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袁州小店,中午时分人来人往。

    “乌海听说你要办画展了?”凌宏和乌?;故悄芩档揭黄鹑サ?。

    “还有一个礼拜?!蔽诤:认乱豢谧喜颂?。

    “那你还不走?”凌宏一脸嫌弃。

    “关你什么事?!蔽诤C判『右涣橙险娴乃档?。

    “你走了我就能天天来了?!绷韬暌惨槐菊乃档?。

    “哦?!蔽诤5阃酚ο?,并没有说什么时候走。

    然而昨晚先行一步的郑家伟已经来催过了。

    乌海没走也很简单,因为他还没学会做菜,不过这个标准是按照袁州的水平来衡量的。

    “袁老板,你还欠我半天?!蔽诤3韵伦詈笠豢诜?,认真的看着袁州。

    “恩,今天下午继续,你买好材料?!痹菹肓讼胗ο?。

    “还是素菜?”乌海皱眉。

    “你还指望学会肉食?”袁州毫不客气的反问。

    “好吧?!蔽诤K始?,表示明白了。

    两人刚刚说完又有人起身,换了新的客人进来,还是算常来的,一个是吴安路手下的销售员马伟,另一个也是长相方正的年轻人,两人正愉快的说着话。

    “房超这里的东西真的好吃,不过就是有点贵,你自己付钱?!甭砦爸缸偶勰勘硭档?。

    “看不出来这一个小店还这么贵?!北唤凶龇砍哪昵崛丝戳丝醇勰康ビ行┬挠杏嗉?。

    “没办法东西好吃?!甭砦袄欧砍?,然后点了一份炒饭,才转头问房超吃什么。

    “我也要蛋炒饭?!狈砍推亩宰拍盒≡扑档?。

    两人点完餐,就开始聊天,马伟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开口就是抱怨。

    “你刚来不知道,老乌龟最烦了,你可要小心点?!甭砦吧酚薪槭碌亩宰欧砍档?。

    “怎么了?”房超侧头认真的听着,作为新丁,前辈的经验还是应该听一听的。

    “你说我们一个销售员,给公司拉装修大单,根本不需要了解那些材料,但是老乌龟还非要我们背下来,还他妈计入业绩考核,说什么为了顾客省钱?!甭砦八灯鹄淳屯2幌铝?,好像加特林,突突突的没完。

    “给顾客省钱,我们会有回头客吧?”房超这话在嘴里转了两转还是说出了口。

    “什么回头客,以前我给别人带个单,那些搞装修的公司哪个不巴结我,现在可好看到我就和仇人似的,说我不帮忙?!甭砦鞍谑?,一副你不懂的样子。

    “但是公司的业绩提高了,工资都涨了,对吧?!狈砍煌饴砦暗乃捣?,但也不好直接反驳只能说出一些好处来和稀泥。

    “还不是老乌龟多管闲事,老子现在都能背出一堆装修材料的资料,看到什么墙纸地砖的就开始计算价格,简直有病?!甭砦安⒉涣烨?,还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这样的销售员还是早点退休,学到了知识反而还怨老师?!蔽诤M蝗恢迕级宰怕砦八盗艘痪?。

    “额……”马伟有些尴尬,毕竟背后说人长短还取了难听的外号。

    “不好意思,我只是随便说说,和你没什么关系,当然也不是和你说话?!蔽诤<宦目戳寺砦耙谎?,直接说道。

    说完直接走出大门,并不给马伟反驳的时间。

    乌海和吴安路喝过好几次酒,他的想法就是培养自己的员工,以后能独当一面。

    好心变成驴肝肺,说的就是吴安路。

    很多人总是看不起老人古板,但如果古板包括知恩图报,那么年轻人真该和老人学学。

    路过大门正好看到了袁州唯一挂在外面的规矩,这块牌子却是两个从未说过话的人无声的交流。

    乌??戳丝磁谱釉倏戳丝椿乖诶锩嫣咸喜痪┦裁吹穆砦?,哂笑一声直接回了自己的画室。

    因为郑家伟这个万能经纪人走了,乌海只能亲自去买菜,不过作为一个艺术家,买菜这种小事情当然难不倒他。

    是以下午袁州来看到的菜就是一些很奇怪的搭配。

    “你买芦笋和西蓝花装在一起是准备做什么?”袁州指着装在一起的西蓝花和芦笋好奇的问道。

    袁州表示他真是只是好奇,绝不是想掐死这个智障。

    “芦笋汤和清炒西蓝花?!蔽诤;堑乃档?。

    “那好,这个你怎么说?!痹葜缸乓淮罄У能据次实?。

    “这个新鲜,还有泥土?!蔽诤C判『尤险娴乃档?。

    “确实挺新鲜的,这样你今晚就生吃这个吧?!痹菀惨斐H险娴乃档?。

    “那就不用了,这个不是用来调味的嘛?!蔽诤1硎舅故嵌?。

    “呵呵,那这样我最后教你两道菜,你学一下?!痹堇恋煤臀诤3?,指着芦笋和青菜说道。

    “芦笋做汤吗?”乌海好奇的说道。

    “嗯?!痹莸阃?。

    “那就好?!蔽诤7判牡牡阃?,其实买的时候他真不知道这东西叫芦笋,只是觉得样子不错,又新鲜就买了。

    买蔬菜当然是新鲜最重要,这个乌?;故侵赖?。

    作为厨艺大宗师级别的袁州,在指导乌海的时候肯定是能动嘴绝不动手的。

    好在袁州已经使用巧妙的办法改掉了乌海的颜色认知,不需要担心炒单个蔬菜的时候他会心血来潮的加个颜料调色。

    “芦笋只有顶部一寸和中间一寸半能吃,其他全部去掉?!痹菘贾富游诤U?。

    “加一些蒜用来调味,蒜只能拍不能切,不然伤味道?!泵看沃富拥氖焙蛟葑芑崴狄恍┬〖记?,也就只有乌海这样学画的不在意,若是其他厨师肯定会随身配备小本子用来记录。

    这边热火朝天的教学,那边姜嫦曦却正在打电话。

    “白师傅,你今天没出车?”姜嫦曦出门就没看到常做的出租车。

    “是小姜啊,今天我喝了点就没出车?!钡缁澳峭反窗资Ω档纳?,显得特别开心。

    “这么高兴?”姜嫦曦有些好奇的问道。

    “确实高兴,今儿个老婆准许我和老友去方家酒馆喝了一杯,那酒的滋味绝了?!卑资Ω祷匚段耷畹乃档?。

    “那方家酒馆哪里有袁老板的好喝,改天请你喝一杯?!苯详匦ψ潘档?。

    “下次下次?!卑资Ω敌呛堑挠Φ?。

    “怎么怕老婆说?”姜嫦曦语带调侃。

    “嘿嘿,有机会再说?!蔽抛啪葡憔椭涝菪〉甑木剖羌?,他当然想尝试一番。

    “行了,挂了?!苯详厮低昃凸叶系缁?。

    “这酒鬼喝酒都不赚钱了?!苯详匦ψ乓⊥?,不再多想打了别的车回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