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粢饭糕衬着绿色的荷叶边看起来清爽的很,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粢饭糕被袁州端上桌。

    “两位慢用?!痹莸牧成?。

    “袁老板见多识广,这也能做出来,请再来两杯西瓜汁?!弊哪憾贼曳垢饣故呛苁煜さ?,这东西得配着汤才好,不然粘喉咙不说,而且有点干。

    “好的,稍等?!痹莸阃酚ο?。

    从柜子里拿出两个西瓜,开始准备榨汁。

    “暮暮,这个就是粢饭糕啊,看起来和糍粑差不多?!蔽橹荽亮舜僚套永锝鸹频聂曳垢?,好奇的问道。

    “不一样的,这种是只用大米做的,味道不一样,你尝尝?!弊哪褐牢橹菝怀怨?,细心的解释了一下。

    “暮暮说的都对,那我吃了哦?!蔽橹菹忍蜃帕晨湓蘖俗哪?,这才转头准备尝尝。

    袁州所做的粢饭糕和外面卖的大小差不多,但是卖相却好得多。

    只不过袁州做的没什么香味。

    筷子一夹,伍州直接塞进嘴里咬了一口。

    “咔擦”一下子就咬下了一块,这才发现这粢饭糕只有外层是焦黄酥脆的,里面却白嫩嫩的,软嫩可口,带着一点点米饭的黏性。

    仔细一看这种焦黄和白嫩是在一粒米上的,

    米粒一半金黄,一半嫩白,加上里面微微的咸味,和米饭特有的清香,混合成特殊的口感,软嫩焦脆。

    “piapia”

    嘴巴发出奇怪的声音,伍州忍不住再次咬了一口,这次更加的大口,口感更加清晰,咀嚼的时候甚至有米饭的水分带出,完全不觉得干。

    一口接一口很快就被伍洲吃完。

    “暮暮真厉害,米饭这样做好好吃?!蔽橹菅氏伦詈笠豢?,赞叹的说道。

    庄心暮现在却没有时间回答,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唔?!?,也是一点淑女形象都不顾的吃着。

    其实伍州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吃,袁州这里可以说没有一样不美味,是以这粢饭糕好吃的有些理所当然。

    但庄心暮不一样,她经常在家里吃到自家做的,感触更加深刻。

    粢饭糕说白了就只是一种小吃而已,做起来有些难度,却也有限,而它本来需要配豆浆,因为它单独吃起来着实有些腻味,而且太干。

    袁州所做的这个却完全没有这些缺点。

    首先每一粒米饭都吸收了充足的水分,在咀嚼的时候米粒中的水分就伴着米饭本身的清香分泌出来,造成刚刚好的口感,至于油腻,夹起的盘子和筷子上都没有沾染上油腻。

    起锅时快速的抖动,很好的保证了上面没有多余的油脂,只剩下被炸过的焦香和酥脆。

    而这些全部被包裹在金黄的外壳之内,是以炸好的粢饭糕香气并不浓烈。

    “老板你去过江南一带?”庄心暮忍不住问道。

    袁州果断的回答:“没有?!?br />
    庄心暮内心的震撼是大大的,没去过怎么做出这比江南那边还好吃的粢饭糕,简直就不可思议。

    “早知道不点西瓜汁,换个别的?!弊哪河行┖蠡?,这两份差不多就是人均两百,现在自然不可能继续点餐了。

    “没事,暮暮想吃什么再点一份?!蔽橹葑钍橇私庾约号笥?,立刻体贴的说道。

    “不要,下次再来就好?!弊哪貉洗示芫?,见伍州有些受伤,口气放软的说道“下次我们再一起来,就当约会?!?br />
    后面这句当然是压低声音说的,当然这些对于耳聪目明的袁州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结果就是他现在在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拒绝情侣约会的事情,理由她都想好了,就说情侣用餐时间过长。

    这一切都在转念之间,袁州也只是想想而已,还是递出了做好的西瓜汁。

    “两位慢用?!?br />
    “小袁师傅,今儿个上新菜了吗?!崩洗笠衅愕纳舸用磐獯?。

    “没有?!痹莞纱嗬?。

    “老板不是有米百做吗?!蹦盒≡仆嶙磐凡唤獾目醋旁?。

    “小袁师傅怎么乱说,有了新菜还藏着不成?!崩洗笠⒚挥猩?,只是笑着问道。

    “那是饭,不是菜?!痹葜苯铀档?。

    “额,还真不是菜,”老大爷也有些噎住,还好老人家心胸宽阔,也不在意,直接说道“有饭更好,来个金陵草,和一碗白米饭?!?br />
    “请看菜单?!痹菔疽饪春竺娴牟说?。

    “老爷爷,老板只提供米百做这道……饭”暮小云憋了一会才憋出这么个称呼。

    “那我就要白饭?!崩洗笠戳丝醇鄹窕故羌岢值乃档?。

    “稍等”袁州见老大爷已经清楚价格,也就应下。

    只是煮饭还是很快的,袁州只是把米淘洗一遍就放进压力锅蒸煮。

    煮饭使用压力锅能更好的保证米粒的营养不至于流失,可以牢牢地被锁在米粒里,其口感和香味也最佳。

    煮饭的同时开始处理金陵草,袁州并不喜欢伺弄这菜,它很是娇贵,不能有一点碰伤,当然这对袁州来说也是练习控制力的方法。

    在炒好金陵草的同时饭也整好焖好,不多不少,整好只有锅底一层,全部盛出正好一小碗,袁州不需要重新换碗也可以把米饭盛出一个圆圆的顶,看着格外规整。

    “这饭卖相着实不错?!崩洗笠醋旁葜苯邮⒊烧庋?,夸了一句。

    “请慢用?!痹荻说矫媲胺畔?。

    薄胎的白瓷绘着金黄的穗子,好像两只粗糙的手托着碗里的白饭,称的细长米饭更加晶莹如玉,闪着漂亮额光泽。

    一缕热气飘上来,米饭的香味也随之而来,不愧是京山桥米中洋西早。

    “好碗好米?!崩洗笠哉馑袼婆┟袼值耐及负苁窍不?。

    夸赞完了这才开始食用。

    京山桥米有口皆碑的可口不腻、喷香味美。

    “看来我来的正好?!币笱徘辶榈纳ひ舸用磐庥稍抖?。

    “今天吃什么?!痹萸鬃哉泻?,暮小云都没来得及开口。

    “我看到有米饭了,我也要一碗,然后配菜?!币笱判τ乃档?。

    “恩,是米百做?!痹菀膊凰挡说サ氖虑?,直接说道。

    “百做是一百种做法吗?”殷雅脑子还转的很快的。

    “恩,吃什么?!痹莸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