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早上就有了一堆不要纸包裹,用筷子夹着吃的人,很多是为了省钱,更多的是因为找的两毛不好放,扔是肯定没人这么做的,好歹也是钱。

    “这些人一点不懂欣赏,这蛋烘糕当然应该用手拿着吃,不然哪有那样的滋味?!蔽诤_踹跤猩乃档?,一副很是懂行的样子。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告诉你新菜的?!痹菽训盟盗艘桓龀ぞ渥?,不过是用来拒绝乌海的。

    “袁老板什么也不说了,我回了?!蔽诤>醯萌绻梢?,他自己会做菜就好了。

    只是对于他这样做菜,如果不炸了那就是幸运,炸了是平常的人来说,还是君子远庖厨,这可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

    乌海一走早餐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毕竟刚刚他可是在这里站了好一会的。

    而袁州也开始准备食材,做中午需要的新菜,有三道菜都需要提前准备的。

    首先袁州准备的是缠丝兔,因为这个需要的时间最久,边上柜子上早就有标着兔子两字的柜子,“吱呀”一声直接拉开柜门。

    “卧槽”这一下把袁州惊得直接飙出了脏话。

    柜门里面几只兔子正在里面蹦跶,活生生的那种,柜子一侧居然还长着好似青草一般的东西,几只灰色的兔子正悠闲的吃着草。

    还有几只被柜门声惊到回头却生生的看着袁州,耳朵搭拢着。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柜子里也能被你弄成养殖场了,厉害了,我的系统?!痹莨厣瞎衩?,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系统现字:“谢谢夸奖?!?br />
    “我并不是在夸奖你?!痹莺苡幸缓臀诤6曰暗母芯?,而他现在就是乌海当时的感觉,一种微妙的蛋疼之感。

    深吸一口气,把注意力全部放到做菜上面,也就不突兀了,缠丝兔对兔子和技法要求很高,必须使用活兔子来完成下一步的处理准备工作。

    袁州一次性做了十只缠丝兔,从客流量来说卖出去是完全没问题的。

    剩下的就是准备牛肉,制作灯影牛肉也是需要先行准备,这样中午才可以端出来售卖。

    还好这次牛肉是和猪肉放在一起的,并没有弄出整头牛出来,袁州一脸淡定的开始处理牛肉,不过那之前先行把豆子泡好了。

    灯影牛肉的准备工序做好,剩下的就是等到有人点的时候再行切片即可。

    而另一道菜就麻烦许多,从泡豆子的工序开始,需要经历许多的工序才能成为豆腐。

    说起来豆腐的起源很有意思,是一位炼丹家、淮南王刘安所发明,而且其有高蛋白,低脂肪,降血压,降血脂,降胆固醇的功效,生熟皆可食用。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之上还有记载豆腐的做法。

    因为豆腐有南北之分,南豆腐口感嫩滑爽口,适合做汤凉拌食用,而北豆腐较老豆味浓郁,适合红烧或者白烧。

    袁州今天准备的就是北豆腐。

    一早上忙忙碌碌,不一会时间就过去,到了午间开门的时候,袁州一打开门外已经等候了许多人,排在第一的当然是暮小云。

    “老板,好香啊,是不是准备新菜?”暮小云一进来就笑着问道。

    “肯定是,刚刚我可都闻见了麻辣鲜香,滋味妙不可言?!蔽诤5诙鼋?。

    “嗯,请进?!痹菀涣逞纤嗟娜每恢?,好让门口的客人先行进来。

    “太好了,感觉有辣的可以吃了?!币桓雒米痈咝说乃档?。

    “不怕长痘痘?”排在妹子后面的男人一脸调侃的说道。

    “袁老板的东西才不会长痘呢?!泵米右涣承湃?。

    “东西好吃和不长痘有什么关系?!蹦凶颖硎静荒芾斫?。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妹子虎着脸,不满的说道。

    “没有没有,阿鸢说的都对,一会就点辣的吃?!蹦凶恿⒖烫趾玫男Φ?。

    “这还差不多?!泵米勇獾牡阃?,继续排队。

    进来的食客一下子占满了剩下的椅子。

    “新菜都在背后的墙上,大家吃什么,直接告诉我?!蹦盒≡圃谝慌允炝返闹富拥?。

    “哎呦这菜名看的我口水都下来了,终于有肉吃了?!背挛谝慌员呖幢咚?。

    “上次的虾和爪子你没吃?”乌海死鱼眼转头看着陈维,直接拆台。

    “不是一回事,这牛肉、猪肉、兔肉才是正经肉?!背挛涣逞纤嗟纳瓯?。

    “别这个表情,看的我肝疼?!蔽诤K布浔鸸?,陈维这个表情让他想起了袁州一本正经拒绝他的时候。

    “谁跟你说,小云点餐?!背挛榔乃档?。

    “请说?!蹦盒≡圃谝慌缘茸?。

    “这个牛肉来一碟,再要一盘兔肉,米百做白饭一份?!背挛淙幌肴康?,不过荷包的感受还是需要顾及一下的,虽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晚上酒是陈维不能舍弃的,还好自己有副业,能赚点小外快。

    “不好意思,缠丝兔需提前预定,暂不提供?!痹菰谀盒≡苹姑豢诘氖焙?,直接出声。

    “这样吗,那需要多久?”陈维好奇的问道。

    “现在点,后天晚上六点可以食用?!痹菟党鍪奔?。

    “这么久,那就蚂蚁上树一份?!背挛迕?,直接换了个菜。

    “稍等?!痹莸阃?,然后回到后厨准备做菜,前面直接交给了暮小云。

    大火速炒,不一会蚂蚁上树和切好的牛肉就被端了上来。

    牛肉有些像凉菜,香味不如大火炒过的蚂蚁上树浓烈,是以陈维的目光一下子被蚂蚁上树吸引。

    “这菜,还真能称得上菜如其名?!背挛锌?。

    粉丝晶亮,上面不满星星点点的肉粒,形如蚂蚁在努力的爬树,青蒜丝的点缀其中就好似碧绿的树叶,整盘菜散发着特殊的香味。

    夹起一株粉丝,陈维发现上面的肉?;故抢卫蔚恼丛谏厦?,不像其他店里的,夹起粉丝肉粒直接掉进盘子里,吃到后来粉丝是粉丝,肉末是肉末,哪有蚂蚁上树的感觉,分明就是粉丝炒肉末。

    这就不同了,夹起的粉丝上沾着肉末和青蒜丝,油亮的粉丝上,小小的肉末,增香去腥的青蒜丝。

    一口喂进嘴里,“吧唧吧唧”粉丝爽滑软嫩的口感和肉末的酥香,完全融合在一起,稍稍咀嚼还有一丝青蒜的辣味,吃起来一点不油腻,只觉得香嫩爽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