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脸为难的说道“筱梦,公司突然有急事,我先过去?!?br />
    少女放下筷子,脸上带着不敢置信,垂着头没有说话。

    正在男人转身要走的时候,袁州指着男人分毫未动的吃餐点,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如果您没有用完餐点,将被列入黑名单,永不接待?!?br />
    这话让男人转身,脸上带着些怒气“我吃不吃完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付了钱的?!?br />
    “这是我店里的规矩?!痹莶⒉晃腥说呐?,指着墙上的黑色毛笔字说道。

    “一个小破店还有规矩了,不好意思我不稀罕?!蹦腥怂底啪鸵砝肟?。

    “不好意思,想必你没听懂,我说的是你和她都会被列入黑名单,永不接待?!痹莶换挪幻Φ乃档?,并且示意包括了他的女儿。

    这下男人有些难以接受“你什么意思,你开店不就是做生意,我付了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br />
    “正因为是我做生意,所以才要遵守规矩?!痹萘成?。

    男人有些为难,刚刚女儿吃到面条露的出高兴模样不是假的,而且为了吃这家东西,还连续半个月和自己确认时间,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让女儿吃不到。

    但是让他现在坐下吃了走,也是不愿意的。

    这下就僵持住了。

    袁州并不在意失去不懂品尝的顾客。

    “你……”男人正想暴躁的骂人时,少女突然抓住了那人的西装衣摆。

    “爸?!鄙倥棺磐?,看不清表情,语气倒是清冷的。

    低下头,男人看着少女,像是感觉到自己父亲的目光,少女这才开口“今天是我生日?!?br />
    这话一说完,男人仿佛看见以前一家三口给少女庆生的模样,每次他老婆总是做一锅清汤面,说是长寿面,还要求每人一碗,都要吃完。

    低头看了看桌子上两碗冒着热气的清汤面,男人叹了口气“好,吃了再走?!?br />
    袁州看他确实坐下准备吃,露出一点笑容,瞬间收起,这才回到后厨,开始给其他人准备餐点。

    “谢谢?!鄙倥蜕档?。

    “唉,吃面吧?!蹦腥瞬恢浪凳裁?,只能叹口气。

    不管如何确实是自己忽略了女儿,转头看了一眼女儿,男人开始吃面。

    面条静静的沉在面汤里,面汤并不清澈透明,就好像手擀面般,汤里带着面粉。

    “手擀面这样的汤才好,说明面粉新鲜?!蹦腥讼肫鹆斯テ拮拥幕坝?,定下心开始吃了起来。

    带着对亡妻的怀念和女儿的愧疚,男人一口一口的吃起了面条,清新美味的面条在一瞬间被他的情绪赋予了不同的滋味,百般滋味在心头。

    “吃虾?!蓖蝗幻媲俺鱿至艘恢缓盟品镂舶愕拇笙?。

    “嗯,你也吃?!蹦腥算读艘幌?,接过才说道。

    “好?!鄙倥成下冻鲂⌒⌒θ?,低头开始吃面,时不时再夹起一只虾。

    这顿饭吃的时间极短,不过十分钟两人也就吃好了。

    少女先行吃完,脸上带着热气熏染的红晕,口气平淡的说道“好了,走吧?!?br />
    说完站起身,缓缓的移步出门。

    “嗯,马上?!蹦腥撕韧晖肜锏拿嫣?,这才跟着出门。

    两人出门看不见后,袁州才端上刚刚食客点的餐点。

    “请慢用?!痹莘畔虏偷?,站回原位,准备迎接新的客人。

    “袁老板刚刚是故意的?”边上的食客好奇的问道。

    “什么故意?!痹荼砬槎济槐?,直接说道。

    “那父女两人一看关系就不好?!笔晨捅然艘幌?,刚才父女两人坐的位置。

    “就是,袁老板最是嘴硬心软,对吧?!闭馐焙蛭诤R苍谝慌孕呛堑乃档?。

    “这是规矩?!痹萃耆挥型约荷砩侠抗偷囊馑?。

    “是吗?规矩上说了,一人浪费食物会连坐家人?”乌海对着袁州左看右看,就想看袁州变脸。

    “没有?!痹菟直?,瞥了一眼乌海,继续说道“现在可以增加这一条?!?br />
    “袁老板你就承认吧,刚刚肯定是想帮人家小姑娘留住他爹?!蔽诤5目谄褪悄侵治乙丫创┮磺?。

    “哦,我留住他做什么?!痹萦锲降姆次?。

    “因为袁老板是个好人?!弊钕瓤诘氖晨?,一言不合就给袁州发了张好人卡。

    “我不是好人,我是商人外加厨师?!痹荼硎揪懿唤邮?。

    还没女朋友呢,就被一个男人发了好人卡,袁州表示这卡他绝对不接。

    “额,别这样说,袁老板你人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那么一点贪财?!闭馐焙蚵蝗凰档?。

    “哦?!痹莸姆从故呛苷5?,只要不是给他发好人卡。

    “行了,知道袁老板肯定是听见小姑娘说的话,才帮忙留人的?!蔽诤R桓备枪锥鄣哪Q?。

    “这样的话,那我们平时说话,袁老板不是全部听见了?!甭豢伤家榈乃档?。

    “喂,姑娘你是不是搞错重点了?!蔽诤W房醋怕?,一脸无语,内心忍不住吐槽。

    “袁老板,平时我们说话你都听见了?”漫漫一脸惊讶的看着袁州。

    “没有?!痹莨戏袢?。

    难道他会说他五官敏锐,经常笑到肠子打结吗。

    “那就好?!甭苁堑ゴ康男帕?。

    “今天吃什么?!闭馐焙蛐陆戳丝腿?,袁州开始招呼起客人,不在理会乌海。

    另一边,少女和她的父亲也踏上了回程的路。

    车里的气氛还是一样沉闷,没人先开口,看着快要到家,男人这才说道“下个月再去?!?br />
    “嗯?!鄙倥阃酚ο?,脸上还是平淡的,眼睛却露出期待。

    “到了,下车吧?!蹦腥送3?,走到另一侧,打开车门,等着女儿下车。

    少女挪动着义肢,缓慢的下车,并没有要男人搀扶的意思,只是刚刚缓和的关系,她不想弄的更加僵硬。

    而男人看着女儿这样坚强,也没有阻止,只是小心的盯着,不让女儿摔倒。

    进入电梯少女突然说道“那家清汤面和妈做的一样?!?br />
    “嗯,是有点像?!蹦腥算读税胂?,才开口说道。

    亲情可以淡如水,但也可以浓如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