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我先做?”乌海一脸怀疑的看着袁州。

    “嗯,没问题?!痹荼硎?,看个菜鸟做菜还是没问题的,虽然他现在厨神评价不过是新手。

    “这可是你说的?!蔽诤N匏降乃始?。

    “嗯,走吧?!痹莸阃?,催促了一句。

    走到二楼,乌海上前打开门,袁州照例说道“脏、乱、差你占了两个?!?br />
    “画稿不能乱扔?!蔽诤;故呛芤车?。

    而且画家的画稿确实不能胡乱丢弃,特别是有名的。

    “呵呵?!痹莼匾陨羁毯宓牧礁鲎?,一副你自己领悟的样子。

    “一会郑家伟会收拾?!蔽诤O肫鹬<椅?,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的经纪人很好?!痹菹肫鹉歉鋈艿木腿?,很是羡慕的说道。

    “嗯,确实不错?!敝挥性诒鹑嗣媲?,乌海才会说郑家伟不错。

    袁州自从开始学构图,来过乌海的画室也只有三次,自从第一次来袁州就发现上一次的纠结没有必要,整个二楼都只有乌海一家。

    乌海把整层都租下来,有钱人就这么任性。

    至于剩下的时间,都是在袁州小店进行学习,对于别人的地方袁州也不会乱走,是以这也是第一次见到乌海的厨房。

    打通的两间屋子,保留了一间大的厨房,里面配着全套的厨具,金属的外壳闪闪发亮,很是干净的样子,不过灶台里面除了水杯是用过的,其他东西基本都是新的,完全没用过。

    “你没用过?”袁州觉得至少还是应该用一次吧,哪怕泡面。

    “搬来没多久,你就开门了,然后就用不着了?!蔽诤V苯拥乃档?。

    “额,其他时间呢?”袁州说的比较隐晦,大概意思是,他也有关门休息的时候。

    “你关门的时候,我当然就饿着,不然你以为?!蔽诤5脑鼓畈豢梢种沟纳⒎⒊隼?。

    这真的是铁粉?袁州心想。

    “你先收拾一下厨房,一会可以直接做?!痹菡局鄙硖?,指着厨房说道。

    “转移话题?!蔽诤O铝私崧?,但是没有动弹的意思。

    “不擦洗,你就自己吃自己做的?!痹菁诤V蓖νΦ恼咀?,直接说道。

    “我是画画的,家伟擅长这个?!蔽诤C判『?,坦然的说道。

    “随你?!痹莶⒉换岜破人帐?,毕竟他也是不洗碗的主。

    “卡啦?!泵趴谙炱鹨簧潘纳?,郑家伟抱着一大堆食材进门了。

    “你来啦,厨房洗刷干净,食材我来?!蔽诤:苁亲匀坏乃档?。

    “我准备了番茄炖牛腩、青椒鸡块、回锅肉和小炒白菜,甜点是西瓜水果捞,还有就是你要的萝卜?!敝<椅跋仁切ψ藕驮荽蛄苏泻?,这才抱着食材回到厨房,一边拿出来一边说道。

    “嗯,先洗厨房?!蔽诤6杂谠萁萄Щ故窃驹居缘?。

    “这个时间开始做的话,中午吃会不会早了点?!敝<椅翱戳丝词奔?。

    “不会,我做?!蔽诤5谋疽馐撬淖龅穆?。

    “你做?”郑家伟睁大眼睛,翘着兰花指,指着乌海不可置信的说道。

    “嗯,好久没做了?!蔽诤?隙ǖ乃档?。

    “那我收拾完了就走?!敝<椅按游慈绱斯系乃倒?。

    “那做完剩下的谁收拾?!蔽诤C幌牍约菏帐?,至于袁州,他肯定不会帮忙收拾,都不用问。

    “我晚上过来收拾?!敝<椅凹岫ǖ乃档?。

    而且难得不多话的,认真开始收拾厨房,速度奇快。

    半小时就把厨房收拾的整洁如新。

    “好了,你用吧,我先走了?!敝<椅傲僮咔?,还特别同情的看了袁州一眼。

    袁州有些莫名,不过男神般的直觉还是认为,肯定是乌海有问题,警觉起来。

    “难道是厨房杀手之类的?”袁州胡乱猜想道。

    “食材的处理,还是我来吗?”乌?;赝肺室丫镜矫趴诘脑?。

    “嗯,都是你来,开始吧?!痹菟直卣驹诿趴?,当然脚尖微微往门口斜。

    这模样明显是觉得乌海要炸厨房。

    “那好吧?!蔽诤5阃?,拿出食材开始洗。

    开始都很正常,水声“哗哗”的流动,一样样菜被洗干净切好放到琉璃台上备用。

    “处理的还不错,你下锅吧?!痹葑邢傅目醋?,发现乌海处理的还是很不错的。

    “嗯?!蔽诤Sι?,打开火准备下锅。

    这时候袁州才发现,厨房的台面上没有任何的调料,也没有油之类的。

    “砰”乌海拉开一个柜门,拿出一个大号的喷水壶开始往锅里倒。

    “什么意思?”袁州有些摸不着头脑。

    直到倒出来这才发现壶里是油,顺着花洒就流进锅里,袁州有些无语。

    接着乌海拿起一只大号画笔,开始在锅里刷。

    “你在做什么?!痹萑滩蛔∥实?。

    “把油铺面锅底?!蔽诤R涣橙险娴难?。

    “你继续?!痹莅醋哦罱?,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乌??加门H饪樵诠镄锹奁宀嫉陌卜?,没错是安放,一块块的牛肉都在自己应该在的位置上。

    再然后就是大料的摆放,期间加入料酒的时候,乌海使用的同样是一个小的喷水壶,哪里喷到哪里不用喷到,很是明确。

    现在袁州知道为什么乌海家里的锅都是平底的,这TM哪里是做菜,这是作画还差不多。

    这能做出来好吃就有鬼了。

    是以郑家伟同情的眼神可以理解了,这已经不是厨房杀手了,这是厨房怪兽。

    快要中午,袁州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今天先到这里,我需要回去准备午餐的材料?!?br />
    “那剩下的?”乌??醋旁钐ㄉ系氖巢奈实?。

    “下午我教你一步步来?!痹菘戳艘谎勰敲菜埔帐跗返囊还k?,果断的说道。

    “好的?!蔽诤8纱嗟挠ο?。

    说完袁州就回到自己的小店,想想乌海做饭时那狂热的样子,动不动就拿出一个个颜料瓶往锅里倒,嘴里还说着,这颜色淡了,加点红色,那边棕色浅了之类的。

    那一锅五彩缤纷的番茄牛腩也是,极大的考验了袁州的忍受力,鬼知道这几个小时他都经历了什么。

    还好,这时候有人打断了袁州的回想。

    “袁老板在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