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三壶酒,所有人默然无语,看着郑娴。

    “美女你是教古文的老师吗?”冬冬不甘心的问道。

    “难道你闲着没事就背诗了?”广卫极其郁闷的说道。

    “好酒全被你喝了,你是随身带着诗集吗?!蔽夯惨涣澄弈?。

    “不好意思,因为没听过郫筒酒,下午来之前做了些准备,所以就……谢谢大家的美酒?!敝f狄涣澄氯岬男θ?,真诚的谢道。

    “袁老板这是你妹妹吧,这么坑?!背挛芽诙龅乃档?。

    “我没有妹妹?!痹菀涣橙险娴幕卮?,直接噎住了陈维。

    ……

    菜品的口味靠吃货的口碑,而酒当然靠酒鬼的宣传。

    袁州小店提供极其好喝还不上头的郫筒酒的消息,很快在酒鬼之间传开了,慕名而来的酒客瞬间暴涨,每日五十个抽奖很快就被抽完。

    “袁老板,你这样也太不合理了,这酒怎么能这么卖?!币桓龀挛敖樯艿木瓶?,一脸不满的说道。

    “郫筒酒,酒量有限,限量供应?!痹葜缸偶勰勘砩显缇托春玫墓婢厮档?。

    “那不行,你说你只卖一种酒就算了,还不给喝饱了,这不是存心勾人嘛,不行,不行?!本瓶突故遣话招?,继续质问。

    “这是规矩,遵守则可喝酒,不遵守请出门,本店营业时间还未结束?!痹菀涣逞纤?,并不买账。

    “袁老板你看你,随便说说,别当真呀,今天都有谁抽中这不保密吧?!北蛔プ∶龅木瓶途秃孟癖荒恿讼掳偷拿?,乖的很。

    “不保密,但我不知道?!痹菟低?,转身开始准备食客的餐点。

    “呃……”酒客瞬间被噎住。

    “我就说你这个办法不行吧?!北呱系睦疟灰〉娜?,往袁州小店走去。

    “还不是因为这袁老板也就营业时间好说话?!本瓶陀套圆环乃档?。

    “说的好像其他时间你能见到袁老板似的?!庇讶撕敛涣羟榈拇蚧鞯?。

    “哎,小袁老板菜煮的好也就罢了,这酒也能弄好这么好的,不服不行?!本瓶吞究谄?,语气颇有不甘。

    “可不是,就是酒实在太少?!庇讶怂底叛柿搜士谒?,好似回忆起了郫筒酒的美味。

    郫筒酒当然名不虚传,因不易保存,极容易变味,就是这样也引的清朝大吃货袁枚七饮变味的郫筒酒。

    要知道,袁枚这种等级的吃货,是对吃多讲究,变味的都喝了七次,可想而知。

    这些个酒鬼这种反应,真的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至于现在,酒客们以前喜欢一家古方酿酒馆的好酒,隔着袁州小店几乎是一南一北的距离,而现在方家酒馆生意虽没变差,但常来的几个酒客最近却很是奇怪。

    比如陈维,再比如眼前这几个正在说话的人。

    “老板来些下酒菜,打包?!?br />
    “好嘞,几位要点什么?!被锛朴欣竦奈实?。

    “老醋花生,卤牛肉一斤,酱鸭舌两份,再来个海带片,就这些?!奔溉耸炝返牡愫貌?,就等着拿菜了。

    “好的各位稍等,马上就来?!被锛票呒潜咚?。

    这时候方恒才走了出来,这几人基本都认识,但方恒还是有礼貌的先打招呼。

    “又来了,今儿个喝什么?”方恒假做不知,几人是来打包的,笑着问道。

    “今天不在这里喝酒,打包几个菜?!逼渲谐橹性菪〉暌缓频牧焱啡?,也不隐瞒直接说道。

    这方家酒馆,除了古法酿制的白酒极为出名以外,这里的下酒菜也是一绝,而这些酒鬼吃惯了这里的下酒菜,袁州那里又没有,当然宁愿走远些,来这里买下酒菜。

    “最近倒是少有看到几位,工作忙了?”方恒笑着问道,一脸关心。

    这几人以前天天**点就来小饮一杯,这都连续五天没来了,方恒自然要问问。

    “那倒没有,只是白酒上头,就喝的少了?!闭馊搜鄱疾徽5暮?。

    “那是那是,若是对我家的酒有什么建议,一定要说,这酒馆还多亏你们?!狈胶憧级郧?。

    “没有,老方的酒一直不错,就是醉了第二天上头?!闭馊讼胱呕故撬盗艘惶?。

    几人都爱喝酒,而且一喝就没有节制,小饮一杯也基本是喝醉回家,只是取决于多醉而已,这不喝久,就有些头疼,这也是喝酒的通病。

    “说的是,不过酒馆现在不是有药酒嘛,各位少喝点也就是了?!狈胶阈γ忻械耐葡鹆诵戮?。

    “几位的菜来了,一共一百六十一块,一块不收,整数一百六?!被锛瓶醇习逶谡饫?,说话那是又大声又礼貌。

    “好的,谢谢?!闭馊私庸澈?,这才对方恒说道“方老板我们这就走了?!?br />
    说完带着人就出了方家酒馆。

    “看来是不好意思说?!狈胶阊劭醋湃俗叱雒?,只是笑着送客,嘴里小声嘀咕了句。

    方恒决定换个人询问,刚刚进来的另一人就很合适。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带着经纪人的乌海,乌海虽然不是这里的???,但他经纪人却是认识方恒的,而且关系不错。

    “家伟,怎么有空过来,喝一杯?”方恒上前招呼。

    “不了,今天陪小海来买下酒菜?!敝<椅吧斐鍪持敢恢肝诤?,笑着说道。

    “原来这就是你口中的小海,早就听说你了?!狈胶闵焓窒胍臀诤N崭鍪?。

    “不用了,来点下酒菜就行了?!蔽诤V迕?,说话的口气并不好。

    “哎呀,我们都老交情了,来来来拿点你秘制的海蜇丝,我一块带走?!敝<椅笆侵牢诤F⑵?,上前一把抓住方恒的手,带着就走远了几步。

    “你这主顾脾气不小,海蜇丝没问题,不过你这光买下酒菜可得给我个说法?!狈胶悴⒉辉谝?,顺着郑家伟的力道远离了乌海。

    “你快点?!蔽诤U驹诖筇?,没有坐下的意思,催促了一声。

    “小海别急马上就来,马上就来?!敝<椅盎赝废人盗松?,这才看着方恒问道“什么意思?”

    “最近像你们这样只买下酒菜的老主顾一下子多了起来,你说说是什么意思?!狈胶愫椭<椅肮叵等肥挡淮?,也就没隐瞒直接问道。

    “这事,恐怕是小?;叶悦婺羌倚》沟旮愕?,最近新出了酒?!敝<椅耙槐咚狄槐呋赝房纯次诤?,见他虽不耐却没走,就放下心。

    “今天也是小海说要带我一起尝尝,据说好喝的很?!敝<椅八档勒飧龌雇Ω咝说?。

    “桃溪路那边?”方恒疑惑的问道。

    “对,就是那里,知道原因了,快去拿菜,不然小海一会不耐烦了?!敝<椅八低昃涂即叽倨鸱胶?。

    “好,你家主顾一家都重要?!狈胶闼底啪妥砜挤愿阑锛颇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