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恒亲自吩咐,下面伙计的速度是很快的,不一会就打包好几份特色下酒菜,用陶瓷饭盒装好。

    “拿走?!狈胶阋话训莨购?,一脸嫌弃。

    “谢谢?!敝<椅靶ψ诺佬?,接过饭盒就要离开。

    “等等,那个小店东西真的好吃?”方恒谨慎的问道。

    “怎么,你好奇了?”郑家伟看方恒的样子,调侃道。

    “嗯,问问?!狈胶阋膊槐芑渲苯映腥?。

    “肯定好吃,至少对小海的胃口,他现在把那里当食堂了?!敝<椅八灯鹫飧鲇趾闷趾眯?。

    “这样,那你走吧,再见?!狈胶愠烈饕环?,开始送客。

    “真是和小海一样,用完就扔?!敝<椅氨г沽艘痪?,这才回到乌海身边带人离开。

    ……

    “袁老板,你的米百做既然能酿酒那我要一碗白粥?!闭馐钦低砑溆凳奔?,一个客人这样说道。

    “粥不属于米百做,请换一样?!痹萑险娴乃档?。

    “好吧,那就白米饭,再来一份金陵草?!弊詈罂腿搜≡窳税酌追?。

    不一会袁州就端上了客人的餐点,小心的放到桌上“请用?!?br />
    “袁老板,我又来了,要不要猜猜我今天点什么?”姜嫦曦穿着白衬衣牛仔裤,青春的就像大学生,哪里有三失妇人的样子。

    “不猜?!痹菀豢诰芫?。

    姜嫦曦自从上次吃过黑糖米糕后就爱上了,各种出米百做的难题给袁州。

    一天总要来一次,每次都是米百做,还都稀奇古怪的,有什么煎米饼,大米糕,大米千层糕之类的,不胜枚举,这样的做法不用猜也知道她今天点什么,然而袁州并不想说。

    “哎呀,袁老板是昨晚用的精力过多吗,这么明显的答案都说不出来?!苯详匾涣晨上У目醋旁?。

    这样说话的原因也是袁州不想猜测的理由,这家伙每次一来都要说些莫明奇妙的话。

    “吃什么?”袁州对着姜嫦曦的脸色只有严肃。

    “袁老板你这样会吓坏我的,温柔一点问,我就说啦?!苯详夭换岱殴恳桓隹梢缘飨返幕?。

    “后面的客人请问吃什么?”袁州直接无视姜嫦曦的要求,询问后面的客人。

    “行了,不逗你了,我要粥?!苯详匦ψ诺懔?,最正常的米百做。

    “粥不在百做之内?!痹萘成洗鲆坏愕靡獾纳裆?,很淡几乎看不出来。

    “为什么不算?粥只需要米和水就行了,没有任何辅料?!苯详赜行┚?。

    “粥不在百做之内,请从重新点?!痹莶⒚挥薪馐偷囊馑?。

    “好,不愿意做,那你等着,我先找找?!苯详厮底乓幌伦幼?,拿出手机开始百度。

    袁州并不理会姜嫦曦,看着后面排队的人,一脸询问的模样。

    “老板,他是蛋炒饭套餐?!蹦盒≡萍笆钡脑谝慌运档?。

    “稍等?!痹葑砘氐匠?。

    姜嫦曦纤细漂亮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的滑动,不一会就找出了她想要的东西。

    等到袁州端上蛋炒饭套餐时,姜嫦曦一脸自信的开口“袁老板,那我要米百做中稀饭一份?!?br />
    “好的,稍等?!痹莸阃酚ο?。

    “等下,这恐怕不对吧?!备崭盏阒啾痪芫目腿?,正好吃完。

    本来听见有人和自己点一样的被拒绝还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现在却就剩不满了。

    “什么事?!闭庵质虑樵荻疾换崛媚盒≡评创?,亲自问道。

    “袁老板这样做恐怕不合规矩,也破坏你圆规的名声?!笨腿肆成惶?,语气倒还一般。

    “直接说?!痹菀涣车?。

    这时候等候的人也开始议论纷纷。

    “袁老板怎么回事?这粥和稀饭不就是一回事?!庇腥瞬唤獾乃档?。

    “可不是,难道因为称呼不同?”也有人好奇是不是称呼的问题。

    “什么不同,不就是一个字和两个字的区别?!庇锲嗟辈恍家还?,就等着看好戏的人。

    “不是这个区别,从字形结构来说,粥这个字更加古老,而稀饭这个说法是比较近的?!苯幼耪馊嘶顾盗诵矶嘞》沟牡涔?,胡了刚刚说一个字两个字区别的人一脸

    “我猜是做法不一样吧?!笔晨突故呛苄湃卧莸拿?,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不过还是想要听袁州的解释才行。

    “等着看袁老板不就行了?!钡却娜俗匀幌肟慈饶?。

    “刚刚我点粥,袁老板说粥不在米百做之内,但是这位女士点却被接受了,这是什么意思?”客人一下子点出姜嫦曦。

    “因为你点的粥,她点的稀饭,还有什么问题?!痹菘谄降?,直接说出区别。

    “粥和稀饭不就是一种东西,为什么她可以,我就不行?!笨腿嘶故且涣尘澜?。

    “不是一种东西?!痹菀涣逞纤嗟木勒?。

    “说法不一样而已,有什么区别?!笨腿说挠锲苁侵醋?。

    “算了,我来解释吧?!苯详乜戳税胩煜?,还是决定亲自上阵。

    “袁老板不要太感谢我哟,快去给我做吃的就好?!苯馐椭?,姜嫦曦还不忘调侃袁州一把。

    “其实粥和稀饭确实不是一回事?!苯详丶菡娴淖砘爻亢?,才转头对着客人说道。

    “为什么不是一回事?!笨腿怂直?,一副不信的样子。

    “你想点的是白粥对吧?!苯详叵热范ɑ?。

    “对,这就不违背米百做的规矩?!笨腿嘶故呛茏袷卦菪〉旯婢氐?。

    “但是白粥是青州省汉族传统食俗,青州粥中将没有放佐料的粥就称为白粥,这个没错吧?!苯详厮祷昂芟不兜跞宋缚?。

    “对,所以我认为粥属于米百做?!笨腿艘涣臣岫?。

    “不属于,因为白粥的熬制和稀饭手法上的区别我就不细说了?!苯详厍啻嚎扇说难铀祷叭春苡兴捣?。

    “重点是什么?”客人和围观的都被吊的很是好奇。

    按理来说除了这些区别就没有区别了,怎么看样子还有什么重大区别似得。

    “因为熬粥需要上汤熬制,而稀饭不用?!苯详厮党隽肆秸咦畲蟮那?。

    “上汤,熬粥还需要这个?”客人一脸懵逼,第一次知道白粥和稀饭不是一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