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间,姜嫦曦裹挟了一身美妙的酒香,直接进入车里,不一会车里也盈满淡淡的酒香味。

    “这可真香,还是同一种酒吧?!卑资Ω滴帕宋?,肯定的说道。

    “袁老板哪有那么快换酒,这酒就刚刚好?!苯详靥乇鹣不墩饩?。

    甘甜如饮梨汁,回味无穷,一点不醉人,就算醉了人也是清醒的,而且第二天完全不头疼,特别神清气爽。

    “好酒确实值得喝?!卑资Ω敌ψ鸥胶?。

    “怎么样要不要喝一杯?”姜嫦曦顺口问道。

    “不了,老婆还在家等着呢?!卑资Ω狄涣承腋5乃档?。

    “这么晚还在等?”姜嫦曦有些好奇。

    “出晚班,她总是要操心一些?!卑资Ω敌ψ沤馐?。

    “那是她关心你?!苯详匾残呛堑乃档?。

    “哈哈,老夫老妻了?!卑资Ω堤详乜湓匏掀?,自然高兴。

    ……

    一日夜过去,袁州焖煮的五香蛋也到了该揭开盖子的时候

    。

    是以这天排队的人又闻着一股奇香扑鼻而来。

    “这是昨天的五香蛋吧,今天能吃了?”食客看着袁州在那里揭开瓦罐,一脸好奇。

    “应该是,真想尝一尝?!笔晨臀抛畔阄短兆淼乃档?。

    “呵呵,知道茶叶蛋多少钱吗?”后面的食客,一副冷静的模样。

    “1888,我知道我吃不起,但是我可以想想?!笔晨拖仁茄闪艘幌?,然后才打起精神说道。

    “我觉价格应该不一样吧?”这是怀抱侥幸心理的。

    “说说看怎么不一样?!笔晨退直?,一副你说说看的样子。

    “你看茶叶蛋,因为袁老板用的茶叶贵,但是五香蛋我可是知道的,它不需要茶叶,应该没那么贵吧?”说道后来食客自己都有些不自信了。

    毕竟袁州店里的都是极品美味,还真说不好一颗五香蛋会有多少钱。

    “营业时间到了,大家可以点餐了?!蹦盒≡频纳?,免去了食客的猜测,直接进店看就行了。

    “先看看这五香蛋多少钱?!毕冉诺氖晨?,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头看价目表。

    “看完了说一声?!焙竺媾哦拥囊沧偶钡南胫?,但是袁州小店就这么大,只能在门外等着里面报消息。

    “没问题?!崩锩娴氖晨?,也很是理解外面进不来的人的心情。

    齐齐转头看去,上面的价格食客们看了反应各不相同。

    “呼,这个价格还是可以尝一尝,一个蛋我还不信你就翻天了?!笔晨臀抛诺昀锘故R坏愕穆毕阄?,恨恨的说道。

    要知道昨天可算是被这香味折磨坏了,闻到不能吃,昨晚还特意买了五香蛋来吃,谁知现在市面上卖的五香蛋都是劣质茶叶蛋,别说味道了,连香味都比不上一丝一毫。

    “握草,我还是来份蛋炒饭套餐压压惊?!闭馐强吹郊鄹竦?,默默坐下点份套餐,准备开吃。

    “488一颗蛋,很好这符合我的品味,来一颗蛋?!绷韬昕戳艘谎?,淡定的说道。

    剩下的几乎都是往外报价格,没人再点一份来尝尝了。

    这五香蛋是早早煮好,卖之前再煮开一次,就可以吃的,所以很快暮小云就给两个点五香蛋的食客端了上来。

    “凌哥哥你的五香蛋?!蹦盒≡葡榷烁冉辖牧韬?。

    然后在给另一个人“先生,您的五香蛋?!?br />
    “又没剥壳?!绷韬曛缸诺翱?,问袁州。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痹莼故抢匣耙痪湟?。

    “真是,吃个蛋还要亲自动手?!绷韬瓴宦泥止?,手上的动作却不慢,要知道他是连去洗手间,都不亲自动手的人。

    而那边拿到五香蛋的另一个客人洪厦却没有出声,卷起西装袖子,露出手腕的腕表,空出双手开始剥蛋壳。

    蛋壳都是碎开连着蛋衣的,只要揭开一个小口子就很好完整的剥下来。

    洪夏和凌宏却是从没有做过这事的人,剥起蛋来都磕磕绊绊的,不过相比起来经常吃茶叶蛋的凌宏还是要更胜一筹,剥的快些。

    洪夏就不行了,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手指打字还行,剥蛋就不行了,愣是等到凌宏都吃进嘴里才剥好。

    “剥蛋也是一门学问,难怪达芬奇画鸡蛋都画那么久?!焙橄目醋旁补龉龅募Φ奥湓诟删坏呐套永?,说不出的满意。

    这次蛋清的花纹也各不相同,这都得益于袁州敲击时的力度。

    “果然又是图案不同?!绷韬昴米趴辛艘话氲募Φ岸员群橄牡牡?。

    “确实不一样,我的是山林,你的看起来像天空?!焙橄淖邢傅目戳丝?。

    “这蛋白作画也就袁老板独一家了?!绷韬瓯咚当叽罂谝录Φ翱?。

    而洪夏还是比较关心这五香蛋的味道,剥开之后的蛋配着上面的图案,倒是很像艺术品,而闻起来比之五香豆有些相像,又有很大的不同。

    “啊呜”一口咬下,洪夏这才发现,五香蛋的蛋白里面居然是渐变色的,贴近外壳的地方颜色棕红明亮,靠近蛋黄的地方又白嫩细腻。

    细细咀嚼,蛋白嫩嫩的还有一些韧性,越嚼越香,嘴里慢慢的有了丁香的味道,蛋的腥味被陈皮很好的去除,还多了些桔子的味道。

    咽下之后一股清淡的茴香味慢慢幽幽的在嘴里扩散开来。

    “试试蛋黄?!焙橄目醋旁补龉龅牡盎?,咬下一小口。

    这种全熟的鸡蛋,一般来说蛋黄都很噎人,难以下咽,因为袁州的手艺高超,洪夏还是信心满满的吃下一口。

    很快洪夏就发现,吃进嘴里的蛋黄非但不噎人,反而是鲜美嫩滑、芳香可口。

    “果然是一颗好蛋?!焙橄南乱馐兜乃档?。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痹缭绯酝甑牧韬瓴嗤肺实?。

    “非常不错,等一天值得?!焙橄南赶傅钠肺?,说完话又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嘴里交织的香味何止五种,明显吃出来的口感层次都不止五种了。

    “这才是五香蛋?!焙橄穆愕难氏掳姿?。

    “确实,这个和茶叶蛋倒是完全不同,我还是更喜欢这个味道,层次丰富,还香?!绷韬曜匀鲜歉龃秩?,茶还是留给雅人。

    “没吃过茶叶蛋,不过这个五香蛋就很好吃了,茶叶蛋肯定也不差?!焙橄目隙ǖ乃档?。

    五香蛋和茶叶蛋本来就是两种餐点,从鸡蛋的种类都不同,何况是味道?

    ps:谢谢书友小伙伴的支持?,欠更菜猫会努力补上的,请放心,菜猫是一只节操满满的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