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咱们一起进去?!背挛底啪痛哦凶欧胶憔徒嗣?。

    “行?!狈胶闼斓耐饬?,三人一起走进小店。

    “怎么陈维你又带了兄弟过来?!币唤啪团龅搅嗽怂腥司频闹f?。

    “又有你的份?”陈维看着郑娴就有些牙疼。

    “我运气好,你看你还不是又来了?!敝f狄膊荒?,笑眯眯的打量着陈维。

    “今天不和你玩游戏?!背挛耐撕笠徊?,坚定的说道。

    “没事,不玩就不玩吧?!敝f岛苁谴由迫缌鞯乃档?。

    “几位,酒馆营业时间开始了,这边请?!痹菔适钡牟寤?,缓解了有点莫名的气氛。

    袁州上前推开樱虾墙,露出一个拱形的小门,里面正是酒馆的小花园,里面微风拂过,倒是有些淡香吹来,很是怡人。

    “袁老板的门都做的这样精致?!敝f滴潞偷乃档?。

    “谁说不是,我这大男人看了都觉得美?!背挛驳阃?。

    “就是小了点?!比烁呗泶蟮亩渥叛?,吐槽了一句。

    “确实独具匠心?!钡谝淮谓诺姆胶阋灿行┚?,环境是一回事,但酒的品质也很重要,他更加期待酒的味道。

    一进门小花园的风就吹来了,两座显眼的萝卜雕在院子里格外显眼。

    仕女雕笼着月光,看起来颇有些月宫美人的冰肌玉骨,整个人都仙气袅袅的。

    而一旁的梧桐树白玉般的枝干,就好像是玉石一般温润如玉,一边一个倒是相得益彰。

    “这就是袁老板的新作吧,真是栩栩如生?!敝f瞪锨白邢傅墓鄄炻懿返?,发现这样大的雕像居然没有一点瑕疵。

    “谢谢夸奖?!痹莼故且涣逞纤嗟牡佬?。

    “不知道袁老板有没有割爱的打算?!敝f凳呛芟不墩庋览龅亩?。

    “没有,二楼从这边上去?!痹菀⊥?,然后指着灯光明亮的酒馆一楼大厅。

    “真是可惜了?!敝f涤行┎桓市?,但是见袁州确实没有买卖的想法,也就不再提起了。

    “一个大萝卜有什么值得买,又不能吃?!背挛f狄涣晨上?,忍不住吐槽。

    “人类都拥有欣赏美丽的权利,不过我倒是见过一只猴子摘下野花然后一口吞下的画面,挺有趣的?!敝f登崆岬目戳顺挛谎?,然后说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我还见过海鸥抓鱼吃呢,你那算什么?!背挛凰祷?,冬冬反而一脸得意的炫耀起来。

    “蠢?!碧说某挛哦屯ド献?。

    郑娴笑了笑没再说话,几人顺利的来到二楼,各自坐下,等着袁州取酒过来。

    “袁老板你这还真是雅致,竹林里喝郫筒酒,有雅兴?!狈胶慊肥右恢?,笑着说道。

    “谢谢,你的酒?!痹荻松弦缓坪鸵桓霰?。

    “不客气,真是清新醇香的酒?!狈胶阋晃诺轿兜谰椭勒馐呛镁?,直接称赞道。

    方恒打开酒壶,迫不及待的倒出一杯。

    其色如琥珀,清香透明不说,在杯中还满而不溢,实在是好酒无疑。

    “好酒?!狈胶闳滩蛔≡尢玖艘痪?,然后端起酒杯一口喝下,闭紧嘴巴,不在开口,以免酒香漏出。

    这郫筒酒一入喉先是一股清气冲入喉咙,直冲进胃里,然后才是酒味上来,清爽无比,带着微微的辛辣和顺口,犹如润喉的梨汁般甘甜,缓缓的被方恒咽进胃里。

    直到最后的酒气都吃完,方恒这才回味般的张嘴说道“陈酿无疑,酒味甘香醇美,不愧是郫筒酒?!?br />
    “怎么样,好喝吧?!蹦潜叱挛似鹁票?,骄傲的说道。

    “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酒,好酒?!狈胶愕阃?,算是服气了,哪怕是自己腰间的十年纯酿也比不上这酒的一半,幸好没有拿出来班门弄斧。

    “袁老板好手艺?!狈胶憧醋旁洞ψ诺脑?,感慨的说道。

    “可不是嘛?!背挛ㄒ琶谰埔哺胶偷乃档?。

    “光喝酒有点单调,不然我们来玩游戏?!敝f的闷鹁票?,一脸笑意的说道。

    “我不玩?!背挛笊芫?。

    “我倒是想试试?!狈胶愕故呛苡行巳さ难?。

    “你小子完了?!背挛纤嗟牧成狭髀冻鲆恍┩?。

    上次输的惨烈,陈维后来的酒基本都被郑娴喝掉了,差点赢哭他,这次说什么都不会上当了,不过见到方恒要玩,既有同情又有些幸灾乐祸,看来又要多一个被坑的人。

    “怎么会,大美女的邀约,玩个游戏还是没问题的?!狈胶阕匀暇?,当然有风度。

    “这位先生倒是有礼,我们便玩个简单的游戏,输了的还是给赢家半杯酒如何?”郑娴拿着手上的酒杯,柔柔的笑道。

    “没问题,你说玩法吧?!狈胶惚攘烁銮氲氖质?。

    “既有郫筒酒,在古代爱喝的都是名人名士,这次我们也附庸风雅,来作些关于酒的诗句如何,当然思考时间不能超过十秒?!敝f笛壑橐蛔?,便随意的提议道。

    “啧啧,又是这个?!背挛谝慌院妥约盒值芏簿驳暮染?。

    “好的,那我来抛砖引玉,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狈胶愫苁撬斓目?。

    至于接下来的情节就很好猜了,无论方恒说出多少诗句,郑娴都会很快接上,几乎不需要思考,就连自认才识不错的方恒也输的一败涂地,他剩下的酒自然被郑娴笑纳了,方恒这才明白陈维开始的拒绝。

    晚上的袁州酒馆就是这样和谐。

    现在的袁州小店在周围已经很有名气了,这不就是没来过的也知道这么个地方。

    比如这位正在打电话的精英男“我在桃溪路这里,什么不知道?就是那个袁州小店,那家东西很好吃的?!?br />
    电话那头大约是以为会在袁州小店吃,很是兴奋,隔着电话都听见了那头传来的声音“你要请客去那里,放心十分钟必到?!?br />
    “想得倒是不错,不过不是那里,这边旁边的店,快点?!本⒛幸豢诰芫?,开玩笑他自己都还没去过。

    那边好似没放弃,还在挣扎,而举着电话的精英男则一口一个不可以的拒绝。

    这样看起来袁州想得没错,完成系统布置的那个任务是显而易见的简单,投票第一而已。

    只不过系统,会发布这种轻松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