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好一通收拾,这才把地面收拾干净,自从做了厨师,强迫症都好不了。

    “还不错?!痹萋獾目醋鸥删坏牡孛?,就剩那个失败的萝卜了。

    “这个什么时候清理?”袁州表示并不想看见它了。

    系统现字:“十分钟后统一清理?!?br />
    袁州看着眼前的萝卜很是感慨,就算系统提供了刀工也需要自己的不断努力,这就是最好的写照。

    “系统可以把这个萝卜做成标本吗?不过需要做小一点?!痹菘悸橇税胂焱蝗凰档?。

    系统现字:“可以,稍等?!?br />
    说完后,不过一个转身的功夫,厨房里的大萝卜就不见了,就好像魔术表演,当然这种“魔术”必须是没人的事后系统才会展现。

    事情办完,兴致冲冲准备出门。

    “哗啦”一下拉上大门,走到街上袁州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整,天色一片大好。

    “乌海住哪家来着?!痹菡驹谧约盒〉甑拇竺趴?,一脸严肃的思考着。

    然后默默的摸出手机,也许可以打电话叫过来。

    来回滑动手机后,袁州忍不住吐槽“这货电话号码多少来着?!?br />
    是的袁州只知道乌海住在对面二楼,也见他从上面下来过,却不知道他具体住几号。

    袁州的性格怎么可能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至于电话他当然也是没有的。

    原因也很简单,怕乌海每天做人肉闹钟,扰他清梦。

    没电话没地址的袁州只能默默的转身回自己店里。

    “砰”的一声关上后门,站在厨房,自言自语“我还是先去电脑上查点资料看看?!?br />
    说完袁州很是赞同的点头,真是好主意,“笃笃笃”走上楼梯。

    晚间营业时间时,袁州并没有提起需要乌海帮忙的事情。

    不在工作时间谈论其他的事情,是袁州自己的原则。

    直到第二天一早,袁州做了灌汤包。

    “难得,袁老板居然又做灌汤包了?!北呱嫌邢不兜氖晨透锌?。

    “可不是,这滚烫的汤汁加上鲜美的肉馅,简直是吃肉爱好者的福音,快来一个?!绷韬曜?,快速开始点餐。

    “灌汤包一份,藕粉一份?!蔽诤O沧套痰拿判『?。

    “稍等?!彼低?,袁州回身端出餐点。

    放下的时候袁州突然说到“乌海,吃完早点留一下,我有事情找你?!?br />
    “???什么意思?”乌海本来期待的拿起筷子准备开吃,听袁州的话,惊讶的抬头。

    “先吃饭,要冷了?!痹荼砬檠纤嗟乃档?。

    “对对,我先吃饭,一会说?!蔽诤O肫鹱郎系拿牢?,立刻没了别的心思,拿起筷子就开吃。

    轻轻的咬破外皮,“吸溜”一下子吸进汤汁,滚烫的汤汁带着鲜美的口感冲入嘴中。

    鲜甜带着清香,完全不油腻,就好像喝进了一口肉汤,里面一点点的辣味刺激了一下舌头,让人更加清晰的品尝到美味。

    弹性十足的皮,软嫩的猪肉馅,加上醋的酸味,乌海一口就吃掉了整个汤包。

    “美味?!蔽诤Q氏伦炖镒詈蟮奈兜?,这才开口。

    藕粉清淡,只带着微微的甜味,很是爽口,早上来一碗这样温热的食物,实在是幸福。

    这一下乌海完全醒过神来,这才想起袁州刚刚说有事情找他。

    “袁老板你有什么事情找我?”乌海很是好奇。

    开玩笑袁州什么时候对他说过找他这种话,通常只有乌海找他,当然那个时候一般都是饭点,需要吃饭的时候。

    “营业时间,一会再说?!痹莼赝?,并没有回答乌海的疑问。

    “你可以先说一点,下一句回答什么事情就好?!蔽诤>醯靡窃莞崭罩苯铀凳裁词滤贾懒?,也不用再问。

    这次袁州直接没回答,好一会空了才说“麻烦你等一会?!?br />
    袁州语气客气认真,这下乌海没问了,只是点头“行,那我等一会?!?br />
    早餐的营业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乌??佳芯康昀锏陌谏?。

    墙上的莲花,还有长桌上的花器,也是莲花纹的。

    “这一下怎么多出这么多莲花有关的东西?!蔽诤D擅频乃档?。

    “这是袁老板的店花?!绷韬晖蝗辉谝慌圆遄?。

    “你怎么还没走?!蔽诤<绦?。

    “看看袁老板找你什么事情?!弊罱障械牧韬晏?。

    “你猜猜?!蔽诤U酒鹕?,摸着小胡子高深莫测的说道。

    “我猜没猜对你又不知道?!绷韬瓴⒉簧系?。

    “一会就知道了?!蔽诤<喝瞬怀?,看了看时间,不在意的说道。

    “今天早餐时间结束,下次请早?!彼孀旁菟党稣饩浠?,早餐时间也就结束了,暮小云和告别后,店里才真正空下来。

    “来,告诉我,你找我什么事情?!蔽诤G老瓤?,凌宏在一旁双手抱胸,一副看戏姿态。

    “你是画画的,会构图吗?!痹莸幕坝镌谧炖镒思溉?,决定委婉的问一下。

    “你想学构图?”乌海一语道破,画家都聪明。

    “嗯,有时间没有?!痹菹肓讼牖故邱娉值牡阃匪档?。

    “袁老板,还真直接,有时间,不多,每天二十分钟?!蔽诤C判『涌悸橇艘幌抡獠潘档?。

    “不,我很委婉,是你自己猜出来的?!痹葜迕?。

    这下乌海无语了,顿了一下这才说道“不说这个,我有要求的?!?br />
    说到要求,乌海露出一个标准的坏笑。

    “什么要求?!痹菀桓本璧哪Q?。

    “这个一会说,你学构图有基础吗?!蔽诤?戳艘谎哿韬?,明显想私下交易,转而开始问其他的。

    “没有?!痹莨⒅钡乃档?。

    “基本的人物,景物比例,构成这些应该懂吧?!蔽诤O肓俗罨〉奈侍?。

    “不会,我是厨师?!痹菹胱庞植钩淞艘痪渥约旱闹耙?。

    “你这些都不会,就想一步登天直接和我学构图,简直是异想天开?!蔽诤V苯雍雎栽莸淖詈笠痪浠?,很是不满的大声质疑。

    “你简直是我见过最差的学生?!辈唤馄奈诤S植钩涞?。

    袁州被说的很是无语,和乌海学,以他的性格是不会多问,但这家伙脾气可是真的不好。

    一旁的凌宏都在看见,袁州被说的像小学生时,忍不住笑出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