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痹莺茸啪?,吃着菜,突然诗兴大发,改了一个字,就那么念了出来。

    酒壮人胆果然是真的,平时的袁州哪里会喝酒念诗。

    第二天一大早,袁州拿着个小箱子,一路下楼而来,箱子里乒乒乓乓的作响,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

    天色尚早,袁州决定做灌汤包,每天等着吃汤包的人太多,每次早上说没有的时候,袁州脸上可是理直气壮的很,只不过那些人的眼神比较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揉面擀皮,暮小云来的时候见袁州正在包灌汤包,不由露齿一笑。

    “老板,今天有灌汤包呀?!?br />
    “恩?!痹荽趴谡?,点了点头。

    暮小云也知道袁州做饭的时候基本不说话,这样能最大程度的专心致志,暮小云高兴的拿着抹布开始擦没有一点灰尘的桌椅。

    这一擦就看见了新的装修,右边墙上几乎占满整个墙壁的樱虾墙,里面缓缓游动的虾几乎看不出是虾,就好像美丽的粉色花瓣。

    “好漂亮,这是花瓣吗?”暮小云上前忍不住伸手摸着玻璃,感慨道。

    站在墙的前面,暮小云呆呆的看着里面的樱虾缓缓游动,好一会才发现“这居然是虾,好可爱?!?br />
    里面的樱虾是粉色的,樱虾本身就很小,但还有更小的,更小的樱虾是浅粉色,是以里面就像漂亮的?;ê?,深深浅浅的粉色花瓣再飞舞。

    那边虽然一手擀皮一手包灌汤包这个技能还没熟练,袁州也是两只手齐上阵,速度飞快,三十二个褶皱的汤包就乖乖的呆在蒸笼里。

    直到全部搬上蒸锅开始蒸,袁州才揭下口罩说道“这里有个箱子,如果今天有人点上面的郫筒酒,就让他抽,红色就晚上过来喝酒,白色就不行?!?br />
    “老板又出了新东西,太好了?!蹦盒≡普獠呕毓窭?,高兴的说道。

    “恩,记住?!痹葑邢付V?。

    “没问题,老板那个是什么,是虾吗?”暮小云指着樱虾墙,好奇的问道。

    “恩,虾?!痹菘隙ǖ牡阃?,并没有解惑的意思。

    暮小云正准备继续询问,那边乌海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今天营业吗?!蔽诤R涣炽俱?,口气凶恶的好像如果袁州说不是,就要上前咬人似的。

    “今天营业的,还有灌汤包?!蹦盒≡聘厦ι锨八档?。

    袁州在一旁点头。

    “太好了,小笼包,蛋炒饭套餐都要?!蔽诤A⒖坛冻鲆桓稣男α乘档?。

    “老规矩没有蛋炒饭,只有灌汤包?!痹萃耆痪逦诤5目膳卤砬?,仍然淡定的说道。

    “今天一个灌汤包吃不饱,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蔽诤L痹谝巫由?,一脸坚定。

    “嗯,有汤面?!痹菹肓讼氡O使窭锘故O碌拿嫣?,肯定的说道。

    “太好了,清汤面,清汤面套餐,再来一个小笼包?!蔽诤V逼鹕硪豢谄懔巳?。

    “稍等?!痹菹刃卸松瞎嗵腊?。

    乌海吃灌汤包是不喜欢蘸醋的,而袁州也知道,所以没有在问。

    接下来就只听见乌海各种吸气的声音,“嘶”一下,继续吃,吮吸汤汁的声音,不一会一个灌汤包就下了肚。

    “总算活过来了?!蔽诤E抛判乜?,叹息道。

    “乌大哥怎么了?”暮小云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袁老板,你以后要是再关店,我就坐你店门口不走了?!蔽诤?醋耪谙旅娴脑萦锲隙ǖ乃档?。

    “怎么了?”暮小云再次问道。

    “哦,小云在啊,没事,就是饿了两天?!蔽诤U獠抛房聪蚰盒≡?,口气可怜的说道。

    “为什么不吃饭?”暮小云觉得乌海是个有钱人,每次付钱眼都不眨的,怎么会吃不起饭。

    “你老板没开门我上哪里吃?”乌海反问道,随即道:“不过还好,你老板按时开店了,不枉我两天来,每天祭拜?!?br />
    “哈?”暮小云有点呆。

    “没什么?!蔽诤0诹税谑?。

    这下暮小云还真不好说什么,突然灵光一闪指着价目表说道“现在有新品了,是酒?!?br />
    “是吗?居然有酒?!蔽诤:闷婊赝房吹?。

    墙上的价目表清楚的标着,郫筒酒:5888/壶(四两)

    “居然真有,这是什么酒?”乌海对酒也甚是喜爱,只是这酒好像没听过。

    “喝了就明白?!痹菡枚松狭椒萏烂?。

    “一会在说酒,就快饿死了?!彼底盼诤D闷鹂曜?,‘稀里哗啦’的吃起了面条,间或吃瓣大蒜,一张嘴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袁老板果然守信,这就是新的装修?”这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穿着蓝白格子衫,牛仔裤,利落的短发,是个清爽干净的男孩。

    “是的,很好看吧?!蹦盒≡频靡獾乃档?。

    “确实好看,不过里面是花瓣?”那人好奇的问道。

    “这可不是花瓣,恐怕是什么动物吧?!蹦盒≡苹姑焕醇八?,后面殷雅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嗯,活的?!奔笱叛凵裱?,袁州点头应道。

    “这个是以前那人买的虾?”殷雅是女孩纸心细一些,一下子就发现了俞大厨儿子买的那只虾,正在里面欢快的游动。

    “放进去一起养,拿来看?!痹菘隙ǖ乃档?。

    两天前触发樱虾墙景任务的男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袁老板深藏不露啊,这东西在咋们这里很难养得活,倒是我班门弄斧了?!蹦腥艘豢诰驼庋档?,语气也更加温和了些。

    “你懂?说说袁老板这又是弄的什么奇景?!鼻逅删坏哪泻⒁涣澈闷?。

    “行,这东西是樱虾,因为它长的和?;ㄒ桓鲅丈?,看颜色和大小来说应该是正樱虾,这种虾只有湾湾屏东的东港、扶桑本州静冈县骏河湾才有出产,其他地方的要么没办法养殖,要么是台湾改良的,颜色不如正樱虾那么剔透漂亮?!?br />
    男人说起来滔滔不绝,很有研究的样子。

    “你是做海产生意的?”男孩看了看樱虾又看了看男人。

    “那到不是,以前喜欢这些观赏的小动物?!蹦腥四训么诵α车乃档?。

    “不过我比较好奇袁老板你也会养这娇贵的小东西?”说着转头看向袁州。

    这正樱虾虽然难养,但极其复杂,养不好很容易死一缸,不过爱美之人很难拒绝它的美丽。

    袁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