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叫糖的肯定是甜的,但姜嫦曦吃下后却发现,自己想错了,这名字虽然叫开胃糖,却真的不甜,反正不像别的糖那般腻人。

    小时候别说吃糖,就是那果酱空口也能吃它半瓶,年纪打了以后反而吃不了那么甜了。

    这开胃糖不光不甜,而且还有些淡淡的酸味,顺着口腔一直到胃里。

    瞬间就觉得整个人清爽不少,像是扫了些浊气,胃里的饥饿感一下子就上来了。

    神药!

    “还真是开胃?!苯详乜戳丝疵媲暗牟偷?,感觉一下子有了再来一份的冲动,不过也只是一点冲动。

    开胃糖的目的也只是调动胃口,而不是让人多吃。

    “咕咚”既然手上拿着水杯,姜嫦曦也就直接喝下一口。

    “这水怎么样?”袁州早就回去准备餐点了,问问题的是边上等吃的食客。

    看姜嫦曦吃的一脸满意的样子,这不就好奇发问了。

    “一般般,还算可以?!苯详厥钦娴木醯盟芷胀?,不过比那些矿泉水好喝是肯定的,而姜嫦曦的职位还真不会喝那个。

    “咦?只是一般吗,我觉得不会吧?!笔晨陀行┚鹊乃档?。

    袁州这里的东西什么时候一般过,食客明显不相信。

    “TasmanianRain,这个水应该是用的这个,不过可能用的是不对外卖的那一批,口感比市售的更好一些?!苯详卦俅魏认乱豢?,吐出一段英文,然后才说道。

    “不对外卖,那怎么能买到?”食客好奇的问道。

    “地域?;ふ?,就是这个意思?!苯详睾苡芯榈乃档?。

    “明白,就是外面买不到,但是当地可以买的那种?!笔晨涂蠢匆彩怯龅焦?。

    “没错?!苯详氐阃?。

    “那就应该不错,你怎么说一般呢?!笔晨筒宦乃档?。

    地域性?;ふ?,针对的都是最好的东西,不给往外卖,这个大家都懂,而袁州拿到的是最正宗的,怎么会不好。

    “我以为会是夸迪克里斯塔洛,或者是KonaNigariWater,这样的水?!苯详爻鲜档乃档?。

    “你喝过?”食客好奇的问道。

    “没有,那东西一瓶36W喝不起?!苯详靥?,表示正是因为没喝过才期待是这个。

    “您的餐点?!闭馐焙蛟菡枚松喜偷?。

    听到姜嫦曦的话,直接开口说道“第一个矿泉水卖的不是水,而是珍贵的瓶子,因为它是纯金制造,水里还加入了五毫克金粉,至于第二个它在日本销售?!?br />
    一边说着,袁州一边庆幸,还好自己早早的翻过那些世界著名矿泉水。

    “一言不合就装逼?!苯详睾苁俏抻锏乃档?。

    “这个水最适合餐中饮用,是最好的?!痹菀槐菊?,一副毫不装逼的模样。

    “知道我们袁老板最大气了?!苯详胤闪烁雒难?,调笑道。

    袁州的反应是转身就走,谁知道这女人是不是想要喝免费的酒,总有刁民想骗他的钱,快步走向厨房,中午还是挺忙的。

    中午姜嫦曦还是吃的挺快的,这不二十分钟就解决了餐点,跃跃欲试的准备抽奖。

    不过看到桌上的去味糖,姜嫦曦还是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一口吞下,当然也是因为开胃糖根本不甜的原因。

    “味道不一样,还不错?!苯详孛蛄嗣蜃?,嘴里现在只有一股清爽的味道,至于虾和清汤面的味道倒是留在更深的胃里,用来慢慢回味消化了。

    去味糖的味道也是一贯的清淡,一点点的甜酸味,一入口就化开,很是省心,也没有吃完糖后的黏腻。

    “袁老板抽奖抽奖,我要抽奖?!苯详芈庥谌ノ短堑奈兜?,更加兴奋的说道。

    “小云,拿给她?!痹莶⒉焕砘?,只是吩咐暮小云。

    “好的,老板?!蹦盒≡苹榈哪闷鹬较渥?,来到姜嫦曦面前。

    “姐姐,今天还有两个没人抽到?!蹦盒≡屏成洗判θ?,直接把箱子递到姜嫦曦眼前。

    “好的,那就看姐姐我的好运气?!苯详匾桓鋈Ц九?,被人叫姐姐也一口应下,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姜嫦曦穿着嫩黄色的连衣裙,外罩白色衬衣,看起来清爽自然,一手拿着皮包,一手伸进箱子里搅动,准备一口气摸出红色的上来。

    “加油?!蹦盒≡圃谝慌源蚱?。

    “哗啦”一声,姜嫦曦选了一个最角落的球,一把捏住就拿出手。

    姜嫦曦的手纤细白嫩,这不就没完全裹住球,暮小云最先看到。

    “是红色的,抽中了?!蹦盒≡菩朔艿乃档?。

    “我就说老娘的运气很好?!苯详厝滩蛔∽猿评夏锪?。

    “哈哈,袁老板钱我转你卡上了,晚上一壶酒是我的了?!苯详馗咝说乃档?。

    “晚上准时过来。过时不候?!痹莸阃?,然后说出惯常的话语。

    而姜嫦曦的回答只是边走边挥手,示意自己听见了。

    走到门外,姜嫦曦拿起手机“白师傅,人到哪里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音,大约是说快到了,姜嫦曦也就应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那里等着了。

    不一会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开了过来。

    “上来吧,小姜?!奔菔晃簧仙斐鲆桓瞿源?,对着姜嫦曦说道。

    “好的?!苯详乩涞纳铣怠芭椤钡墓厣铣得?。

    “又来这里吃饭?”白师傅笑呵呵的问道。

    白师傅是一个穿着出租车公司蓝色制服的中年男人,面目普通,还有一个长期久坐的啤酒肚,犹如怀孕五六月的孕妇。

    “对啊,晚上还有酒喝,12点麻烦白师傅来接我?!苯详氐阃?,语气开心。

    “又抽到奖了?”白师傅一边认真开车,一边抽空回话。

    “那当然,我这运气还用说?”姜嫦曦很是自豪的说道。

    “那是那是,那家的酒确实不错?!卑资Ω迪肫?,上次晚上来接姜嫦曦,从她身上传来的酒味,这味道一闻就知道是极品好酒。

    “要不今晚我请白师傅你喝一杯?!苯详刂腊资Ω狄彩歉龊镁浦?。

    “不了,下次吧?!卑资Ω敌呛堑囊豢诰芫?。

    “好的,下次?!苯详匾裁磺壳?。

    “到了,一共二十五?!卑资Ω蛋殉怠皢辍钡囊幌峦5搅艘欢靶醋致ハ?,回头说道。

    “好的,晚上八点记得来接下,谢谢白师傅?!苯详夭煌龈劳砩系氖虑?。

    白师傅比了好的手势,就开去前面拉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