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这个是全部自己制作吗?”袁州看了看,决定先行问清楚。

    藕粉的制作袁州还是了解一些的,比如只要不是亲眼见到那人制作的藕粉基本都是假的,市面上所贩卖的藕粉都是菱粉假装的。

    菱粉颜色发白,冲泡之后颜色透明,而真正的藕粉颜色带着淡淡的粉色,颜色漂亮,香味浅淡,却不散。

    至于为什么是粉红色,因为真藕粉含铁质和还原糖成分多,接触空气自然就氧化了。

    系统现字:“宿主可自行检查?!?br />
    “看来要领取了才知道?!痹葑匝宰杂锏乃档?。

    点击领取,不一会所有的技法都一股脑的传送到袁州脑中。

    然后袁州发现自己还是太小看系统了,一个小小的藕粉这已经不是讲究了,简直是菜鸟。

    从选择莲子种植到开花长藕都有严格的要求和标准。

    现在的袁州对于新的食物总是有超乎寻常的热情。

    这一晚袁州基本都在打磨藕粉中度过,严格的要求使得这次的藕粉全部采用石磨磨成。

    就算是袁州有些系统这样的外挂也没做出太多来。

    以袁州的人流量来说也就够卖两天的,每次辛苦的做完美食后,给自己的奖励就是多吃两碗,所以这次也一样。

    忙碌一整夜还精神奕奕的袁州“哗啦”一声打开大门。

    “老板,早?!蹦盒≡票呓?,边好奇的观察袁州的脸。

    “恩,你的药很好用?!痹萆裆冉衔潞?,脸上的熊猫眼也基本消退。

    “袁老板,早,那我们开始了?!彼娜俗樯锨昂驮荽蛄烁稣泻?,然后用心的开始做昨天答应的事情。

    至于道歉这几人都没有再说,事情做好比什么都重要。

    “嗯?!痹荻宰耪饧溉擞诚癫缓?,脸色就很是公式化。

    “难得袁老板,你终于舍得开门了?!绷韬暌а狼谐莸纳舸?。

    “好久不见?!痹荻杂谑炜突故呛馨蛘泻舻?。

    “呵呵,好久不见个鬼,休息这么多天就养个皮肉伤?!绷韬曛苯油虏?。

    “恩,毕竟我不像你,我是靠实力和脸吃饭的?!痹菀槐菊乃底湃昧韬晖卵幕?。

    “就你,还靠脸,还是看手艺吧?!绷韬甓杂谠莸拿灾孕藕苁俏抻?。

    “对,还有做菜的手艺?!痹莺敛豢推牡阃?,一点没有脸红的意思。

    比起帅气或者别的还有可能不是第一,但是做菜他肯定是第一。

    袁州认为自己就是手艺第一,帅气第二。

    “你不点餐就让开?!绷韬瓯澈蟠匆桓龀渎鼓畹纳?。

    “吓我一跳,又没吃饭?!绷韬昕隙ǖ乃档?。

    “以为我像你?!蔽诤1墒拥谋砬橐缪杂锉?,只差没明说凌宏好似猪,什么都吃了。

    “袁老板哈,早上有什么好吃的?!倍杂谖诤W畲蟮谋ǜ淳褪?,不理他,先点餐让他眼馋。

    “今早提供藕粉,只有藕粉?!痹葜缸判碌募勰勘硭档?。

    “所以你这个莲花就是这么来的?”凌宏费解的看着满墙壁的莲花,有些无语。

    “不是,这是店花?!痹菀槐菊乃档?。

    看袁州这样凌宏瞬间就不想知道店花是怎么回事了,果断开始点餐。

    “好久没吃南边的小吃了,那就来一碗?!绷韬暌彩浅3Hソ纤绲娜?。

    温润的水,温柔的姑娘,温和的街道人群。

    最重要的是精致的江南小吃。

    “我也一份?!蔽诤=艚幼潘档?。

    “稍等?!痹莸阃酚ο?,直接拿起昨晚做好的藕粉准备冲泡。

    作为老吃货分辨藕粉还是轻松的。

    “看来袁老板也用的西湖藕?!蔽诤?醋排悍鄣某缮档?。

    “袁老板用的肯定是三家村的藕,粉质细滑白中透着红色?!绷韬旮涌隙ǖ乃党鍪悄母龅胤?。

    袁州并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确认凌宏说的是对的,不过有一点不同,袁州选择的不光是三家村的藕,还是里面最好的藕。

    系统给的当然配的上他的身份。

    尖头白荷所产的藕孔小、肉厚、味甜而醇香。

    别人做藕粉必定要选择老藕制作,这样粉质更多,香味更加浓烈,袁州则不同,他喜欢用嫩藕,还只用嫩藕中间第三的那一节。

    这样制出的藕粉色泽可爱,白里透红,质地细腻而且洁净清香。

    香味有别于老藕的浓香,嫩藕的香味则浅淡萦绕鼻尖,带着清新的气息。

    “袁老板你这是什么水,看起来不像冷水?!绷韬暄奂?,一下子就看见袁州倾倒的水不同。

    “莲心露?!痹葜灰急覆偷惚囟ù趴谡?,这次也不例外。

    “就是荷叶的露水?”凌宏看着问道。

    这次袁州没有回答,专心的倒入冷水,边倒边搅拌,很是认真,手都没有抖动一下。

    见袁州认真的做事,凌宏也就压下好奇心仔细的观看。

    这次袁州选用的是荷叶碗,碗就好像荷叶所做,碧绿的碗,荷叶边的碗沿,一条条通向碗底的纹路就好像荷叶的脉络。

    冲完冷水的藕粉并不粘稠,也没有清晰的粉红色。

    “哗哗”

    这时候袁州倒入热水,冲泡藕粉的水不能是滚烫的开水,对于温度的把控袁州是驾轻就熟的。

    当然水量也是刚刚好的,八分满的藕粉装在荷叶碗中。

    浅淡的粉色配着碧绿的荷叶碗,上面冒着的袅袅热气,这样看起来倒好像一支粉白色的荷花被端了过来。

    “请慢用?!痹菀淮味松狭椒?,说道。

    “一碗藕粉也做出精致感,袁老板就是袁厉老板?!焙芏龅奈诤R彩亲邢缚戳艘环潘档?。

    “这小东西以前也是进贡的,当然精致?!绷韬暝俅伪墒恿艘话盐诤5难?。

    乌海却不和凌宏争执,直接舀起一勺开吃,吃藕粉的勺子袁州用的是无香木,打磨成勺子后,完全没有异味,用来吃这些再好不过

    藕粉在棕色的木勺上显得更加晶莹透明,一口吞下,口味非常清醇,口感滑,没有刺嘴的感觉,顺滑无比,在嘴里散发淡淡的香味。

    温温热的口感刚刚好,咽下一口,喉咙里居然开始冒出荷花的香气,就好像刚刚一口不止吃了藕粉,还吃下了一瓣荷花,当然还有手上的荷叶碗也相得益彰。

    ps:今天有事耽搁了一天,抱歉让各位久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