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头这杯子很小的,一杯才一两?!毖г惫阄酪涣澈┖竦乃档?。

    “一两,你小子心黑啊,这一共才四两,你们一人一两剩下的二两我自己喝?!背挛豢诰龆怂惺虑?。

    “等等,兄弟不是这么做的?!蹦潜吒崭蘸韧暌豢诘亩诹?,眉头一皱,不赞同的说道。

    “冬冬,你又不爱喝酒,别凑热闹?!背挛槐菊脑俅魏攘丝诰?,这才说道。、

    “这酒像梨子汁一样入口甘甜顺滑,倒喉咙处都觉得清凉,直到胃里才暖暖的烧起来,这哪是酒,一两太少?!倍魇泼蛄艘豢?,这才继续回答。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看在兄弟的份上分你一口,不能再多了,你就算了?!背挛〔还?,无奈只能再次分出一口,至于平时备受欺压的学员就不用顾忌了,直接说不行。

    “教头,但是我已经倒了一两半了?!惫阄啦簧幌斓南群鹊粢话?,又再次倒满一杯。

    “你小子!明天还要很重要的训练怎么能喝酒误事,来来来倒回来?!背挛涣逞纤?,说的好像真的一样,手脚麻利的把广卫杯中的酒倒了回来。

    “教头,我酒量大,没事的?!惫阄郎硎植患俺挛?,反抗无效。

    那边两人的酒也接好,各自送到桌上。

    “真不像酒,酸甜可口,偏又顺滑无比,佳酿?!敝f敌】诘泥ㄒ?,细细品尝后温柔的说道。

    “确实如此,简直像是哀家梨汁,甘蔗蜜,香甜可口,却有酒香?!蔽夯埠敛涣哓牡某圃?。

    “真这么好喝?”魏华的女儿有些不信。

    酒不就是又酸又涩,带着苦味还有辣味,还呛的要命,哪有这些人说的这么夸张。

    “嗯,难得的美酒,看这颜色犹如琥珀般?!蔽夯恍?,也有心拉近关系,就开始科普。

    魏华的女儿小名糖糖,三口之家以前的甜蜜从这个小名就可以看出了,而现在她再补让人叫这个名字,只让叫魏薇这个大名。

    伸头看了看,确实犹如琥珀般,魏薇点头。

    “闻之又如梨汁般,清淡自然,对不对?”魏华难得有这样细心教导的口气,哪怕魏薇对酒其实没什么兴趣也认真的听着。

    父女俩就这样你有心教,我有心听,难得和谐的相处画面。

    而郑娴那边虽只有一人也喝的很是热闹,自斟自饮,喝的很是高兴,自始至终都带着温柔的笑意。

    一旬酒过后,几本酒壶里基本都只剩一半了。

    这时候酒劲微微显露,郫筒酒虽酒色清澈见底,喝时如饮梨汁甘蔗浆,甚至不知是酒,袁州提供的这改良版保留了这些滋味却后劲十足,这不酒馆里的几人气氛已经热闹起来了。

    “来来来,大家也算认识,喝一个?!背挛笊っ诺乃档?。

    “就是就是,干喝酒也不好玩,都带了什么菜?!倍财鹕硭档?。

    “姐姐带了卤藕片,来一点吗?”郑娴俏脸微红,笑盈盈的说道。

    “我可以尝一点吗?”魏薇坐在位置上,不好意思的说道。

    “当然可以,姐姐给你端一盘来?!彼底胖f灯鹕砟闷鹨恍〈?。

    “谢谢?!蔽恨备屑さ恼酒鹕?,接过。

    要说没带吃的,就只有魏华和魏薇两父女,都没想过要带,喝酒吃菜这是习惯,大家可不是来品酒的,美酒佳肴才是常态。

    何况不能喝酒的魏薇,只能吃菜了。

    “小丫头来这里,我们带的多?!毖г惫阄滥闷鹨淮比獯蠓降牡莨?。

    “谢谢?!蔽夯刃猩锨耙徊浇庸?。

    “不客气,咋们玩个游戏,赢了的就倒输家的酒喝,一次半杯如何?”陈维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

    郑娴是一个人喝酒,魏华虽然是两父女,女儿却不喝酒,这样也是一个人喝酒,只有他这边是三人分四两,这哪够,当然只能另辟蹊径。

    “这倒是有点意思,可以?!敝f狄谎劭闯龀挛哪康?,但也笑盈盈的同意了。

    至于刚刚接受过好意的魏华自然也就同意了。

    游戏倒是很简单,不过是拼个眼疾手快罢了。

    袁州坐在柜台里默默看着,不过这种情况躺枪是必然的。

    “袁老板也别光看着,我们也来一局?!背挛堑淖急竿显菹滤?。

    “这个游戏我很在行?!痹菽乃档?。

    “是吗?”陈维有点不相信,他们这种专业训练过的才能眼耳手协调,而袁州怎么看都是普通人怎么可能。

    “我觉得袁老板说的对,袁老板可是名厨?!敝f翟谝慌钥隙ǖ乃档?。

    而她说的话很有说服力,因为这一会她已经赢下两杯酒了。

    “那好吧?!背挛鞠氪釉菽抢锲┚频?,现在看来计划失败。

    “不如我们换个玩法?!敝f悼醇肝荒惺慷济挥?,就开口说道。

    “那感情好,换个什么游戏?!背挛谝桓鐾?,不同意也没办法,再这样下去,别说多喝别人的就,就是自己的也快没了。

    “那就来个风雅的,这郫筒酒都知道,说些酒的特点,酿制,袁老板做裁判怎么样?!敝f狄豢诰褪潜绕次幕?。

    “好酒当然要让了解它的人来喝?!蔽夯挠行判牡乃档?。

    对酒的了解陈维自认不输谁,一口应下。

    而广卫听说教头请喝酒,还特意做了功课。

    “可以,你们说?!弊龈霾门性莼故窃敢獾?。

    “我来抛砖引玉,《郫县志》上说这酒源于山涛,郫筒之名由他而起?!敝f敌γ忻械囊豢谒党鲔簿频睦蠢?。

    “是这样的?!痹莸阃?。

    “鱼知丙穴由来美,酒忆郫筒不用沽。杜甫的诗,当时他爱吃雅安鱼,喝郫筒酒?!苯艚幼盼夯宦淙撕蟮闹苯铀党隽艘痪涫?。

    “也对?!痹菰俅慰隙苏庋乃捣?。

    “你们都没说到点上,这酒当然说味道,说这些虚的有什么用?!背挛笊档?。

    “那请陈小弟说吧?!敝f瞪斐銎涟尊氖?,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酒色如琥珀,却清冽无比,”说着陈维当即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喝一口顺滑无比,满口生津,味极甘美,气息清凉,到了胃里又**辣的?!?br />
    然后陈维再次倒出一杯,稍稍摇晃“这香气,恐怕袁老板还加了荼蘼花吧,实在可口?!?br />
    听得陈维介绍的如此细致,特别是边说边饮,颇为传神,勾的其他人也捧起杯子啜饮。

    游戏继续,虽说都是爱酒之人,但一时半会要说出什么所以然来,还是很不容易的,于是乎郑娴一杀,二杀,三杀!

    “海石分棋子,郫筒当酒缸,这是李商隐的诗句?!?br />
    “杨万里说过:万迭山连千涧水,双行缠伴一郫筒?!?br />
    “我想想,还有元朝的虞集说,赖得郫筒酒易醉,夜深冲雨汉州城?!?br />
    于是乎,酒全被郑娴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