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抽走一,自己再抽中的可能性更大的美好愿望,乌?;亓俗约旱幕?,等着中午继续。

    袁州则关上店门,好好休息了一番,昨晚四两郫筒酒,一觉到天明,早起到时不头疼睡的也很好,但也足以证明这酒的后劲还是很大的,不愧是白酒。

    中午乌海掐着时间过来了“今天这个抽奖的事情就交给我?!?br />
    说着一脸严肃的拿起箱子,两撇小胡子现在已经恢复以往的整齐,很有文艺青年的范儿。

    “可是……”暮小云有些不好意思,想要阻止。

    “没事,小云做别的?!痹葜浦沽四盒≡?。

    “哦?!蹦盒≡朴ο驴疾潦糜O呵?,虽然上面并没有灰尘或者脏污。

    中午时分第一个进来的就是陈维,他今日过来是定制米酒的,虽然度数低,量少,却比外面劣质白酒好得多了,口感清香。

    “陈维订米酒?”乌海一把拦住陈维,语气肯定的说道。

    “对,怎么了?”陈维和乌?;顾闶煜?,点头回了一句。

    “来来来,袁老板出了酒,好酒,就是一天只提供三壶,抽到红色就可以喝?!蔽诤PΦ囊涣炒苛?,貌似好心的说道。

    “真的?”陈维一脸怀疑。

    “不信,自己去看?!蔽诤7趴挛?。

    “还真是,真要抽奖?”陈维看了看价目表,对于酒鬼来说酒这个字太熟悉了,一眼就看到了。

    “大男人别磨叽,来抽奖?!蔽诤V苯佑贸黾そ?。

    “袁老板真要抽奖?”陈维高声问道。

    “嗯,一天三壶?!痹莸阃房隙ǖ乃档?。

    这么犹豫也是有原因的,陈维别说抽奖,就连肥皂都没中过一块,没有什么横财运。

    “那行,我抽了?!背挛谙渥永锩髁艘换岵拍贸隼?。

    “看看,没有?!蔽诤O沧套痰乃阕旁儆兴母鋈顺榱司透米约毫?。

    “这臭手,不行我还得来一次?!背挛底啪鸵俅纬榻?。

    “不行,袁老板可是说了,一人只能抽一次?!蔽诤>俑呦渥?,两撇小胡子都高兴的翘起来了。

    “还有这规矩,你不早说?!背挛宦乃档?。

    “你可没问?!蔽诤:敛辉谝?,认识袁州久了,坑人的方式也如出一辙了。

    “好,你等着?!背挛淙皇歉龊苁毓婢氐娜?,遇到喝酒就不好说了,更何况是袁州出的好酒。

    乌海笑眯眯的拿着箱子继续在门口等人。

    “这是怎么了?”来吃午饭的食客问道。

    “喝酒的,自己看价目表?!蔽诤V缸偶勰勘?,口气干脆。

    “啧啧,有酒了啊,喝不起,还是来份蛋炒饭?!笔晨驼ι?,决定吃个蛋炒饭压压惊。

    来抽奖的基本都是对喝酒很有兴趣的人,一般也不会来抽奖。

    5888的价格着实不便宜,不要说一般人,几般人也难为了一壶酒花那么多钱。

    中午时间很快过半,陈维突然带着十几个人一起走了过来,稀稀拉拉的十好几人,都是青年的小伙子。

    “袁老板没规定不能别人抽奖吧?!背挛焕淳投宰盼诤K档?。

    “这个还真没有,还要抽?”乌海好奇的看了看陈维身后。

    “对,不是我抽,是他们抽?!北鹂闯挛宕笕?,但是思想还是很活跃,一会就想出了主意,让自己的学员抽奖,抽到的那人他付钱请客,这样自己也就有酒喝了。

    “方法不错?!蔽诤P睦镄睦镉行┌没?,自己完全没想到。

    “那就好,来来来都来抽,抽中的今晚和我喝酒?!背挛笊っ乓缓?,后面的学员反射性的排成一排,乖乖的开始抽奖。

    由此可见平时的陈维规矩有多严厉,毕竟刚刚排排站的速度没花三秒钟。

    “都好好抽,慢慢来,不着急?!背挛驹谝慌匝纤嗟乃档?。

    “陈教头这么好说话,我都有点怕?!庇腥私煌方佣乃档?。

    “可不是,教头也太爱喝酒了?!蹦侨艘残⌒∩乃档?。

    “还是好好抽,好歹是个表现机会?!币灿腥顺遄疟硐掷吹?。

    “可不是,觉得陈教头有关系?!币桓敝滥谀坏难?。

    “教头看过来了?!闭庵只坝锞秃孟褚郧吧涎贝?,有人喊老师来了效果一样,瞬间鸦雀无声。

    不知是不是陈维的坏运气传染给了自己的学员,直到剩下三个也没人抽中。

    “来来来最后三个,抽完赶紧的?!蔽诤A成系男θ菰嚼丛酱?,抽出的白球越多,自己抽中的机会就越大。

    “看我的?!倍游橹凶钅昵岬难г?,一头利落的短发,和陈维一样是五大三粗的样子,只是看起来比陈维小一号,上前就信心满满的说道。

    快速的伸手进去,随意一摸,就拿出一只球。

    “卧槽!”年轻学员惊讶又激动的喊了一句。

    “怎么怎么,抽到了?”陈维早在只剩五个的时候就背过身去,听见大家激动的声音立刻转了过来。

    “嗯,教头我抽中了?!毖г币涣臣ざ陌亚虻莞挛?。

    “好小子,晚上一起喝酒?!背挛罅ε牧伺亩苑降募绨?。

    “嗯?!蹦昵嵫г备咝说牡阃?。

    “付钱去?!背挛咝说拇叛г比ジ肚?,那边被留下的两人只能散了,在外面等着。

    “真是走运,这样都抽到了?!蔽诤P∩泥止?,准备自己抽了,现在就剩一个了,再不抽恐怕就轮不到自己了。

    “不好意思,抽到红球就可以喝酒,免费的吗?”突然有个穿着桃红色和黑色相见连衣裙,手推式波浪短发,看起来颇为温婉端庄的女子,声音温柔好听的问道。

    “不是,是袁老板的酒只有三壶,抽到红色就能喝,一壶5888?!蔽诤;顾隳托牡慕馐土艘痪?。

    不过在乌海刚刚说完的时候,美人就伸出白皙修长的手,直接摸出了一个球,刺目的红色展现在乌海面前,美人口气温和客气的说道“是这样吗?”

    “你你你你,怎么就抽了?!蔽诤2桓抑眯?,这尼玛第三个也没了,欲哭无泪有木有!

    “嗯,突然想喝酒了?!泵廊丝推慕馐偷?。

    “搞错了,你一个女人喝什么酒?!蔽诤6⒆旁谂税尊掷锔酉匝鄣暮焐古仪?,语气非常不甘心。

    “哦,弟弟的口气是看不起女人吗?”女人伸手抚了抚耳边的发丝,白皙的手指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笑的温婉可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