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来一份缠丝兔?!背挛笊暮暗?,就怕袁州听不见。

    “还有五分钟营业时间结束?!背挛庋缓?,结合前面陈维问的那些问题,袁州心里也有了答案。

    “对啊,所以还可以点餐?!背挛成下冻鲂θ?。

    “你想配酒?”袁州直言不讳的说出陈维的目的。

    “我可没有破坏袁老板的规矩?!背挛贿肿?,这次直接露出一口大白牙。

    “啧,真刺眼?!痹萃蝗幌悠乃档?。

    “袁老板你刚刚怎么了?”陈维不敢置信的说道。

    要知道袁州虽有圆规之称,死守规矩,对客人的礼貌却一直是很足的,这样明显的嫌弃是从未有过的。

    “错觉,一份缠丝兔?”袁州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会吧,我明明看见,袁老板你……”陈维话还没说完,就被袁州打断。

    “还有四分钟,营业时间马上结束?!痹莸目谄ㄗ匀?。

    “对对,缠丝兔一份?!背挛⒖谈目?,确认餐点,天大地大美酒配美食最重要。

    “好的,后天这个时间过来,请先付钱?!痹萦ο?。

    “马上,我转账?!背挛缇陀辛嗽莸耐险嘶?。

    “谢谢,慢走?!痹菘戳艘谎凼只崾?,然后果断的送客。

    “等等,我还没点?!闭馐焙蜃跃醴从ρ杆俚奈诤R卜从戳?,立刻出声。

    “不好意思,现在不接受点餐?!痹葜噶酥甘奔?,刚刚好营业时间结束。

    “这陈维,有好事不告诉大家?!蔽诤F牧狡残『佣记塘似鹄?,很是不满。

    “本店营业时间已经结束,下回请早?!痹菟低杲崾?,外面排队的人也慢慢散去。

    而乌海则“哒哒哒”汲着拖鞋快步向外面走,这架势应该是去找陈维的麻烦了,袁州表示乐见其成、喜闻乐见。

    “老板,你刚刚真的说了什么?”暮小云见客人走光,也好奇的问道。

    “没说话,你错觉?!痹菀涣晨隙ǖ乃档?。

    “哦?!蹦盒≡剖敲挥锌醇?,但是听见了一些声音,不过老板说了没有,那应该是没有吧?一边走暮小云一边不确定的想着。

    “嗯,路上注意安全?!痹菅纤嗟牡阃?。

    “好的,再见老板?!蹦盒≡拼蛲暾泻?,就离开了。

    晚间,袁州照例下了一碗清汤面,吃完后剩下面汤,准备端给那只杂毛泰迪喝。

    “吱呀”一声拧开后门,袁州端着碗走了出去。

    后门的小巷子一如既往的清冷,明亮的月光照在青石板的地上,显得幽冷寂静。

    “哒、哒、哒”袁州听着自己的脚步声,不一会走到尽头的垃圾桶边上,杂毛泰迪依然侧卧在塑料袋上。

    不过现在的生活环境好了很多,上面有女孩子不穿的旧衣服,粉嫩嫩的颜色,看起来挺厚实的垫在身下,周围还有两只碗,看起来一只在用来喝水,一只比较干的应该吃饭的,不过里面居然还有一些棕色的狗粮。

    “你这家伙过的不错嘛?!痹菘戳丝垂习衙嫣赖乖谔劳肜?。

    泰迪的反应很是直接,还是没有反应,葡萄般乌溜溜的眼睛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袁州,也不动弹,和每次袁州来的时候一样。

    “那天我看见你在讨好别人要吃的,你要不要讨好我一下,毕竟我的面汤救了你的命?!痹荻紫乱涣橙险娴目醋盘┑?。

    是的既上次之后袁州再次见过泰迪的撒娇功夫,在一个女孩子脚下打滚,露出柔软的肚子,那副样子和现在的爱答不理简直天差地别。

    然而泰迪对于袁州的一长串话语表示,“本狗并听不懂,”毫无反应的样子。

    “好吧,有时候看你聪明的不像狗,现在又觉得你就是条受伤的狗?!痹菡酒鹕?,嘟囔了一句,然后慢慢悠悠的回了自己店里,准备酒馆营业。

    而杂毛泰迪照例等到袁州看不见,才直立起身悠闲的喝面汤。

    袁州每天的生活平淡而充实。

    第二天中午,袁州再次让熟客震惊了一下。

    有位新客来到店内,穿着普通,带着圆形眼镜,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很是粗狂的一个男人,操着一口口音浓重的普通话。

    “老板,来份牛肉,来碗饭?!蹦凶?,进来一看价目表就点了两样菜。

    “牛肉是辣的,你吃不了,换个清淡的?!泵坏饶盒≡朴ι?,袁州突然插话。

    “耶?老板怎么知道我吃不了辣?”络腮胡子的男人很是惊奇。

    “一个厨师的秘密,吃点什么?!痹莶⒚挥谢卮鹚奈侍?,而是直接问道。

    “奇怪,这老板难道认识我不成?!甭缛由仙舷孪碌拇蛄吭?。

    “先生,您重新点什么?”暮小云在一旁问道。

    “那就虾子和饭?!甭缛哟掖业阃瓴?,还在纠结。

    一旁的来吃炒饭的伍洲热心的猜测道“是不是你的口音让袁老板猜出来了?!?br />
    “不可能,知道我哪疙瘩的口音?!甭缛又苯臃袢?。

    “我不知道,但是袁老板知道,这很正常吧?!蔽橹薏⒉簧?,而是觉得袁州听个口音肯定没问题。

    “嘿,我这口音是楚地的,那地方就没个不吃辣的,什么口味虾简直了?!甭缛右涣澈笈碌乃档?。

    “这样说来也是,是不是袁老板见过你,正好记得你不吃辣?”伍洲好奇的继续猜测。

    “我今天刚到这里?!甭缛泳醯谜饽昵崛耸翟诖?,一脸鄙视的说道。

    不过在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伍洲并看不出鄙视的意思,继续在那里不着边际的胡乱猜测。

    这时候袁州端上餐点,络腮胡子才很是好奇的问道“你咋知道我吃不辣?”

    “猜的?!痹莸幕卮鸺蚪嗝髁?,好似在逗人。

    “这么容易猜?”络腮胡子一脸疑问,倒是没有再次发问。

    好奇的伍洲还想发问,袁州却根本没给他机会,直接回了厨房。

    巧合的是,在午餐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袁州碰到了一个爱吃辣的,而这次袁州也很是顺利的‘猜’出了他的口味。

    这下伍洲抓耳挠腮更加好奇了,不过袁州的解释还是猜测,依然没有给伍洲发问的机会。

    学聪明的伍洲,直接把这事发到了群里。

    群里瞬间开始了热烈的讨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