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憋着一口气,认真的听完了乌海的絮叨。

    “没想到你这么啰嗦?!痹萏究谄?,无奈的说道。

    “啰嗦,那是因为你什么都不懂?!蔽诤:敛豢推乃档?。

    “嗯,现在,怎么学,你安排什么时间?!痹葑远雎晕诤5耐虏?。

    “噗?!绷韬耆滩蛔⌒Τ錾?。

    “你笑什么,你懂?”袁州还没发飙,乌海先发飙了。

    “没事,你们继续,我当然不懂,不懂?!绷韬昝娑晕诤H险娴难?,直接捂着嘴后退一步。

    “还算有自知之明,给朕退下吧?!蔽诤M蝗幻俺鲆痪淙昧韬昕扌Σ坏玫幕坝?。

    “行,不打扰?!绷韬晁底?,快步走出大门,已经知道袁州是什么事情还早乌海后,他当然不会再逗留。

    然后外面传来一阵大笑,就是凌宏的声音无疑。

    “猫饼?!痹菝俺鲆痪?。

    “什么???”乌海也是个不上网的落伍的大龄青年。

    “没什么,你继续?!痹菀涣逞纤嗟乃档?。

    “继续个屁,你什么都不会,我教个鬼?!蔽诤C缓闷目戳嗽菀谎?。

    “你刚刚答应了?!痹莸挠锲狡讨毙?,也不催促。

    “没说不交?!蔽诤?戳嗽菀谎?,突然从大裤衩里掏出一只马克笔。

    “有白纸没有,不要你请假的那种纸张?!蔽诤L匾舛V隽艘痪?,毕竟他现在看到这样的A4纸就代表他今天别想好好吃饭了。

    简直是见到它就过敏。

    “你的口袋很大?!痹菹仁呛闷娴目戳丝次诤5目诖?,这才从下面的柜子拿出一个笔记本。

    “你的柜子更神奇,居然有笔记本,还是这种的?!蔽诤O悠目醋派厦娴奈嵝?。

    “你要这个做什么?!痹菅谑蔚淖苹疤?,他才不会说他的爱好是看这种动物类动画片,这和他一贯高冷男神的形象不符。

    “我给你列个书单,你自己去买,看完了我再教你,三天应该就看完了?!蔽诤M芬裁惶У乃档?。

    马克笔在笔记本上“刷刷”的摩擦出声音,一共写了两页,乌海才停下。

    虽然马克笔写的字?;岜冉洗?,但是两页也有十一本书,三天看完,也不是个小量,看来乌海是按照他自己看书的速度来计算的。

    “就是这些,去买?!蔽诤S锲峡隙?。

    袁州接过书,有点懵逼,其他的什么《罗丹艺术论》,《艺术哲学》,《达芬奇画论》,《论艺术之永恒》这些他还能理解,但是这个《幼儿园美术教育》、《幼儿园美术手工教材》这是什么鬼东西,而且还有五本类似与这样的,当然不是幼儿园,还有小学和初中的。

    “这些是什么?!痹葜缸耪饧副臼?,一脸严肃的问道。

    “帮助你理解基础,不然你还想直接学飞?”乌海伸头看了一眼,很是淡定的说道。

    “我是成年人?!痹菥×咳套』赝纺玫兜某宥?,很是理智的说道,当然如果他手上没有捏着一把雕刻刀就更有说服力了。

    “怎么不相信我?”乌海皱眉,也一脸严肃的说道。

    至于心里有没有暗爽,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来说说你的条件?!痹萆钗豢谄?,淡定的说道。

    “说起来,我也是个有名的青年画家,身价不低,既然教你,那肯定需要收点学费,不然我多掉价?!蔽诤U遄昧艘环?,先是自抬身价的说道。

    “重点是要多少钱?”要钱袁州还真不差。

    “我要那东西干嘛,不是这个?!蔽诤O悠乃档?。

    以他的身价一副画随便都有几十百多万,偶尔灵感爆发,那拍卖起来就不是一两千万了。

    “那是什么?!痹荽由迫缌鞯奈实?。

    “我们直接唯一对等的也就是你的厨艺了,这样你教我做菜,我教你学画,扯平?!蔽诤R涣衬阏急阋说难?。

    心里却是忐忑的。

    要不是袁州自己送上门来找他学画,他也会找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现在可以说是正中下怀,不过不能表现出来。

    “我拒绝?!痹菀豢诨鼐?。

    他的厨艺虽然是由系统直接灌入,就好像有内力有招式,直接就可以用,但也需要熟能生巧,才能圆转如意,宗师级的教人当然没问题,只是只会十几道菜的宗师比较少见。

    “为什么?!蔽诤S械愠跃?,但也在意料之中。

    “我学的是构图?!痹葜苯又赋?,这样的交易完全不合理,不公平。

    “但是构图是画画的根本,没有构图画个屁,交易很公平?!蔽诤U套旁莶欢?,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

    “你学做菜做什么?!痹葜迕?,没有反驳。

    “我要出门几天,画展要开始了,起码一个月不会回来?!蔽诤L玖丝谄?,很是无奈的说道。

    “哦?”袁州有点惊讶,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有画展。

    “嗯,你这里不能外送,不然就是买个直升机也要送京城去?!蔽诤C判『雍盟圃诳悸强尚行?。

    “谢绝外带?!痹葜苯哟蚱扑钠谕?,成功得到乌海的蔑视。

    “一句话,交不交换,虽然我不知道你学构图做什么,但是我可以说年轻一辈子中,画画还没有是我对手的?!蔽诤:苁亲孕?。

    某一方面他和袁州还挺像,都很自信。

    “可以,不过你要全部听我的,只教三天?!痹菝哦罱?,看乌海一脸无所谓,实则紧张的样子,同意了。

    “没问题,厨艺你说了算?!蔽诤0蛋邓闪丝谄?,爽快的同意了。

    “那现在说说你学做菜,有基础吗?!痹萦锲降乃档?。

    “没有,会泡面算不?!蔽诤O肓讼胱约旱氖忠?,貌似只会泡面。

    “基本的火候、刀工、调味、浆糊适度均匀、正确识别和掌握油温、投料准确适时、刀功、勺功、抽糊、宰剔,这些了解多少?!痹萘成纤嗤耆挥锌嫘Φ难?,直接报出一大串的名称,语气缓慢,咬字清晰,保证乌海能听清楚。

    “总觉得这话有点熟悉,错觉?”乌海抬头看了袁州一眼,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而袁州表面一脸严肃,心里却有个小人仰天长啸,抬头看看天,苍天饶过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