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我服了?!蔽诤7⑾肿约壕谷晃扪砸远?。

    “嗯,营业时间结束?!痹莸阃?,表示认可乌海的佩服。

    乌海憋了一肚子脏话,想着袁州的手艺,又只能憋回去,就这样憋屈的走了。

    他一直认为,如果袁老板不是厨师,一定会被人打死,然而其实乌海这话不得到了,说得好像现在是厨师,没有人想打死他一样。

    “小云,中午再来?!痹荻砸慌缘哪盒≡频阃?。

    “嗯,老板我走了?!蹦盒≡泼蜃煲恍?,乖乖的应下。

    九点半时间一到,门口就出现一个背着大包的拎着小箱子的姑娘。

    穿着方便的灰色休闲服,扎着精神的马尾,清秀的小脸,看起来干净利落。

    “你就是袁老板吧?!笨醇趴诘脑?,上前确认的说道。

    “嗯,我是,方画师你好?!痹萆锨傲讲剿档?。

    “我就是,请问你需要画什么?!狈交χ苯涌偶降奈实?。

    “这里来看?!奔肜吹男」媚镆簧侠淳臀使ぷ?,袁州自然是喜欢的。

    这画师和别的不同,那是按时间收钱的,节约时间好。

    “就是这个价目表,我需要在上面画一幅莲花,在不擦这些字的基础上画?!痹萘熳湃俗呓昀?,指着墙上的价目表说道。

    方画师“砰”的一声放下手上的小箱子,这才开始观察起周围店内的环境。

    好一会之后才问道“需要上色的那种还是不上色?!?br />
    “上色,用最好的颜料?!痹莸阃?。

    “没问题,一小时一百二,我大约五个小时可以完成?!狈交苁峭纯斓母鍪奔?。

    “行,什么时候开始?!痹莸阃?,并没有还价。

    这个价格他早就打听过,在合理范围以内。

    “你做生意的时候我肯定不能打扰,你的时间是?”方画师见袁州并没有关店的打算,也就直接说道。

    然后袁州细细说了自己的营业时间,方画师也就定下了自己的时间,准备下午来先勾画轮廓。

    只是这一来她就发现,这家外表貌不惊人的小店,生意却出奇的好到爆炸,赶在营业时间结束前十分钟来,外面都还有人在排队等候。

    而她不知道晚上的袁州小店更加的热闹。

    晚上七点。

    小街上到处是一些小车,甚至有的小车只能停在外面的马路边上。

    “老公,大晚上的这里能有什么好吃的?!币涣颈β砣底堇?,穿着时尚的女人,不满的说道。

    “特别好吃,就是不让外带,你吃了就知道,下车吧?!蹦腥舜┳判菹蟹?,肯定的说道。

    “这里下车?车怎么办?!迸撕苁蔷?。

    这可是马路边上,不允许停车的。

    “就先放这里,没事?!蹦腥朔浅4笃?。

    “等会吃完不知道有多少张罚单?!迸私挪皆诼飞锨没鞒觥斑者者铡辈宦南焐?。

    “走吧,多开两张罚单,能吃到也值,那店开门时间可是不长?!蹦腥吮咚当呱锨袄∨丝觳酵菪〉旮先?。

    两人赶过去时,果然已经开始排队。

    还是快要关门的时间,这次男人脸上的伤痕更加严重了,嘴角破裂不说,眼睛一只乌青,另一只眼角破裂,伤口都还在流血,脸上表情不多。

    排队轮到他时,照样对着袁州说道。

    “一碗蛋炒饭?!蹦腥怂祷暗纳舯冉闲?,还忍不住发出“嘶嘶”的吸气声。

    “好的,稍等?!痹莸阃酚ο?,却没有马上转身做饭,而是从柜台下拿出一条白毛巾,边缘印着莲花纹。

    “擦一擦,血掉进碗里会影响蛋炒饭的口感?!痹菀话训莨?,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蹦腥饲嵘档?,自然的接过毛巾,开始擦拭脸上嘴上的血迹。

    袁州这才转身准备餐点。

    而那边刚刚进门的夫妻两正等着餐点,这下妻子有些不满。

    “老公,这人怎么这样就来了,血呼啦啦的?!迸搜劬Χ疾桓页潜呖?。

    “没事,什么人都有?!蹦腥俗ソ襞说氖?,安慰的说道。

    “是不是真的好吃?!蓖饷媾哦右桓鲂∈?,现在吃饭还遇到这样一个带血的人,女人心里有些不满。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蹦腥诵ψ?,也没多做解释,只是语气非??隙?。

    “那行?!迸松碜硬嘞蜃约豪瞎潜?,安静的等着餐点上桌。

    不一会。

    “两位的餐点,请慢用?!蹦盒≡瓢锩Χ死戳?,这边小夫妻的餐点,客气有礼的说道。

    而袁州则亲自端着炒饭,到了满脸伤痕的男人面前。

    “你的炒饭?!痹莘畔鲁捶顾档?。

    “谢谢?!蹦腥松焓纸庸?。

    端着盘子手有些轻微的抖动,手上都是淤青。

    安稳的放下炒饭,男人低头看了看炒饭,才抬头没头没脑的说道“我赢了?!?br />
    “嗯?!痹莸阃?,转身自己准备餐点。

    满身伤痕的男人也没有让袁州回答的意思,安静的开始吃饭。

    而那边一直注意这里的男人皱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美味在前又和自己无关,便不再关心了。

    袁州小店里亮如白昼,灯光却温和不刺眼,而另一边就不是这样的了。

    “你你你,快把这里擦一下,怎么有个手印子?!贝┳盼髯?,穿着一丝不苟的男人指挥着一片服务员到处忙活。

    就这这人指挥正忙的时候,一个男人“咚咚咚”的跑过来,口齿清楚的说道。

    “苟经理,大堂我都弄好了,那张桌子我也摆好没有香味的真花,餐巾纸也是没有香味的,保证那里一点别的味道都没有?!?br />
    “那就好,还有五分钟,那人就过来了,据说极其遵守时间,这可是老板约了好久才来的?!惫毒硪涣持V?。

    “行,我都安排好了,后厨也准备好了,郑大厨可是憋足了劲儿了?!蹦腥艘涣承θ莸乃档?。

    “那行,叫这些热你都撤了?!惫毒碜约赫镜搅嗣趴?,准备亲自迎接。

    不能不去,一会那人可是和老板一起进来。

    门外的招聘明亮的很,上面写着芙蓉楼三个烫金大字,看起来是新开不久的样子。

    “研一,多谢你能够前来,有了你的评论,我这就不愁了?!币恍腥舜釉洞ψ呃?,带头的男人看起来四十几岁,正是一枝花的年龄,方脸富态的样子,开口说话很有几分老板的架势。

    一个年轻人长的很是喜庆,看着就让人开心,在一旁安静的跟着另一个人。

    另一人却是个中年人,穿着宽松的唐装,更显得瘦弱无比,脸上打理的干干净净,只是表情很是严肃,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嘴角向下看起来就不好说话。

    这不一开口就让人尴尬了“我可不会说什么好话?!?br />
    老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