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怡是不喜欢太油腻的东西的,女孩子都爱美,红烧肉这种东西虽然很好吃,但是在长胖和美味之间她还是选择了美丽,女人都通病。

    所以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吃货,但这道菜完全让乐怡顾不上别的,直接和姜嫦曦进入了抢食大战。

    “乐怡,你又不喜欢吃肉,这个多腻,吃面,你的面来了?!苯详匾皇只ぷ排套右皇种缸旁荻松侠吹拿?。

    “那个一会再说,而且这个不是肉,是米?!崩肘勒?。

    “这味道就是红烧肉,乖吃你的面?!苯详卮绮讲蝗?。

    开玩笑这么一会功夫盘子里就剩下两块了,一共六块自己也才尝到两块。

    “嫦曦,我吃了可以好好比较这是不是我祖上所传的那一道菜?!崩肘涣橙险娴乃档?。

    “但是你已经尝过两块了?!苯详乜戳丝磁套?,有些动摇,不过很快又坚定的说道。

    “可是你嫦曦你请我来吃的?!崩肘蝗徽庋档?。

    “这样,乐怡你点一份饭,我把精华的汤汁给你?!苯详叵肓讼胗植钩淞艘痪涞?。

    “肉汁拌饭超级好吃哦?!?br />
    “那好吧?!崩肘饬苏庋奶嵋?。

    “袁老板再来一份米白做中的白饭,她要的?!苯详乇W×肆娇楹烊迫夂苁歉咝?,指着乐怡说道。

    “稍等?!痹莸阃?。

    袁州的白饭也是用京山桥米所做,米粒晶莹剔透,散发自然的米香,在玉色的小碗里堆成可爱的圆形。

    “真少,不过也够了?!崩肘纹さ闹辶酥灞亲?。

    “给你汤汁?!苯详鼐驮谠荻松戏沟恼舛问奔?,吃完了一块红绕肉,现在嘴里还嚼着一块,一手捂着嘴说道。

    乐怡二话没说端起小碗,直接把饭倒进了小碟子里,刚好装满,这样就能最大限度的不浪费汤汁了。

    小心的搅动米饭,随着搅动米饭和肉汤慢慢混合,散发出更加迷人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

    “好香啊?!苯详匮氏伦约旱暮焐杖饪醋爬肘拿追?。

    “确实?!崩肘醋琶琢I虾炝恋纳?,满意的说道。

    用盛面汤的勺子,舀起一口米饭,快速的塞进嘴里,一瞬间乐怡就被征服了,红烧肉甜甜的味道搭配米饭的清香,两种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咀嚼一口,米粒软糯有弹性,汤汁在嘴里奔跑,最终回到米粒里,再次带出香味,乐怡直接不淑女的拿起碟子开吃。

    “感觉有点后悔?!苯详丶肘缘恼饷聪?,嘟囔了一句,然后眼疾手快的夹起边上的清汤面快速的吃了几口,满足的笑着。

    不一会乐怡就吃完了小碟子里的红烧肉汤拌饭,现在的盘子真看不出来是装过菜的,特别干净。

    “老板,我想问个问题可以吗?”乐怡叫住袁州,开口说道。

    袁州转头没说同意,乐怡就再次开口了“请问老板你做的素红烧肉为什么这么好吃,和真的没有丝毫的分别?!?br />
    “因为我叫袁州?!痹菀槐菊乃档?。

    “哈?”乐怡饶是淑女也没想过袁州会这么说话。

    哪怕是说不方便回答之类的也比这样正常很多。

    “什么意思?!崩肘掌鸪跃?,重新问道。

    “字面的意思?!痹葜迕?,这回答明明很清楚。

    “这么说如果老板你不叫袁州,就做不了这么好吃吗?!崩肘虏郯愕乃档?。

    “是的?!痹莸阃酚ο?,认真的表示乐怡并没有说错。

    “呵呵……”乐怡忍不住呵呵了一声。

    而边上看热闹的却习以为常,因为这个问题乌海早就问过,还不止一次,袁州每次的回答都一模一样。

    现在乌海没在,但听这话的,除了乌海,还有很多人。

    “又有人问这个问题了?!庇惺晨退?。

    “我就喜欢看见袁老板,欺负人的样子?!绷硪桓鍪晨突顾?。

    “瞎说,这明明是,你看不惯我,还不敢揍我,看那两美女无语的样子?!?br />
    现在这些食客,对于这个回答都不吃惊了,看别人吃惊才是乐趣。

    “袁老板的手真巧,这豆腐有好几层呢,果然像极了肉?!苯详乜醋旁菪蕹さ氖种杆档?。

    “恩?!痹莸阃?,证明姜嫦曦说的很正确。

    不禁想起这道米百做的做法难度。

    为了配合五花肉肥瘦相宜的特点,袁州把底下那层米豆腐加入的碱水稍多,做的老一些,在上面压上重物,压平整,基本凝固后,上面在铺一层米豆腐,这次是比较嫩的。

    这样铺上六层,做皮的那层最老,然后瘦肉那层比肥肉老,切出来就是五花肉的基本口感。

    再把米打成细细的粉末,准备一碗干米粉和浓稠米汤,裹浓稠的在裹干的,一块块下锅煎五花肉皮,这样就有了酥烂的肉皮。

    说起来简单,不过光是调整口感,袁州就练习了一晚上,就为了更加像肉,能熟练而精准的用出系统所给的厨艺。

    “乐怡怎么样?”姜嫦曦一脸得意,俏丽的脸上一片狡黠。

    “谢谢嫦曦,这下总算证明我的祖先不是浪得虚名?!崩肘成下冻鑫峦竦男σ?。

    “不用客气,下次你带你父亲来尝尝,说不定他也能做出来,这样我就可以常常去蹭饭了?!苯详睾竺娴幕八档暮苄∩?,自以为没人听见。

    袁州虽然听见,却也没说什么,除非天赋异禀,尝过就能复原出来,当然还要有大师级的厨艺和顶尖的材料,不然很难复制袁州所做的菜。

    晚间营业时间结束,袁州从姜嫦曦她们吃完离开,就在期待,直到刚刚,果然系统有了动静。

    系统现字:“宿主补充了一道米百做,系统特别赠送一道美食,作为奖励?!?br />
    看起来不吭的介绍让袁州更加高兴“是什么美食?!?br />
    系统现字:“此美食现有吃法两种以上,宿主需继续努力升级,这样吃法可达上百种?!?br />
    “这是什么美食?一鸭三吃,不对只有三种,鱼肉的各种吃法?”袁州开始各种发散性的猜测。

    两种以上,甚至可达百种,袁州的想象力瞬间爆发“是不是宴席菜?!?br />
    系统现字:“奖励已发放,可领取?!?br />
    系统并没有回答袁州的问题,只是显出了这行字,而袁州很是期待,现在两种,以后百种不就是只有宴席菜才能办到吗。

    而且应该是满汉全席那种级别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种类。

    袁州翻到奖励准备领取,可以升级一百字,这是满汉全席的节奏?

    【特别奖励】美味吃食做法(可领?。?br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