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买卖合同的第一时间系统就已经显示完成第一阶段任务,而且默认装修相邻的那家店面,是以袁州并没有管这些事情,而是一直在思考如何完成最主要的任务。

    袁州仔细的想了想,如果没有打折卡,很难再次办到那天的盛况,对于自己的手艺袁州绝不怀疑,好吃是一回事,店里的东西不便宜也是一回事。

    环境的限制很厉害,不准自己宣传,店内的固定食客还是少数应该还未超过两百。

    “怎么完成比较好?!痹葑谧约旱奈恢蒙献匝宰杂?。

    “老板要完成什么?”暮小云好奇的声音传来。

    袁州抬头开始仔细观察小萝莉的脸。

    看得暮小云直往后退“老板,怎么了?”

    小萝莉的声音紧绷,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不安。

    “好像很多人喜欢你?!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瞬间暮小云的脸颊羞红,升起漂亮的红晕“老板,有什么问题吗?!?br />
    “没有,好奇?!痹莼故且涣车难纤?,看起来不像在夸人,倒像是真的疑惑和好奇。

    “大概因为我态度好?”暮小云还算有些了解袁州,见他这么说,就知道是真的好奇这件事。

    但这种事情暮小云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模棱两可的给个回答。

    “态度吗?”袁州想着上次微笑服务的失败,决定换一种更让人接受的方式。

    “嗯,我知道了,小云去忙吧?!痹萃蝗挥锲岷偷乃档?。

    “哦,老板不高兴了?”暮小云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去吧?!痹菽妥判宰铀档?。

    然后暮小云一步三回头的,过去擦桌子,而袁州则一直柔和的看着暮小云,结果就是暮小云再也不敢回头看袁州到底如何了。

    “你好,请问今天吃什么?”袁州客气有礼的询问刚刚进门的凌宏。

    “我去,你还没正常?”凌宏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请问吃什么?”袁州还是口气温和的问着,并不动气的样子。

    “可怕,袁老板你到底怎么了?”凌宏看着袁州虽然脸上还是刻板的样子,但语气却温和无比,忍不住抖了抖鸡皮疙瘩。

    “请问吃什么?”袁州就快忍不住了,但想着任务,还是压下了,依旧口气温和的说道。

    “求正常,袁老板你这样我们方?!闭掠阋踩滩蛔⊥虏哿?。

    然后袁州不说话了,还是暮小云见机过来开始招呼。

    “呼,这样不说话的袁老板还是习惯一些?!绷韬晁闪丝谄?。

    正在做饭的袁州闻言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始制作餐点。

    “肯定是这些家伙不懂?!痹菪睦锖苁求贫ǖ乃档?。

    接下来的画面基本不忍直视,袁州还学会了越挫越勇,对下一个进来的继续口气温和周到,成功的吓坏每个进来的食客。

    就在暮小云都忍不住的时候,乌海过来了。

    “你好,请问您今天吃什么?”袁州依旧我行我素。

    “你吃错药了?”乌海皱眉,上下打量了一番,语气肯定的说道。

    “呃……”袁州这下是真的卡壳了,毕竟没人这么直接,虽然都是这么想的。

    “什么意思?”袁州脸色更加严肃。

    “你看你脸色不好,病了吃错药了?”乌??谄险娴乃档?。

    “没生病?!痹萘成细?。

    “很没说服力?!蔽诤8静恍?。

    “我以前有个朋友感冒,医生开了三天感冒药,他想快点好,就一口气全吃了,然后睡了两天,你……”乌海边说边怀疑地看着袁州。

    “我没生病,更没有吃药?!痹菘谄岫ǖ乃档?。

    “那你怎么了?”乌?;故墙沤傻奈实?。

    “没事,吃什么?!痹莶蛔藕奂5纳钗豢谄?,然后问道。

    “哦,没事就好,吃饭,金陵草和鸡爪?!蔽诤<菡娴拿皇?,也就放心的开始点餐。

    因为袁州特别反常的关系,这一天的生意不止没有超过打折日,反而还逊于平常。

    “看来这个任务真的不那么简单?!痹萏稍诖采献邢傅乃伎?。

    打折那天,有很多是被人请客第一次来的人,还有很多一个月才会来一次,甚至两个月才来的人,这一部分客人虽说很想吃美食,但生活显然更加重要。

    “我能查询现在小店的人气吗?”袁州突然问道。

    系统现字:“可以?!?br />
    店内人气:14000

    “这是准确数据?”

    系统现字:“这是对宿主店内了解的人群,至于其他没有任何帮助?!?br />
    “还真是直接?!痹菸抻锏奶?。

    “看来需要增加名气,以现在这个客户基数是没办法完成任务了?!痹萑险娴南胱?。

    如果名气增加以基数来增加现有的用餐人数,这样的方法还是比较靠谱的。

    自认为想到好办法的袁州,心满意足的睡着了,至于怎么完成明天再说就好。

    第二天,袁州开始了继续磨练雕工的事情。

    阳光洒在身上,为袁州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边,看着非常温暖,连手上的萝卜都泛起了金色。

    “老板,这是什么?”暮小云很喜欢袁州雕花时候的认真,是以没有立刻离开。

    “金丝菊?!痹菪⌒牡姆指畛鲆凰克康幕ò?,眼都不眨的说道。

    “是那个‘争似黄花得天巧,织成纹绺不须机’的那个金丝菊吗?”暮小云直接说了一句诗句,用来形容袁州手上的菊花。

    那一根根细白柔嫩的样子,让人怀疑它下一刻就会断裂,而袁州却拿着刻刀在上面熟料的飞舞,优美如画。

    “嗯,是那个,你喜欢?”袁州终于完成,抬头看着暮小云,把手上的菊花放到旁边的架子上。

    “嗯,我能要一朵吗?”暮小云眼都不眨的看着架子上形态各异的菊花,小心翼翼的说道。

    “可以,自己选?!痹菹衷诘募家找丫蟪?,并不介意这些成品被人带走。

    “谢谢老板?!蹦盒≡聘咝说难≡窳烁崭赵莸牡窨?。

    看着暮小云这么高兴的模样,袁州觉得自己想到了好主意,也许可以这样做……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