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袁州又想了个新主意,早上营业时间结束后,坐在门口不再雕花而是玩起了手机,这是很难得的事情。

    “袁老板今天不雕花了?”有好奇的食客上前问道。

    “嗯?!痹莸阃?,手指在手机页面上滑来滑去,始终停留在外卖的美食网站上。

    “那行,就不打扰袁老板了?!笔晨图萃娴淖ㄐ囊簿褪度だ肟?。

    袁州抬头看了一眼,食客已经转身离去。

    “真没好奇心,这样的人怎么能成功?!痹菽赝虏?,继续玩手机。

    一整天除了营业时间,白天袁州都坐在位置上玩手机,有好奇上前询问的,也有默默看着的,但就是没人问袁州想让他们问的。

    以至于第二日袁州再次拿出平板坐在门口,还是相同的翻看着外卖页面,但也不买。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板更大一些,这次的效果稍好,一整天下来有五个人询问袁州看这个做什么。

    袁州的回复很是统一“翻着玩,看着挺有意思?!?br />
    又过去一天,这次袁州拿出自己新买的本本,这上面有一个功能袁州本想在房间里试着玩,这次却拿到了外面。

    这一次袁州点开外卖网页,使用投影功能,直接在自己小店的墙壁上翻阅,偌大一个投影。

    这一下的效果是惊人的。

    “袁老板,你没事吧?”乌海汲着拖鞋‘哒哒哒’的大步走来。

    “没事,随便看看?!痹萦锲降?,手上不停,继续翻阅,墙上的投影也随之翻阅。

    “你这叫随便看看?那你弄个投影仪做什么?!蔽诤V缸徘缴洗蟠蟮耐蓟?,语气很是无奈。

    “看得更清楚?!痹菘隙ǖ牡阃?。

    “直接看不是更清楚吗,用投影仪干嘛?!蔽诤R皇治娑?,看着袁州说道。

    “这是电脑?!痹莼赝芬槐菊乃档?。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你想做什么?!蔽诤>龆ㄏ任收飧?。

    “看美食?!痹菀桓蹦愫艽赖哪Q醋盼诤?。

    “好吧?!蔽诤0芡?,直接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拍下来发在了群里。

    是当初为了留下袁州的群,现在群成员都很是活跃。

    [袁老板怎么了,前天手机,昨天平板,今天居然弄上了投影仪。]漫漫

    [就是就是,好像都是看的外卖信息。]伍洲

    [难道袁老板想做外卖了?]五湖四海

    [有可能,我知道一家蓉城在线专做高档餐厅的,要不去介绍一下?]乌海拿着手机若有所思。

    [这个不错,一般的也配上袁老板。]漫漫

    大家商量完这个主意后,又开始聊天,基本都关于吃,或者袁州什么出别的美食,然后秒杀外面的美食。

    袁州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开始行动,继续默默的翻着投影仪,表达着自己对外卖深沉的爱。

    晚间姜嫦曦再次来了店里,这次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一身大红色的衣裙称的肤白如雪,明眸皓齿。

    “袁老板,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呀?!苯详氐墓叱?“?。

    “没有?!痹莺苁枪⒅钡乃档?。

    “哎呀,袁老板怎么这样?!苯详匾话炎?,撩了撩头发。

    “每次都这么问,你还真看上袁老板了?”乌海在一旁忍不住出声了。

    “是小胡子啊,看起来手又变灵活了,最近没少化身五姑娘锻炼吧?!苯详匾活?,正好看见乌海在擦拭筷子,调侃的说道。

    “呃……”乌海再次败退。

    解决完小胡子,姜嫦曦看向袁州,说道“今天有个米百做,袁老板肯定做不出来?!?br />
    姜嫦曦的神色很是笃定,一脸狡黠。

    “请点餐?!痹莶⒉幌嘈乓膊缓闷?,这种话,她说过也不止一次了。

    “红烧肉?!苯详匦γ忻械乃党霾嗣?。

    “对不起,本店暂未提供此菜?!痹菀汇?,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不是袁老板想的那样,是米做的红烧肉?!苯详刂苯铀党鲈?,一脸自信的看着袁州。

    这下袁州是真的愣了,他知道豆腐可以做出各种仿肉的素斋,但是米,袁州表示他不知道,也没听说过。

    “这下袁老板不会了吧?!苯详氐纳粲兄炙挡怀龅牡靡庥胪纯?。

    自从第一次吃了米白做以后,姜嫦曦每天都来至少一次,每次都会点一份米白做,她就想看看袁州是不是真的会米的百种做法。

    这样都已经半个月了,这还是第一次袁州有了迟疑,这还得归功于一个好友。

    “这道菜是用米所做,出自清代一个民间大厨的手笔,据说那人是为了自家饭馆的名声,和人比试研制出了这道菜,因为起软糯香甜,吃起来和肉毫无分别直接就赢了?!苯详厍卫龅牧成洗偶阜值靡獾纳裆?。

    “还有这菜?我只听过豆腐的素肉,是不是真的?”乌海问出了袁州想问的问题。

    毕竟豆腐不管是从质地还是材质,都比米做起来要简单,口感应该也会更加类似肉类,田中之肉的称呼也不是白来的。

    “如果袁老板不相信我可以带人过来证实这件事,因为我朋友就是那位大厨的后人,家谱上清清楚楚的记载着?!苯详匾涣晨隙?,不慌不忙的说道。

    “那还真是家学渊源?!蔽诤8锌艘痪?。

    就在袁州准备说不会的时候,系统突然冒了出来。

    系统现字:“会,宿主是将来的厨神,请说会?!?br />
    这下袁州纠结了,他是真的不会,而且系统所提供的米白做也并没有这道的做法。

    系统现字:“会?!?br />
    系统现字:“请宿主说会?!?br />
    系统现字:“请宿主赶快说会!”

    袁州犹豫的这会儿,系统连续显示了三行字,最后还用了感叹号,系统的激动足矣预料。

    这下袁州只能应声“可以?!?br />
    “袁老板你真的会做吗?”姜嫦曦并不太相信,因为这道菜,就是那个大厨的后人自己都不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如何保证米做的豆腐软嫩适中又不会烧烂,这很关键。

    “是的,需要准备,请明日这个时间过来食用?!痹菀涣逞纤?,看不出其他的情绪。

    “那好,我明天一定过来,要两份?!苯详鼐龆ù俏慌笥压匆皇?。

    “慢走?!痹葑砘氐匠?,严肃的脸上一片纠结,这道菜听名字就不简单,而且是系统并没有收录的,厉害了。

    ……

    ps:很巧,今天愚蠢的作者君生日,看我辣么努力,各位投个月票可好~菜猫又老了一岁,祝自己和今天生日的书友健健康康,开心快乐~

    ps:晚点还有一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