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小云的想法很是简单,只要父母能在一起吃个饭,再怎么样也能有话说,不是吗。

    “咚咚咚”暮小云快速的下楼,在转角的地方正好碰到了哥哥暮小杰。

    “跑这么快干嘛?!蹦盒〗芤话牙⌒≡?。

    “哥哥,我有事找爸爸?!毙≡颇孟履盒〗艿氖?,嘟着嘴说道。

    “小丫头有什么事?!蹦盒〗苄ξ脑俅紊焓志咀∧盒≡频穆砦?。

    “别闹,哥哥不是想去老板那里吃东西吗,明天我们就去,我要去和爸爸商量呢?!蹦盒≡拼笱劬距噜嗟囊蛔?,直接说出暮小杰感兴趣的话来。

    “那行,哥哥陪你去?!蹦盒〗芤惶泻贸缘?,拉着暮小云快步下了楼梯。

    暮小云看了看自己哥哥,说不定一会哥哥可以帮上忙,也就没反对,顺从的被拉着来到了一楼大厅,只不过大厅里面并没有人。

    “爸爸,你在哪里?”暮小杰一下楼就大声喊道。

    “喊什么,大晚上的,不准吵吵?!币桓龃┳攀止ぜ舨玫牡锰逍菹形鞣哪腥?,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带着一副无框眼镜,从院子里进来,温和的声音严厉的说道。

    “我有事,爸爸我们明天去那个老板那里吃饭,那里的东西可好吃了,早就想去了?!蹦盒〗苁歉鱿胁蛔〉男宰?,一开口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每次都让你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说,你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蹦腥瞬⒉惶盒〗苓催丛纳?,自顾自的坐下,当然脊背还是挺的很直。

    “爸爸!”暮小杰还待说话,那边暮小云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

    “怎么了?”暮小杰疑惑的回头说道。

    “我来和爸爸说吧?!蹦盒≡魄嵘档?。

    而他们的父亲一副巍然不动的样子,坐在沙发上。

    “那好吧,你来说?!蹦盒〗芩始?,虽然他不怕自己老爸,但是也有点受不了他温吞的说话方式。

    “爸爸,我准备回妈妈那边了,马上要开学了,可以一起吃一顿晚饭吗?”暮小云和自己父亲说话要客气的多,并没有像在母亲那里的那样撒娇。

    男人锐利的双眼,定定的看了看暮小云,好一会才点头同意“可以,明晚几点?”

    “五点,妈妈也会来的?!蹦盒≡菩∩牟钩淞艘痪?。

    “恩,我知道了?!蹦腥说阃?,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看了看自己女儿,已经是个小姑娘了,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了。

    作为父亲虽然一眼看穿了,但这是女儿的愿望,吃一顿饭也没什么。

    “那,爸爸我上楼休息了?!蹦盒≡聘咝说姆词掷约焊绺?,“咚咚咚”跑上楼梯。

    哥哥可是个大杀器,留在下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可抗力的因素。

    上楼后,两兄妹打闹一番,就各自回房睡觉了。

    哥哥暮小杰更加期待明晚的大餐,而妹妹暮小云则期待明晚自家老板的厨艺能征服自家的父母,她的期望能过成功,是以两人都睡了个好觉。

    而袁州虽然不算受人所托,但也忠人之事的准备了所有的价目表上的菜色,忙忙碌碌到凌晨才休息,一早就起床跑步准备早餐。

    今天的暮小云特别高兴,这不一早上笑呵呵的没完就算了,到了中午,因为离晚餐时间越来越近,她看起来更加开心了,一直傻乐的没完。

    和往常一样,中午十分,门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都是等待吃饭的,因为天气炎热,都盼望着赶快轮到自己。

    袁州小店里面可是温度正好,也不知道袁老板的空调怎么开的,反正很是凉爽舒适,呆的再久也不会有干燥的感觉。

    不过不一会人群里有了些小小的议论声。

    “你看前面,快到门口那一段路?!币桓龃耪谘裘钡氖晨屯蝗慌隽伺龊竺嫒说氖直?。

    “怎么了?”后面穿着白衬衣,袖子撸到手臂的食客正有些无聊,听到这样说,还真往前看了看,不过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那个穿白色破旧背心的老头,下面是灰色西装裤的那个?!闭谘裘笔晨鸵蔚挠醚凵袷疽?。

    白衬衣食客仔细的看了看,这人头上的头发已经很少了,背对着,穿的是白色的工字背心,松垮垮的,已经很是破旧,下身的灰色西裤也颜色暗淡,看起来却是不像能消费的起的人。

    不过这又怎么了?白衬衣食客看着遮阳帽,很好的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这人每隔一个礼拜来一次,每次都规规矩矩的排队,轮到他,他有不吃东西,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五分钟过后就自己出去,也不打扰谁?!闭谘裘毕晗傅乃档?。

    “那他进去干嘛?”白衬衣好奇的问道。

    “那就没人知道了?!闭馐焙蚯懊娴氖晨鸵布尤肓颂致?。

    “我觉得应该是想看看,说不定是想偷师?”这是后面的食客脑洞大开的结果。

    “当然不是,暮小云早就问过了,那人也不说话,只是笑,不知道要干嘛?!闭谘裘币⊥?,否定了偷师的猜想。

    隔得那么远根本看不见袁州加了什么小的调料,而且从未吃过怎么知道味道。

    “那他要做什么,只是看看的话,可以直接进去吧,不用特意排队?!卑壮囊抡庋档?。

    “所以才说奇怪?!鼻懊娴氖晨筒遄?。

    这些人正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正好轮到了被他们讨论的人。

    和往常一样,一进去就找了个角落安静的站着,也不说话,低垂着目光,也不看谁,就那么站着,暮小云很是习惯的并没有去询问。

    当然这个是袁州说的,不需要询问他,毕竟暮小云的靠近都让这个奇怪的人很紧张。

    而店里一起进来的食客,先是奇怪的看看他,发现他不吃后,后一位接替补上,是以这人的排队毫无意义。

    这个老头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一会认真的看看樱虾,一会不着痕迹的看看袁州行云流水般的厨艺,也不会看着用餐的食客,看起来不是想过眼瘾想吃的样子。

    五分钟一到,这人微驮着背,缓步的走出袁州小店,也许下次的到来又是一个礼拜之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