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老板?”新客人是个看起来就清纯无比的******,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看着袁州问道。

    “嗯,吃什么?!痹莸阃?,然后例行询问。

    “袁老板长的不错?!笨雌鹄匆涣城宕亢π叩呐⒆?,一开口就直接说道。

    “谢谢,吃什么?!北幻琅湓拊菪那楹芎?。

    “茶叶蛋,凤尾虾,米白做,就这些吧?!迸⒄獯魏苁侨险娴牡懔瞬?。

    “好的,一共3274元整,可现金可网上,请先付钱?!痹萘⒖趟愠黾鄹?。

    女孩身体突然前倾,一下子把头放到了长桌上,光滑漂亮的黑发瞬间散落下来,眼神亮晶晶的说道“袁老板,今天没带钱,要不我肉偿,你看怎么样,我可是解锁了各种姿势,可横可竖?”

    说着还一脸认真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袁州。

    “不行?!痹菪睦镆唤?,认真的看了看女孩,脑中闪过无数念头,最后锁定一个:这妹纸肯定是不想给钱。

    “咦,袁老板不喜欢我这种类型吗?”女孩一脸疑惑。

    “吃饭先付钱?!痹菽灾械南敕ㄉ段?有刁民想骗他钱。

    “袁老板一点幽默都没有?!迸⒅逼鹕?,一脸你不解风情的模样,和本来清纯的模样大相径庭。

    “米百做要吃什么?”袁州不为所动。

    “袁老板肯定知道黑糖米糕吧,就那个好了?!迸⒁涣辰器锏男σ?,就等着袁州挫败。

    “恩,稍等?!倍葜苯佑ο伦砭妥?,看着比平时轻快一些。

    “袁老板你是单身狗吧,这样容易进化成魔法师的?!迸⒁涣惩锵У牡?。

    “你还真对袁老板有什么想法?”边上看了好一场大戏的乌海笑眯眯的问道。

    “嗯哼,那当然?!迸⒁皇殖抛∠掳?,一手随意的放到桌上,轻哼一声。

    这个动作别人做来总不那么斯文,带着粗俗,而她配着清秀的脸颊,反而带着洒脱自然。

    “还真想?”乌海更加好奇了,竟然还有人会看上圆规?

    “那当然……不可能?!迸⒒赝钒琢宋诤R谎?。

    乌海迷茫了,也不知道这女孩到底是干什么的。

    说起来女孩叫姜嫦曦,早就认识袁州,当然是从朋友那里认识的,是以袁州并不认识她,今年已经年近三十,只是看起来非常显小而已。

    她对自己感兴趣的人从来不吝调戏,毕竟她是自称“被自己前夫解锁了很多新姿势的失婚、失足、失老公的三失妇人”。

    “袁老板,你说说你的择偶观,我给你物色物色,可怜你看不上我,不然哪能轮到那些小妹妹?!苯详赜锲迫坏乃档?。

    “我看没人看得上袁老板?!蔽诤T谝慌圆鹛?。

    “小胡子,看你刚才擦筷子的姿势,我看你也是单身吧?!苯详赝蝗蛔房醋盼诤K档?。

    “恩,我觉得单身很好?!蔽诤R涣匙院?,但疑惑这和擦筷子有什么关系?

    “是挺好的,就是劳累了左手君和右手君了,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加班,可怜见的都瘦了一圈?!苯详芈冻錾衩氐男θ?。

    “额……”秒懂的乌海表示他只是个纯情的艺术家,开口就这样的画风,感觉有点玩不转。

    三失妇女威力强大,直接把汉纸弄得娇羞。

    看乌海老实的偃旗息鼓,姜嫦曦开始继续和袁州说话。

    “袁老板,其实像我这样懂行的才有魅力?!彼底耪A苏Q?,一副害羞的模样。

    现在袁州算是知道自己是被调戏了,唯一的好处就是他正在做饭,而做饭的时候袁州习惯全身心投入,也就顺理成章的忽视了姜嫦曦的话语。

    姜嫦曦对于袁州开始就是好奇,据说是做饭的时候极其认真好看,既然这样那她肯定是要试试的,见袁州真的不理会自己,也就不说了,认真的看着袁州开始制作米糕。

    对于早就吃厌米糕的姜嫦曦来说,米白做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菜色。

    黑糖米糕的做饭其实很简单,一个是原料的选择,袁州有系统提供的极品,第二就是做法,这点对于袁州来说也简单。

    提前浸泡好的京山桥米一小碗,混着清水,袁州拿出一个小石臼,慢慢倒进去开始研磨,细细的研磨一遍后,加入黑糖,稍稍搅拌再次倒入石臼继续研磨。

    水量适量,米浆越浓越开花,而京山桥米中含有非常多的粉质,无需另外加入面粉就可以直接蒸制发糕。

    最后下锅之前,袁州加入酵母均匀的搅拌,缓慢的倒入圆碗中,正好八分满,大孔蒸笼上袁州垫上一片荷叶,用牙签在上面在戳出细细的小孔,这才把圆碗放进蒸笼,开始蒸制。

    滚水大火不过十分钟,香甜的黑糖米糕就蒸制好了。

    这时候袁州的其他菜肴也一听做好。

    “请慢用?!狈畔率掷锏耐信?,袁州就几步远离,准备招呼别的客人。

    “袁老板,你怎么离开的步伐特别快,我还有事请教?!苯详芈冻菀恍?。

    “什么事?!痹莅遄帕?,一脸严肃的问道。

    “这个米糕真漂亮,但太烫怎么吃?!苯详刂缸磐肜镎每隽甑淖睾焐赘?,一脸担心的说道。

    “有筷子?!痹莸幕卮鸺蚪嘤辛?。

    “哦,好吧,袁老板去忙吧?!苯详鼐褪窍肟纯丛莸姆从?,而袁州镇定的落荒而逃,还是很下饭的。

    至于边上忍笑的乌海,肯定也是这样觉得的。

    袁州不声不响的回到厨房,决定现在暂时不出去,等着暮小云招呼客人,他全权负责做。

    难得有女孩子顶着一张清纯可人的脸,说话却这么不拘小节的,不过吃起饭来,动作倒是斯文秀气。

    这次的米白做就只有米、黑糖、酵母着三样,但呈现的样子却好似一朵粗矿的花朵,裂成六瓣的发糕,安静的呆在盘子里,边上是绿色的藤蔓。

    姜嫦曦用筷子一夹就夹起一小块,手握着筷子,都能感觉到着发糕的柔软,拿到近前一看,里面有着细小的空气孔。

    每次吃东西之前,最先享受的肯定是眼睛,再来就是鼻子,米糕混着黑糖,两者中和之后淡淡的香甜气息扑鼻而来。

    塞进嘴里稍稍一咀嚼,米糕就绵软的化开,口感细腻,又不像那种不需咀嚼的软,还稍稍有些弹牙,顺着喉咙下去,最终留在嘴里的却是清淡的荷花香气。

    “袁老板的发糕真是太好吃了,完全没有黑糖的苦味?!苯详睾敛涣哓牡目湓?。

    ps:晚上还有一更,加班的菜猫有节操的保证,就是有点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