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刖黎在怎么样也是个女孩子,别人再三要求,自然转身出去,只是嘴上还在碎碎念“这么贵,地方这么小,怎么可能有人来?!?br />
    只是这句话立马被后面几乎是瞬间挤进来的人群震惊。

    愣愣的在门口站了一会这才发现小小的店铺真的已经坐满了。

    “还好那老板没听见刚才的话?!崩蛛纠枵庀乱裁涣讼泄涞男乃?,询问了一下走出了小街。

    这一拨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看了直播的群众,由土豪的啊弥撒组织过来袁州小店吃饭。

    接着比赛的这股东风,加上后来那些人的打听袁州终于完成了阶段任务三,直接领取了奖励米百做。

    “系统这次的米是什么米?”袁州急需系统发放的极品,以此安慰一下昨天得到避味筷子的心情。

    系统现字:“此次提供的大米为京山桥米中的洋西早品种,其产量在京山桥米中也极低?!?br />
    “京山桥米,为荆楚之地京山县特产,因原产于京山县孙桥镇而得名,其颗粒细长、光洁透明、可口不腻、喷香味美,其在明代就被御定为贡米,用以上供?!?br />
    “京山桥米之中洋西早的特点是干,整,熟,白,青梗如玉,腹白极小。并且其颗京山桥米品质特征粒细长、光洁透明,是水稻中不可多得的珍品。用桥米做的饭松软略糍,喷香扑鼻,可口不腻,营养丰富,用来百做最为适当?!?br />
    “哦,果然又是贡米?!痹菥醯米约汉苁堑?,如果没有激动直接开始翻找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在以前用来做蛋炒饭的柜子边上上面写着‘米百做’想来就是这一次的奖励米。

    至于米的一百种做法,袁州也早就心领神会,感想就是以后准备每日吃一种,有些做法袁州都从未听闻,也算是增广见闻了。

    墙上的菜单上也加入了米百做的名称。

    米百做:98/份

    晚上五点袁州直接开始营业,只不过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是周六,而现在基本每个周六都会过来一次的两人又过来了。

    “暮暮,你听我说,袁老板上次赢了厨师大赛,据说可精彩了,回去给你找视频看,别生气了好不好?!崩显毒吞橹萃献派ぷ雍孟窆嫉纳?。

    至少袁州一直觉得伍州压低声音故作性感的时候比较像鸭子叫。

    “那你以后还听不听话了?!弊哪耗笞盼橹菅涞娜砣馔驳乃档?。

    “听听听,都挺?!蔽橹葑白骱芴?,一副可怜的模样不断应着。

    两人笑闹着走进袁州小店,袁州一脸严肃的问道:“吃什么?”

    “袁老板还是一样的严肃,这样不好,要多笑笑?!迸笥言诓嗟奈橹菀幌虮冉蠂N瑟,开起了袁州的玩笑。

    “不用了?!痹菀豢诰芫?,口气更加严肃了。

    “好了,快坐下,不然一会人又多了?!弊哪涸谝慌岳死橹莸囊陆?。

    “好的,暮暮你看你想吃什么?!蔽橹萘⒖袒赝?,一脸讨好的笑容等着庄心暮选择。

    作为FFF团资深成员,袁州嫌弃的撇了一眼伍州小狗般的行为,继续保持自己的严肃。

    “咦,米百做,新菜吗,什么意思?!弊哪憾栽莸牟说ズ苁鞘煜?,一下子就发现了新菜。

    “可能是米饭的称呼?”伍州试探性的说道。

    庄心暮对伍州的猜测不太相信,准备直接问本人。

    “袁老板这个是什么意思,米百做那个?!弊哪何实?。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袁州直接说道。

    “呃,难道真是米饭的名字?”伍州还是认为自己的猜测很对。

    “应该是米的百种做法吧?!弊哪合肓讼攵宰旁菟档?。

    这次袁州直接点了点头,肯定了庄心暮的猜测。

    要说米有一百种做饭,恐怕大多数都相信,只不过就不知道是哪种。

    “什么样的百做,包括粥吗?”要说庄心暮还是比较喜欢喝粥的,因为母亲是南方人的原因家里早饭都是粥,有时候还有南方小吃。

    “不包括,只限米的的做法,可以加调料,不能加配菜?!痹莶钩渌得髁艘环?。

    “那好,我要一份粢饭糕,袁老板应该知道做法吧?!弊哪阂涣车髌さ乃档?。

    这里地处西南,这样的名字很是陌生,一听就是一种小吃,庄心暮就是故意的。

    她想看看,袁州搞不定的样子。

    哪知道袁州依旧很淡定,道:“嗯,稍等?!?br />
    庄心暮见袁州知道,稍稍吃惊,但是想起袁州店里的金陵菜又释然了。

    而伍州就在一旁看着,他也没吃过什么粢饭糕,赶紧补了一句“我也要一份粢饭糕?!闭獠抛碌茸?。

    粢饭糕其实是一种流行于江南一带的特色传统小吃,属油炸类糕点,一般被用来作为早饭。

    袁州当然是了解的,做到完美的粢饭糕其外层呈金黄色,内层为雪白的软糯糍饭,咬起来喷香松脆,吃在口里,且脆、且咸、且鲜,虽用油炸却一点没有油腻的感觉。

    拿出京山桥米,淘洗干净后放入一个高温陶瓷饭锅,加入超出米层五厘米的水加入味道清香的井盐,大火烧开后小火十分钟,这个时候因为需要掀开盖子煮,是以米饭的香味幽幽的飘入几人鼻中。

    “这什么米,好香啊,感觉白米饭都能吃两碗?!蔽橹菸畔闫?,直接问道。

    然而袁州只做没听见,并不回答。

    “可能是什么新米吧,我妈说过江南那边有的新米煮饭很香的?!弊哪河淘サ乃档?。

    “嗯,暮暮说的都对?!蔽橹菀涣痴挠ψ?。

    “这么香应该是山泉水加新米吧?!弊哪赫獯瘟成系目隙ǘ嗔?。

    这点庄心暮真没猜错,确实是山泉水加新米,只是这山泉水是毫无污染没有异味的深山活水,米却是京山桥米中的洋西早。

    很快米饭就煮好了,倒进一个方形木盘,扣成大小合适的两块糕坯,放进专用冷却的地方,袁州开始准备油锅炸制。

    倒入锅里的油刚刚可以淹没两块长方形肥皂大小的糕坯,待油滚之后,那边的糕坯也正好凉透,沿着锅子边缘慢慢滑进锅里,开始汆炸。

    期间用勺子轻轻翻动,这时候的大厅又没有了油腻的味道。

    慢慢变成金黄色的粢饭糕就成型了,袁州直接盛起,手在盛起的过程中频率快速的抖动,到了绘着荷叶边的方盘里时,上面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油脂,只剩金黄可口的粢饭糕,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食指大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