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屮艸芔茻,这是什么鬼东西?!毙∏槁峦本衅鹄?。

    “牛腩,没见过?大惊小怪?!蔽诤2宦目戳四嵌阅昵嵝∏槁乱谎?。

    “宝宝,你今早不是说吃的挺多的,肚子胀气,现在不饿对吧?!毙∏槁碌哪腥嗽谂思庀傅闹讣字谢毓?,很是心有灵犀的说道。

    “恩,不好意思,乌大哥我们今天不饿,下次再试试您做的菜吧?!迸⒄鲎乓凰扇说拇笱劬?,诚恳的说道。

    有时候女人说起慌来,比她说真话的时候还要动人。

    “行吧,伍洲你试试?!蔽诤Sο?,转头看着伍洲说道。

    “额,我肠胃不舒服,特地来袁老板这里吃素的,我今天吃素?!蔽橹薹⒒恿苏庖荒暌岳吹幕?,好歹想到了一个借口。

    “你害怕?”乌海不傻,摸着小胡子,看出来了,不满的问道。

    “怎么会,完全没有,就是吃素是我女票安排的,我是粑耳朵?!蔽橹抟涣承腋5乃档?。

    “啧啧,这狗粮,猝不及防?!蔽诤N抻锏乃档?。

    兜售一圈,乌海终于认识到,今天是不会有人吃他做的牛腩的,丧气的直接放在袁州小店大门口。

    因为门口放了这一锅东西,排队的人都自觉的让开一个位置。

    这时候到处讨食的面汤来了。

    眼神犀利的瞄准了乌海旁边的砂锅,快速跑过来,闻了闻然后以更快的速度跑走了。

    “哈哈哈,连狗都吓跑了?!崩钛幸徽?,就看见这一幕,很是高兴的大笑道。

    “想多了,肯定是有人召唤它?!蔽诤D闷鹕肮?,准备回自己楼上,看来午饭还是要在袁州小店解决。

    “狗都不吃?!崩钛幸缓吡艘簧?,下了定论。

    “几天吃什么?”暮小云清脆的声音在李研一耳边响起。

    “灯影牛肉,一碗白饭?!崩钛幸辉谠菪〉甓际且徊艘环?,这样才能全部吃完。

    “什么破规矩,还没改,迟早倒闭?!崩钛幸患朔押诿セ骨迩宄男醋?,又开始嘀咕。

    现在的暮小云已经习惯李研一这样,又骂又经常来的性子了,也许骂骂更有助于消化。

    李研一吃饭还是很快的,细嚼慢咽二十分钟后就吃完了。

    走出袁州小店,他的助手严伽正等在门口。

    “教授,现在直接过去大学城吗?”严伽上前拉开车门。

    “嗯,直接过去?!崩钛幸蛔道锏阃?。

    车子平稳驶出,好一会严伽才开口“教授,您为什么从来不给那个无名小店写评论呢?”

    “你很好奇?”李研一睁开眼,看了一眼严伽。

    “如果教授可以告诉我,我还是很想知道的?!毖腺と险娴目?,也认真的回答。

    “因为我不想写?!崩钛幸桓纱嗟乃档?。

    “可是您很爱去那里吃?!毖腺た谄锫囊苫?。

    “还不错,等吃完新菜就不去了,我不会给他写评论的?!崩钛幸徽獯嗡档牟荒敲此嬉饬?,而是很认真的说道。

    “我明白了教授?!毖腺せ赝房戳艘谎圩约旱慕淌?,心里灵光一闪,明白了李研一的意思。

    “明白就好,认真开车?!彼低昀钛幸患绦漳垦?。

    ……

    第二天一早袁州换上运动衣,出门跑步。

    “呼”还挺累的,袁州一边跑步,一边按照书里所说的呼吸方法,感觉更累了。

    一圈后,袁州特意绕道到自家大门前。

    “还真的不一样?!痹萃O驴醋抛约颐徘昂透舯谕习迕徘?,疑惑的说道。

    袁州小店门前包括酒馆的前面都干干净净,看得出来被人精心的打扫了一遍,而童老板门口还有小孩吃剩的糖纸,一些乱七八糟的纸屑,包括一些灰尘。

    和袁州门前比起来很是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痹菀皇植梁?,一手叉腰。

    “喂,面汤你知不知道?!蓖蝗豢醇栽诿徘暗拿嫣?,袁州自然的开口问道。

    面汤回了一个难以言喻的眼神。

    “忘了你是条狗,不会说人话,不好意思?!痹菸释瓴欧从?。

    站了五分钟,“应该有人专门打扫过?!痹菥龆髟?,再早一些过来看看是谁在打扫。

    对于这种暗地里帮忙的事情,袁州还是很想知道的,好奇心谁都有。

    早餐袁州提供的呼声最高的,鸭油酥烧饼搭配藕粉。

    “吃着鸭油酥烧饼和藕粉,这样的人生才是圆满的?!北叱员吒锌氖晨?。

    不过袁州的早餐时间实在太短,剩下的都是属于围着袁州小店的小贩们的。

    “老婆婆一个酱肉包子,一杯豆浆?!?br />
    “婆婆菜包子和豆浆,除了袁老板就是你的最好吃?!毙∨⑻鹛鸬乃档?。

    一个挑着两个保温桶的老婆婆身前生意最好,基本都会到这里来买一点做早餐。

    “哎,谢谢闺女,拿好包子,豆浆还烫嘴,一会吃?!崩掀牌磐贩⒒ò?,身上穿着一个干净的花布衣裳,和蔼的说道。

    “我觉得味道一般,你干嘛那么夸?”刚刚夸奖老婆婆的女孩被边上的闺蜜问道。

    “但是干净,你看到她的手没有,很干净,其他那些指甲里面还有黑的?!迸⒁槐咭ё虐右槐咚档?。

    “你说的好恶心?!惫朊凼稚夏米诺挠吞跤行┫虏涣俗炝?。

    不过这些小插曲没有影响老婆婆的生意,很快她的保温桶就空了。

    回到自己的住处,老婆婆高兴的数钱。

    “今天多做的十个也卖完了,小老板的手艺就是好?!崩掀牌鸥煽菹甘莸氖稚?,拿着一把零钱很是高兴。

    做包子豆浆的要保证新鲜,早上就必须起的早,老婆婆凌晨三点就起床了,按部就班的揉面然后发面,这个时间她不是静静等待休息,而是拿着一把小扫把出了大门。

    凌晨三点四十的街道,寂静无声,环卫工都还没上班,天还暗着。

    走路十五分钟,老婆婆来到了袁州小店门前,借着昏暗的街灯,拿起小扫把,直接开始打扫。

    门口一向警惕的面汤,只是抬起身子看一眼就继续趴下休息,看起来老婆婆不是来了一次两次。

    扫把舞的“呼呼”作响,先是扫一遍,然后再捡一遍,保证地面干干净净的,老婆婆这才收起扫把,准备回自己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