖约旱牡?。

    对方碟子上垫着的也是一片叶子,却不是玫瑰叶子了,而是另一种不知名的叶子,上面的糕团是半透明的玉白色,里面包裹着漂亮细腻的棕红色内馅。

    “你这是什么口味,好像有馅料的暖玉,好漂亮?!甭醋叛矍鞍子癜愕母馔?。

    “这个是枣泥的,漂亮吧?!迸⒁桓庇胗腥傺傻难?。

    “嗯,很漂亮你看我的,是玫瑰?!甭舶炎约旱牡油乒?。

    “好像一朵真正的玫瑰,好香?!北呱系呐⒆右埠芟不?。

    而其他坐下的女孩子基本也都是这个情况,知道很好吃,却舍不得动口。

    在那里犹豫半天,拿着透明的水晶勺子都不知道从哪里下嘴才好。

    “不管了,再不吃我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甭蠼羯鬃?,瞅准了一下子剜下一块玫瑰糕团。

    皮的厚薄适中,里面的内馅也刚刚好,缺口处正好能看见里面的玫瑰酱凝而不散,只不过香气更加浓烈。

    “啊呜”一口塞进嘴里,漫漫瞬间觉得没有比糕团更能打动她的心了。

    细腻爽滑的口感,轻轻一抿,蒸熟的糯米粉遇到温热的唇舌就缓缓的化开,同时化开的还有玫瑰的香味,玫瑰丝质顺滑的触感直接变成了口感。

    要说糕团基本是女孩的都爱吃的,颜色漂亮小巧,软软糯糯的,基本很少有女孩子能抵挡住它的魅力,不爱吃的基本是因为有些糕团太过甜腻。

    而漫漫嘴里的玫瑰味却不然,每一口的糯米粉里只感觉到玫瑰的香气,还有玫瑰的味道,微微带着一丝的甘甜,仔细一咀嚼,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吃到了玫瑰酱。

    “感觉吃下了一整片的玫瑰园?!甭⌒牡恼趴?,就怕玫瑰的香气从嘴里跑出去。

    小小的糕团很快被漫漫吃完。

    “怎么样你的枣泥怎么样?”漫漫等着边上的妹子吃完,这才迫不及待的问道。

    “超级好吃,本来以为枣泥的肯定很甜,但是完全没有,就好像吃新鲜的枣子一样,超级清甜,还没有讨厌的枣子皮?!迸⒆痈咝说泥枥锱纠驳乃盗艘欢?。

    “刚刚我们应该分开尝尝的?!甭藕段薇鹊目戳丝戳饺烁删晃薇鹊牡?。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倍谭⑴⒁惨涣嘲媚?。

    “我想到一个主意,我们试试?!甭A傩闹恋乃档?。

    “什么主意?”短发女孩一脸好奇。

    “看我的就知道了?!甭孕怕乃档?。

    “恩?!倍谭⑴⒁惶?,点头应下。

    “袁老板?!甭笊暗?。

    “什么事情?!痹葑吖?,看了看两人的空盘子,然后就是漫漫脸上诡异的兴奋。

    “我要一个别的味道的糕团?!甭孕怕乃档?。

    “规矩都在墙上,没改?!痹菀幌伦臃从?,不过还是自然的说道。

    “我知道那个,但是蛋烘糕都可以点不同口味的两个?!甭木倮得饔玫暮芎?。

    “不是因为口味问题?!痹荼硎菊飧鏊缇徒馐凸?。

    “因为碟盘,我知道,但是里面的内馅枣泥馅和玫瑰酱难道不应该算碟盘?”漫漫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

    “不算,这是单纯的内馅,不能用作碟盘?!痹菀槐菊乃档?。

    当然他也问过系统,然而系统的反应当然还是没有反应。

    “我觉得应该加上?!甭故遣环牌?。

    “后面的人在等位?!逼涫德慕ㄒ樵莺芟氚?,要是这样又多了两个碟盘,一个108那就是好多小钱钱进账。

    然而袁州怎么可能是这么爱钱的人呢,他是非常爱钱的人,所以他提醒漫漫应该让位了。

    “……”漫漫很是无语,她突然觉得她的鞋底板花纹很好看,很想印到袁老板的脸上。

    然而袁州再次端出来的糕团打消了她这样的想法,那糕团是糕团界的明星,青团。

    颜色翠绿,泛着冷气,下面垫着的却不是绿叶了,而是更能衬托绿色的红色花瓣,看着就食欲大增。

    “袁老板会做糕团,会做糕团,还很好吃?!蹦庋钭?,想要打死袁州的念头才逐渐放下,漫漫平静的走出了袁州小店。

    而袁州却不知道高颜值的糕团救了他英俊的脸颊。

    二十五个糕团而已,不过一会就卖完了,卖完后剩下的女孩子全部不依不饶的询问什么时候能再出,还好都知道袁州的脾气,都不过分。

    “明天营业时间会有,数量不定?!痹菅纤嗟乃低暾饩浠昂缶筒辉倮砣?。

    而想吃的妹子们基本都是使出了看家本领,唱、念、做、打、嗔、娇、媚各有各的招数,而袁州看着这群鲜花的般食客,只有一个感觉,这些刁民又想骗他的钱,又想让他打折。

    是以袁州基本一概不理,安安心心的做着生意,见真的没有糕团卖,围着的女孩子这才离开。

    而早早进来的童老板,看见糕团的价格却并没有买,这价格加上20的餐位费可不便宜,她可不是小姑娘了,虽然羡慕想吃,却没有到非吃不可的地步,是以也就是看看热闹。

    热闹的晚餐时间过去,袁州看着那个奖励实在有些心痒,蜂王浆这种东西本来就难得一见,何况是岩蜂的,毕竟岩蜂的蜂蜜都很难得了。

    “系统这个奖励领取有没有要求?”袁州小心的求证。

    系统现字:“无?!?br />
    “那就领取?!痹菘悸橇艘环故橇烊×?,蜂蜜的用途还是很广的。

    不过很快袁州希望他并没有领取过。

    “系统,你堕落了!”袁州十分的痛心疾首的哀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