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了半响后,袁州得出结论“果然是自己雕的,很完美?!?br />
    “系统这次是哪里有问题?!痹葜苯臃⑽?。

    不过这次的系统同样是沉默以对。

    再次对着这副仕女雕观察了半小时后,袁州无奈的叹了口气。

    “先放外面,也许等一会再看就能发现了?!?br />
    雕刻完的萝卜,重量已经轻了许多,袁州小心的搬起底座,“哗啦”一声打开大门。

    “砰”的一声放到了小店的大门口。

    放到门口绝对不是想让人夸他,只是因为这个雕像太占地方了。

    嗯,就是这样的,袁州看着这个美轮美奂的仕女雕像,肯定的点头。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半,正是准备晚餐的时间。

    袁州回到厨房开始准备餐点。

    “这是啥,真人?”突然有人惊讶的说道。

    “看清楚,这是雕刻,别摸?!蔽诤U驹诤竺嫦惺实乃档?。

    “嘿嘿,就是想摸摸看是不是真的?!闭馊怂底?,缓慢的把刚刚差点伸到仕女雕像脸上的手放下。

    “看看就行,这小子雕的不错?!蔽诤Nё诺裣褡艘蝗?,摸着小胡子颇为满意的说道。

    “袁老板雕的肯定不错?!闭馊烁盼诤W艘蝗?,肯定的说道。

    “那也是老子教的好?!蔽诤5靡獾男『佣记塘似鹄?。

    “你能教袁老板什么,你又不会做菜?!闭馊嗣飨圆恍?,自顾自的欣赏这个假的美人。

    “说了你也不懂?!蔽诤@恋煤筒欢娜私馐?。

    赶来排队等候的人越来越多,注意这个雕像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么大一尊杵在那里,想不注意都难。

    “这是袁老板的新品?真是堪比嫦娥,花容月貌?!币桓鍪晨腿滩蛔∩锨白邢缚词伺牧?,感慨的说道。

    “不不不,应该是冰肌玉骨,看这透明白皙的肌肤,活似真人般细腻无暇?!蹦腥丝疵琅比皇窍瓤戳车?。

    正好袁州雕的又是大美人,雕刻肯定是怎么美丽怎么来。

    “我倒是觉得这半臂的纹理雕的极好?!毙砭妹焕吹睦洗笠?,不知从哪里摸出个放大镜,认真的看着仕女身上的汉服。

    “确实,这味道恐怕是萝卜,但这深深浅浅、重重叠叠的纱衣真是好似云雾笼罩?!倍宰耪庋桓鋈缤嫒松砀叩墓糯伺裣?,大家都变得文雅起来,说话都咬文嚼字的。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辈换崴祷暗木鸵槐呖?,一边附和别人的称赞。

    “袁老板,你这手艺已经大成了?!崩洗笠鹕砜醋耪驹诿趴诘脑?,很是惊叹的说道。

    “没有,并不完美,离大成还差一点?!痹菀槐菊?,认真的回道。

    “袁老板太谦虚了,这样子的都比得上那些雕刻名家了?!闭馐羌烂娴氖晨?。

    “过度谦虚就是虚伪?!蔽诤V苯油虏?。

    “袁老板不光做饭厉害,雕刻也厉害,不过什么时候做鸭油酥烧饼,这才是重点?!毖加退稚毡闹沂倒丝?。

    见没人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袁州也不着急,反正他也打算慢慢找出漏洞,一定要满分才领取奖励,完美主义发作。

    “我认为袁老板没谦虚,是真的?!蔽髯澳性俅未┳疟释Φ奈髯俺鱿?。

    “怎么又是你小子,哪都有你?!蔽诤L秸馐煜さ纳?,立刻回头,一脸无语的吐槽。

    “见笑,我也喜欢袁老板的手艺?!蔽髯澳幸坏戕限味济挥械乃档?。

    “先等等,你来就说这个,你谁啊?!蔽诤:苁遣宦目?。

    开玩笑,这雕像肯定是他教导完袁州后,袁州才雕出来的,这人质疑袁州的雕刻水平,不就是质疑他教人的能力吗,虽然并没有知道袁州是和他学的构图。

    “我是曹钊远,精密电子数控的,你好乌大画家?!辈茴仍兑彩俏髯澳?,对着乌??推男Φ?。

    “一个数控的?!北鹑丝推拇蛄苏泻?,乌海倒是不好再找麻烦,随意的点了点头后,不甘心的嘀咕了一句。

    “这个双眼之间的距离距离黄金比例还差0.1毫米,而鼻子的大小大了黄金比例0.2公分,至于这一点樱唇倒是恰到好处的饱满?!辈茴仍吨缸琶览龅氖伺?,毫不客气的说出自己的观点。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这两点是很容易看出来的?!?br />
    然而边上的人一脸懵逼的看着曹钊远,心里的话语应该都是你TM在逗我,你倒是给我找个不容易看出来的试试,MDZZ。

    这怎么可能看出来,眼睛看出0.1毫米的差距,这是人干的事情?

    正当众人怀疑这曹钊远是恶意装逼时,袁州盯着雕像看了半分钟,开口了“嗯,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等我修改一番?!?br />
    “袁老板,你真信了?”食客不甘心的问道。

    “确实是这样的?!痹莸阃?,肯定曹钊远的说法。

    “咚咚咚”快步走进店里,拿出一把菜刀,直接站到仕女雕像面前,挥舞起菜刀。

    “我看到了什么,这是用菜刀雕的?”周围排队的食客纷纷表示,眼睛掉了一地,如此精致细腻的雕刻,居然是用一把菜刀雕刻的。

    “我得录下来?!庇腥四贸鍪只?,开始录制。

    正在挥舞菜刀的袁州,也发现了那个不容易发现的错误,顺手一起修正了。

    按照袁州加强版的五感是绝不会逊于曹钊远的,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最好写照了,因为经过曹钊远这么一说,袁州就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

    五分钟后,袁州收起菜刀,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虽然不知道改动了哪里,但是看起来确实是更顺眼了?!崩洗笠ё攀伺裣?,仔细的看了看。

    “你年纪大了,自然看不出?!蔽诤T谝慌宰邢傅目醋?。

    “哦,那你来试试?!崩洗笠值猛宋蝗孟?。

    “曹钊远,你说说那个不明显的地方在哪?”乌??戳税胩煲裁环⑾?,心里暗暗抱怨袁州这家伙舞个菜刀还那么快,完全没看清。

    曹钊远听到乌海的问话,抬头看了看袁州两人相视一笑,这才说道“不可说?!?br />
    “你小子还不让说了?!蔽诤R幌伦泳涂吹搅饺说亩允?,不满的说道。

    “营业时间还有五分钟开始?!痹萑床焕砘嵛诤?,说完回到厨房。

    ps:今天尽量三更,补偿昨天的,就是第三更会比较晚,还在发烧,我尽量写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