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所做的米花糖就是小时候吃的那种,只有米和糖,没有其他东西,当然以前有时候也会加些花生芝麻,但大多数还是没加的。

    轻轻的按住米花糖,竹刀一划,就看似轻易的切割开来,每一片都有手指那么厚,一指长度,刚好可以入口,袁州拿出一个白色的碟子,装好八块直接端给姜嫦曦。

    “你的米百做?!痹菔疽饪梢猿粤?。

    这时候的米花糖是最好吃的时候,刚刚凉透,带着糖浆的甜香,米粒的脆香。

    “嗯?!苯详睾擞ο?,迫不及待的直接用手拿起了一块米花糖,放进嘴里。

    “砰”的一下咬下一块,嘎蹦脆,直接开始咀嚼。

    这一下立刻让姜嫦曦回到了小时候,香香甜甜的口感,还有新鲜的酥脆感,很是爽口,小时候零食少,根本不会觉得这样的甜度腻人,没想到现在一点都不腻。

    吃完一块总算是把嘴里的口水咽下,姜嫦曦这才拿起筷子敲了敲米花糖,一点都不松散,那时候匠人为了证明客人带来的糖自己都用完了,没有私藏,做好后都会这样。

    姜嫦曦不是为了这个,但不松散的米花糖才好吃。

    “酥脆化渣,超级好吃,看来没有任何米百做能难倒袁老板了?!苯详匾槐叱悦谆ㄌ且槐吒锌?。

    难得的是这样还能口齿清晰,说的让袁州听懂。

    “嗯,谢谢夸奖?!痹荻杂诳湓尴蚶词呛敛豢推氖障?,毕竟就是当之无愧。

    米花糖在姜嫦曦嘴里咀嚼,发出“咔嚓咔嚓”美妙的声音,就可以想象米花糖的好吃。

    不一会袁州店里就开始忙碌起来。

    而另一边也有人正在寻找袁州。

    “路主持,这期就做那个袁州小店?”边上一个穿着白色印有某电视台字样的工作人员再次确认。

    “嗯,那帖子上的你也看见了,趁着还有热度,我们也去录一期?!甭分鞒忠槐呒觳樽约旱淖抛耙槐呗痪牡乃档?。

    “但是这个时间恐怕没有客人了?!惫ぷ魅嗽碧嵝训乃档?。

    “正好拍那个老板的制作过程,我们也来一期舌尖那样的,到时候再编个故事,这样就齐活了?!甭分鞒痔鹜?,成竹在胸的说道。

    “好的,那我开始准备?!惫ぷ魅嗽奔锹枷陆谀苛鞒?,然后开始安排。

    “嗞”刹车声响起,节目组的人员全部都到了。

    “来来来,把这些搬下来,都放在这里,一会都用得着?!惫ぷ魅嗽毕刃邢鲁?,然后开始指挥,路主持后下车,整理仪容。

    说起来这个是个县级地方台,路主持的这档节目叫“高手在民间”,专门找那些平常有手艺绝活的艺人,当然现如今吃货当道,这些被找寻的绝活当然是关于吃的。

    不过这个节目一是因为时间问题,在深夜十一点后播出,这个时间看吃的基本等于自虐,还有一个就是主持风格和拍摄手法问题,这节目始终火不起来,一直不温不火的。

    这次也是因为寻找素材的推荐这间论坛很火的帖子,才来这里拍摄。

    当前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店门大开,袁州正坐在门前翻看外卖,准备不动声色的完成任务。

    等到路主持一行人呼呼啦啦的走过来,准备进门的时候袁州抬头说道“非营业时间,不接待食客?!?br />
    “你是这里的服务员还是老板?”路主持停下,转头问道。

    “老板?!痹菟低?,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你就是老板,那就好了,我们现在要拍摄关于你店里蛋烘糕的小故事,当然需要你亲自来制作?!甭分鞒值目谄炔桓甙烈膊唤竞?,只不过很是理所当然。

    确实如此,哪怕路主持的节目不温不火,但也是电视台,免费的宣传谁会拒绝上电视宣传的机会,要知道那些广告投放都是按秒计算的,这样单独做一期节目基本是求之不得的。

    不说袁州这样的小店不可能拒绝,就是连锁大饭店也不会拒绝,还会尽力配合。

    “我没有这个打算?!痹葜毖圆换涞乃档?,看起来没有一点配合的意思。

    “哦,还没自我介绍,我们是XX电视台‘高手在民间’节目组的,这是工作证?!甭分鞒炙底诺莩鲎约旱墓ぷ髦?。

    “谢谢,但是我拒绝?!痹葜迕疾⒚挥薪峁榭吹囊馑?,还是一口拒绝。

    “还没说完,我们这个节目是免费给你拍摄,不收取任何费用?!甭分鞒忠涣匙缘玫乃档?。

    “我想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拒绝?!痹菡酒鹕?,一脸严肃的说道。

    “呃……”路主持能说会道的也噎住了。

    他们还从没受过这样的冷遇,就是平时那些开始不信的看了工作证,说了不收钱后也都乐意之至的配合了,这老板是怎么回事,路主持眉头皱紧,不明所以。

    “路主持,我们用备用方案?”后面的工作人员见气氛僵持,小声的说道。

    “真是个怪人?!甭分鞒致牟桓?,最终突出一句。

    “确实奇怪,咱们免费宣传还拿乔?!惫ぷ魅嗽币灿行┰寡?,平时那些商家哪个不是捧着他们的,哪像现在根本不搭理。

    “行了,用备用方案,收拾东西走人?!甭分鞒种苯哟蚨瞎ぷ魅嗽钡谋г?。

    悉悉索索,十几人收拾东西还是很快的,不一会酒装车走了。

    袁州一片淡定坐下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而童老板忍不住了,伸头问道“袁州,刚刚那是电视台的吧,怎么来了就走了?”

    “嗯,不想拍?!痹莸目谄敛辉谝獾乃档?。

    “给你拍什么,拍你铺子还是什么?!蓖习甯墒莸牧成下呛闷?。

    “拍做菜?!痹萁馐偷?。

    “那可是好事,你拒绝干什么,那可是免费的宣传,想还想不来?!蓖习蹇慈硕甲吖饬?,就叹气。

    “那人又没提前说,来就说拍,这样不好?!痹菟党鏊睦碛?。

    “人家电视台的,总是有点傲气,这有什么,实惠可是你自己得的?!蓖习逵镏匦某さ乃档?。

    “童阿姨放心,我这就是不惯他们脾气,没关系?!痹荻杂谕习宓墓匦?,心里暖暖的。

    “也是,你生意好,带的我生意都好了,小袁的厨艺肯定了不得?!蓖习逑肫鹈刻煸菪〉甑呐哦邮⒖?,也不再劝说,笑眯眯的说起别的事情。

    “那是童阿姨洗衣服干净?!痹荻杂诶狭诰踊盎故潜冉隙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