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怎么多了块牌子?”乌海指着门口的牌子问道。

    “新规矩?!痹荻杂诿扛鲅实目腿硕颊庋卮?。

    “好吧,不过你答应的三天?”乌海这次过来就是催促袁州教学的。

    “嗯,今天可以?!痹菹肫鹞诤5淖霾朔绞胶苁峭诽鄣挠ο?。

    “上次时间太短不算?!蔽诤;故呛芪约嚎悸堑?。

    “可以,今天正式开始,材料准备好了吗?”袁州点头同意。

    “这次是青椒鸡和西瓜水果捞?!蔽诤6杂谏洗蚊蛔鐾甑牟擞行┲醋?。

    “有没有简单的材料,这个对于初学者开说太难?!痹葜苯亓说钡乃档?。

    “蒜泥白肉怎么样?”对于乌海这个肉食动物来说,简单就意味着简单的肉。

    “我是说素菜?!痹莘龆?。

    “那你自己去看吧?!蔽诤K低昃颓懊娲?。

    “好?!痹葑呗凡豢?,走在乌海的身后。

    “卡啦”乌海用钥匙直接打开门,然后里面的郑家伟起身打招呼。

    “小海你回来啦,袁老板好?!敝<椅吧锨白邢复蛄苛艘幌挛诤?,这才高兴的说道。

    “别催画,我今天学厨?!蔽诤V苯右徊蕉滤乐<椅暗南戮浠?。

    “又做饭,小海呀,这人的天赋各不一样,人家袁老板是大厨不代表你可以,你画画就很厉害呀?!敝<椅耙惶诤R霾?,这次到没有直接掉头走,但也开始劝说。

    这对一向对乌海言听计从的郑家伟来说殊为不易。

    “你懂个屁,做菜也是一种艺术,只要是艺术我当然会?!蔽诤:苁遣桓咝说姆床?。

    而身后的袁州听见乌海说做菜时艺术的时候,忍不住牙疼,上次的彩虹牛腩印象太深刻。

    “对都是艺术,但是你的画展怎么办?!敝<椅爸缸湃绽?,上面清楚的写着离画展不到十天了。

    “学习做菜也能找到画画的灵感?!蔽诤2辉谝獾乃档?。

    “那好,我今天留下陪着小海你?!敝<椅疤究谄?,这样说道。

    “随你便?!蔽诤K低曷氏冉氤?。

    “麻烦袁老板了,我可以留下吗?”郑家伟说话很是客气,做法也周到。

    “没关系,我先进去看看?!痹莶⒉辉谝庹庑?。

    “谢谢袁老板,袁老板真是个好人?!敝<椅八底乓步氤?,准备帮忙。

    其他忙不帮,厨房里的颜料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袁州上前查看冰箱里的食材,这些食材倒是很新鲜,看品质也非常不错,不过用来给乌海做就是暴殄天物。

    “这样今天我教你做香菇青菜?!痹葜沼谡业搅艘桓霰冉霞虻サ牟松?。

    其实他更想说做个白煮蛋就好,他就不信这样乌?;鼓茏龀銎卟实难丈?,不过想着好歹自己学到了构图和色彩搭配,就认真教一下。

    “没有肉吗?”乌??醋疟淅锩娴母魇饺饫?,很是不甘心的问道。

    “做菜都是先从素菜做起的?!痹菀槐菊乃档?。

    “要不你教我蛋炒饭?!蔽诤O肫鹪莸纳窦冻捶?,鸡蛋也算肉。

    “不行,这个太难,你三天学不会?!痹莺臀诤K祷按永床还胀?。

    “我觉得香菇青菜就很好?!敝<椅耙苍谝慌圆寤?,就是脸色很不好,看起来是想起了什么。

    而乌海在一旁嘀咕“蛋炒饭的黄色不够亮,应该加点暖黄的?!?br />
    这话被耳聪目明的袁州一字不漏的听见了,暗暗舒了口气,庆幸没选择蛋炒饭。

    这TM和做饭完全没有关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

    “你先处理食材?!痹菥醯梦诤4硎巢幕故呛茏ㄒ档?。

    “哦?!蔽诤D闷鹎嗖撕拖愎娇枷?。

    “哗哗”的水流声中,乌海又从不知道哪里抽出的画笔开始洗菜。

    扁刷用来刷香菇内侧的褶皱,平头画笔用来刷洗青菜的根部。

    袁州表示他需要静静,上次洗牛肉的时候明明很正常,现在看起来怎么更严重了。

    “他一直这样?”袁州突然开始和郑家伟搭话。

    “小海做事一直这样,认为这是艺术的一部分,那就要用艺术的方式完成?!敝<椅暗某惺芰共淮?。

    “你吃过吗?”袁州比较好奇这一点。

    “吃过,那次去医院洗了胃,小海喜欢用颜料做菜,说是好看,味道的话,他还是很挑剔的?!敝<椅八灯鸪缘哪谴位故切挠杏嗉?。

    “我明白了?!痹葜V氐牡阃?,而乌海这时候已经进行到切菜的步骤了。

    “你下面要怎么做?”袁州出声询问乌海。

    “青菜的绿色不配香菇的深棕色,我想浸泡一下嫩绿的颜色,然后上色开始炒?!蔽诤M芬膊换氐乃档?。

    暗自庆幸提前问话的袁州连忙开口阻止“现在是不配,但炒出来后就会非常相配了?!?br />
    “不行,颜色搭配不能马虎,现在配的话,炒出来才会更配?!蔽诤R豢诨鼐?,自顾自的说道。

    “突然有点心疼乌海家的锅子,鬼知道它到底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搭配?!痹菔翟谌滩蛔⊥虏鄣?。

    “没事,换一个就行了?!闭獯沃<椅胺浅5?,不过没翘着兰花指,而是默默的握紧手里的催吐药。

    袁州和乌海商量了半天后,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颜色需要搭配了才能下锅。

    “其实,乌海颜料真的不能吃?!痹莞芯跻辉缟纤档幕?,比一天都多。

    “不会,我这是用的最好的?!蔽诤2辉谝獾乃档?。

    “再好它也是颜料,不能吃!”袁州强调的说道。

    “颜色搭配,和具体的布局这些你还是和我学的?!蔽诤G崦锏目戳嗽菀谎?。

    “但我是大厨?!痹菟直?,一脸肯定的说道。

    “你还是和我学的?!蔽诤<岫ǖ娜衔约菏嵌缘?。

    “这样你做炝炒青菜?!痹堇洳欢〉恼庋档?。

    “香菇怎么办?!蓖蝗槐蛔苹疤?,乌海有点愣愣的问道。

    “不管它,只做青菜?!痹菘隙ǖ乃档?。

    没了两样菜,乌海就正常了许多,没有对比就没有配色,袁州算是阻止了青菜被刷漆的威胁。

    至于用画笔炒菜,袁州表示这个不用改正,但是必要的技巧是需要说的。

    “冷锅热油,你下菜的时候时间一定要一致,你可以加快手速,这样下锅后凌乱也是一种美的构图?!痹萃镀渌玫慕步馊梦诤:苁鞘苡?。

    袁州的教授方法大约就是因材施教,乌海喜欢用画笔没什么,没有配菜也就没有伤害,最多半生不熟,但也吃不死,不是吗……

    ps:菜猫的V群5-7-7-4-1-5-4-5-5,全订就可以进群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