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新菜的第一天晚上,陈维带着两个兄弟高高兴兴的来了,今天可是他自己抽到了郫筒酒一壶,对于他这种抽奖重来不中的人来说,简直是踩了加强版的****才有的运气。

    “袁老板,我们三个人,来三叠牛肉,然后一壶酒?!背挛蟾吒鲎?,想着马上有酒有肉的悠闲时光,很是高兴,咧着嘴大声的说道。

    “夜间不提供菜品?!痹萃O?,转头看着陈维,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是吧?牛肉明明是下酒菜?!背挛咝说纳裆布浔涑闪瞬桓抑眯?。

    “可做下酒菜,但夜间营业并不提供?!痹菹仁强隙顺挛?,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袁老板,我觉得你在逗我?!背挛逼鹕?,站在袁州面前,好似一头发怒的棕熊。

    “这是规矩?!痹葜苯游奘?,指着墙上写着的夜间不提供菜品的字样。

    “你这老板,怎么有生意不做?!背挛男值苤?,冬子看不下去了,出声不解的问道。

    “小店有小店的规矩?!痹荻ㄏ碌墓婢?,不管是系统定的,还是自己定的,他都没有打破的打算,至少现在是不会提供菜品的。

    “你们我们哥几个,就通融一次,这规矩还不是都你自己定的?!倍涌擅挥泄淌毓婢氐南肮?。

    “规矩不能破,酒还喝吗?!痹莸挠锲狡讨毙?。

    “我现在知道这家伙是为什么来这里喝酒了,都一样是个牛脾气?!倍游弈蔚乃始?,锤了陈维一把。

    “我跟袁老板还差得远,他是圆规?!背挛裁缓闷乃档?。

    晚间几人就着花生米,小口的喝着郫筒酒,兄弟几个聊着天,间或和新来喝酒的交谈一番。

    而袁州一如既往的坐在柜台里面,有时听听酒客的趣事,大部分时间在玩单机游戏。

    “有好酒,却没有佳肴,真是不痛快?!倍油蝗缓榔墓嘞滦“氡?,吐槽道。

    “可不是,陈维你就没办法?”另一个兄弟,朝着袁州那边比划,意思能不能有别的办法。

    “这家伙比我还守规矩,我有什么办法?!背挛⊥?,喝一下口酒压压惊。

    “你也知道你太守规矩了?”冬子忍不住翻了大白眼。

    “现在是说我的时候吗?!背挛蠢炊右谎?,不满的说道。

    “对对,我可是还想尝尝那灯影牛肉配这好酒呢?!绷硪桓鲂值艽蛟渤?,打的驾轻就熟,看起来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等我想想?!彼底懦挛趾攘税氡?,还很是自觉的再次倒了一杯。

    “我说你想办法就想办法,老倒酒干什么?!倍右话寻醋【坪?。

    “就是就是,陈维你想办法,这酒可就剩一口了?!绷硪桓鲂值芤舶锒恿?。

    “着思考问题哪能不喝酒,不喝怎么想得出办法?!背挛碇逼车目荚诰坪辖暇?。

    “酒喝多了晕,那怎么想得出办法,你先想,我和竹子慢慢喝着等你?!倍邮咕⒉蝗贸挛樽呔坪?。

    “是兄弟的就放开,我这还没喝几口?!背挛⒆帕?,严肃的看着酒壶。

    “兄弟是一回事,酒是另一回事,说好的分着喝?!倍臃趾敛蝗?。

    “没错,这样大家把自己的酒都倒自己杯子里?!北唤兄褡拥哪腥?,提议道。

    “那行,按竹子说的办,竹子倒酒?!倍雍统挛允右谎?,不约而同的说道。

    “没问题,我来?!敝褡铀底拍闷鹁坪谌烁鞑幌嗤谋永锏谷氲攘康木?。

    这才平息了,陈维也能好好想了。

    这不没多久,他就想到了办法,“后天多带些人早点抽中酒,到时候包你们有菜吃?!?br />
    “确定?”冬子半信半疑。

    “这么快就想到了?”竹子也有些疑惑。

    “放心,没问题?!背挛桓彼焓?,大家放心的模样。

    第二日晚间。

    陈维在营业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再次到来。

    一进来坐在位置上,掏出小本子和一直水笔放到一旁,然后开始询问袁州。

    “袁老板,你那个缠丝兔需要制作多久?”陈维状似好奇的问道。

    “37个小时?!痹萦形时卮?。

    “都是现做吗?”陈维再次问道。

    “是的,现做?!痹莸牟客枚际亲龊弥缶褪勐?,然后再次制作,不存在久放的问题。

    “现在有现成的缠丝兔吗?”陈维试探性的问道。

    “不好意思,已经卖完了?!痹葜迕?,完全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突然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那袁老板今晚准备做吗?”陈维说道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兴奋了许多。

    “恩,准备做?!痹莸幕卮鸹故呛芗蚨?。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袁老板?!背挛穆庾愕乃档?。

    袁州转身离去,准备刚刚客人的点餐去了。

    当然心里还是觉得陈维今天应该是脑袋被打出毛病了,变成了问题少男,想到少男这个形容词,袁州禁不住自己恶寒了一把。

    陈维五大三粗的样子实在称不上是少男。

    乌海进门的时候就看见袁州还是认真的在准备餐点,而陈维却坐在椅子上,认认真真的伏案写着什么,一边写,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关键时刻还停下来皱眉想了想。

    看上去是在考虑什么重要的事情。

    “拿着小本子在记什么,神神叨叨的?!蔽诤W龅匠挛呱?。

    “你不懂,大事情?!背挛凡宦目戳宋诤R谎?,很是嫌弃的说道。

    “不得了,你还有什么大事,脑子里都是肌肉?!蔽诤5淖觳还獾?,还很毒,不然怎么会经常把他的经纪人郑家伟骂哭。

    “懒得和你计较,下次玩游戏再说?!背挛臀诤T谠菪〉旰裙富鼐?,乌?;久看味际?,是以陈维根本不惧他。

    “那是巧合,你这肌肉也就是做体力活厉害?!蔽诤:敛皇救?。

    “别吵,都算乱了?!背挛戳丝葱”旧系亩?,开始细细的重头算起。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蔽诤I焱芬豢?,上面又是时间,又是天数,还有人数的,看起来简直是莫名其妙。

    “看不懂很正常,你都看懂了还了得?!焙靡换岢挛忝靼琢?,这才回答。

    说完不顾乌海的反应,看了看时间,营业时间还有五分钟结束,这个时候是最后的点餐时间。

    “袁老板,来一份缠丝兔?!背挛笊暮暗?,就怕袁州听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