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熬煮的时间越久,香味就越加浓烈,当然也就更加接近午饭时间。

    “乌大哥,你知不知道袁老板在做什么?!庇惺翟诒锊蛔〉氖晨驼庋实?。

    “不清楚?!蔽诤C判『?,一脸的严肃的说道。

    “乌大哥你不好奇?”这人明显知道乌海和袁州关系不错。

    “好奇,不过一会就知道了?!蔽诤R槐菊乃档?。

    当然乌海心里也是哔了狗,本来在楼上好好的构思下幅画作,刚刚有点眉目就被袁州做的香味吸引,肚子瞬间造反,完全不听指挥。

    还好,乌海抓住了那一瞬间的灵感,不然他肯定要把袁州打死。

    让他知道,这个时间做东西不关门,是要闹出人命的。

    画作当然是没动半笔的,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民以食为天,通过这一系列的说服,乌海很是心安理得的开始排队等吃。

    至于郑家伟五分钟前的苦口婆心的劝解,当然是自动忽略的,吃饭最重要,没见那些减肥的都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吃饱了才有力气画画,这也是很通顺的逻辑。

    还好营业时间很快就到了。

    “营业时间到了,大家可以点餐了?!蹦盒≡普驹诿趴?,亲切的说道。

    “可算到时间了,姐姐都要饿死了?!苯详夭簧幌斓牡谝桓鼋朐菪〉?,坐到位置上才感叹道。

    “今天吃什么?”暮小云每次都是按照坐下的先后顺序来点餐。

    “小妹妹,你去问别人,我有话问袁老板?!苯详乜醋旁菟档?。

    袁州警觉的退后一步,想起了抽奖箱子里的红球,这女人已经不止一次想要作弊了,袁州表示他根本不会上当。

    “袁老板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姜嫦曦明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袁州。

    “五香蛋,明日中午售卖?!痹菁呱系娜硕际鸲涮?,就解释了一番。

    “什么?现在不能吃?”姜嫦曦表示她现在手痒。

    “恩,明日中午开始售卖?!痹菘隙ǖ乃档?。

    “今天开始,中午、晚上都将收取餐位费,价格在各位身后?!痹萆陨蕴岣呱羲档?。

    “餐位费?那袁老板你提供什么?”这是没看价格直接问问题的。

    “和其他店内提供的一样?!痹莶换挪幻Φ乃档?。

    “一份二十,这个价格恐怕是袁老板店内最便宜的东西了?!苯详鼗赝房戳丝?,就转回来说道。

    “这么说起来就是,我比较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焙闷嫘呐ㄖ氐氖晨?。

    “点了就知道,不过真不能点鸡蛋?”姜嫦曦还是耿耿于怀五香蛋的事情。

    “恩?!痹菅纤嗟牡阃?。

    “圆规!”姜嫦曦碎碎念了一句,才抬头开始点餐“一份清汤面套餐加凤尾虾一份?!?br />
    “好的,一共1616元,可刷卡?!痹荼ǔ黾鄹?。

    “好了,已经转给你了,已转账?!苯详氐阃昃椭苯幼烁犊?,速度很快就等着吃了。

    “稍等,餐点马上就来?!痹莸阃繁硎臼盏?。

    清汤面的做法袁州已经烂熟于心,但是凤尾虾的做法这次却翻出了新花样。

    “握草,我刚刚眼花吗?”本来认真点餐的食客,瞬间被这句脏话吸引,抬头见看见袁州,然后集体愣住了一下。

    凤尾虾并不便宜,点的人不算多,是以在袁州获得出神入化的刀工后,还未再次在食客面前展示过。

    本来看袁州做菜就是一种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享受,而现在晋升成了行云流水般的炫技享受。

    前面的步骤都一样,一网兜抄起数量正好的虾,手腕轻轻一抖,虾子乖乖的一个接一个“啪啪啪”的就像自己跳进水槽一般。

    刷洗按摩完毕,袁州拿出那把神级菜刀,“哗哗”两下都没用手,那虾线就被完整的挑出,包括最难剥的虾尾处也处理的干干净净。

    刚刚那两下刀法简直像是电视里才能看到的那样,极其快速而且精准,没有任何花哨。

    “啧啧,这刀法我还是第一次现实里看到?!笔晨透锌乃档?。

    “我刚刚以为我看见了厨神?!毖鄱疾徽5氖晨?,附和的说道。

    “厨神,我刚刚还以为我眼花呢,袁老板这厨艺真是绝了?!笔晨驮尢镜乃档?。

    “幸好我点了凤尾虾?!苯详匾苍谝慌运档?。

    食客们虽然都在小声讨论,但眼睛都没离开过袁州。

    接下来雕刻凤栖梧桐的时候,食客已经做好的心里准备又一次被震撼。

    以前袁州雕刻的时候,会选用专用的雕刻刀,手上动作很是灵敏,速度也很快,而这次袁州直接使用了神迹菜刀,当然在雕刻前,袁州使用开水烫过刀,用来消毒去味。

    “菜刀雕花,我算是见识了?!苯详厮种糇畔掳?,一脸开心的说道。

    “我觉得我以前见得雕刻都是萝卜,袁老板这才叫雕花?!笔晨图菀黄浅傻牡癯龇锲芪嗤?,不可置信的说道。

    “袁老板居然还留着一手,这技艺都可以雕豆腐了?!闭馐歉隽私庖恍┏盏?。

    “也是,用菜刀这么粗狂的东西雕出这么精细的作品,袁老板我服了?!笔晨吞玖丝谄档?。

    “你不是早就服了吗?!辈鹛ǖ挠涝恫簧?。

    “我再说一次,不行吗?!笔晨秃敛唤橐?,直接说道。

    “确实应该服气?!苯详刈芙嵝缘乃档?。

    这时候袁州也端上了她点的餐点。

    “你的餐点?!痹荻松系牟偷阕霸诹礁鐾信汤?。

    一个就是装着一杯水、两颗糖、一张纸的迎客套餐,空余的地方就是清汤面套餐,另外装好的自然就是刚刚被炫技的凤尾虾。

    “这就是餐位费提供的?果然不亏是餐位费?!苯详鼗挂晕鞘裁?,没想到真的是普通的东西。

    “开胃糖,去味糖,饭前饭后吃?!痹菔疽饽橇娇盘堑挠贸?。

    “谁吃饭前吃糖,还好有杯水?!苯详夭宦暮崃嗽菀谎?。

    一手拿起开胃糖,一手拿起杯子准备用吃药的方法咽下。

    “不用拨开,直接吃?!痹萏嵝蚜艘痪?。

    “哦?”姜嫦曦这才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多想,一颗糖而已,能直接吃的还是不少的。

    一颗糖下去,还没等姜嫦曦喝水,糖就化开直接流入胃中,姜嫦曦惊讶的挑眉,居然不甜。

    而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