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的声音透露出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双眼瞪着这双,看起来就是木筷的筷子,很是无语,每次收到系统的奖励都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啪”的一声盖上盒子,袁州决定还是去楼上歇会,然后下来开店。

    店门一打开,门口在围绕了很多食客,来上班的暮小云也在其中。

    “小袁师傅怎么样,没问题吧?!笔溉酥谢故抢洗笠刃锌?。

    这老头也是今天过来吃饭,才听说的,而那个比赛也在自己的老友说的那个,想来那个俞大厨知道这么详细的地址,肯定与自己的老友脱不了关系,上面其他的评委可没来过袁州小店。

    “谢谢,没问题?!痹莸阃?,表示很好。

    “袁老板的意思是赢了吗?!比巳豪锪⒖逃腥宋实?。

    “嗯,营业时间开始了?!痹萼帕艘簧?,又补充了一句。

    “走走走,吃饭,我就说袁老板怎么可能有问题?!蔽橹莸玫娇隙ǖ拇鸢负?,立刻高兴的边走边说。

    “也不是担心,就是确认一下?!比肥?,老食客是基本不担心的,袁州的手艺可是他们的亲身体会。

    “感觉今天的荷包又要大出血?!庇腥宋孀徘?。

    “少来,你都半个月没来了?!敝皇橇⒖叹捅蝗瞬鹛?。

    “呃,我攒着呢,今天点两份不一样的?!蹦侨肆⒖桃涣逞纤嗟乃档?。

    而转身走在前面的袁州,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被人这么真诚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

    今晚的袁州小店,来了很多老食客,基本都会打听下午的比赛情况,然后给荷包放个血,瘦个身,显得格外热闹。

    第二天一早,袁州做完早上的一小时生意,直接出了店门,去了不远处的小菜市场,当然没忘记带上他的小拉车。

    “滋滋”小拉车在地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袁州直接到了干杂店,这次没有进菜场里面。

    干杂店里的东西很齐全,而且价格合理。

    袁州花了几百块买了满满一小车的东西,搞得老板都以为他是做批发的,但是又不太像。

    哪有人批发每样东西只要一个的。

    这次袁州的小车上都是瓶瓶罐罐的,回程的路上就需要小心的拉着,幸好那老板人很不错,还给垫了东西,只要小心些就没问题了。

    一般买东西袁州都会从正门进店,这次也不例外。

    进店之后袁州第一时间去了厨房,把小车里的东西全部搬上琉璃台,摆放好后拿出一排小碟子,摆成一条直线。

    开始每一样倒一个碟子,剩下的再收回空的橱柜放好。

    一排小碟子粗略一数都有二十几个,袁州坐在椅子上,拿出昨晚被自己嫌弃的系统奖励,避味筷子。

    距离中午开店时间还有半小时,袁州觉得这个时间试味道正好。

    碟子里油、盐、酱、醋、茶在前几个,很正常,后面的基本就是什么都有,一杯白水备在一旁。

    先试了试油,用筷子稍稍一沾就放进嘴里,油是没有变化的,还是那个味道,再次沾了沾醋,这次塞进嘴里后发现就只有醋的味道,确实没有一点油的味道,刚刚袁州可没有特意擦过筷子。

    一般的筷子,不管擦的如何干净,新筷的话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道,而旧的味道就更多了,沾染的味道浸淫进去的更多。

    现在看起来这避味筷子还是名副其实的,这些袁州来了兴趣,开始在各个碟子里蘸來蘸去,玩的不亦乐乎。

    “笃笃笃”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的走进店里。

    袁州抬眼一看,来人一头大波浪卷,瓜子脸,桃花眼,皮肤白皙,长的很是漂亮,美中不足的是,脸上的神色看着很是不好。

    那人见袁州抬头也不打招呼,直接坐到近前,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发出“咚咚”的声音。

    “非营业时间?!痹葜苯铀档?,然后低头继续试味道。

    “就你这样玩,怎么可能有客人,我就是坐坐?!泵琅涣辰酒?,却掩饰不住脸上的黯然。

    “哦”

    袁州并不想在非营业时间接待客人,不过看这样子营业时间也快到了,就没在说什么,继续开始折腾避味筷子,在每个碟子里搅来搅去。

    长相漂亮的美女先是好奇的看了一会,然后发现袁州的动作很是重复后,就失去了兴趣,情绪也烦躁起来。

    本来她的性格还是很开朗的,只是今天着实不顺,才会这样心情烦躁。

    对于乐刖黎来说今天是个极其糟糕的一天,本来就心情不好,开车出来散散心,结果半路车爆胎了,把车扔一边后,打了电话通知修理公司,一个人随便逛逛还迷路了。

    进来一家看起来干净的小破店,但是感觉这守店的老板绝对不正常。

    “喂,你在做什么?!崩蛛纠枋懿涣苏庋聊钠?,开口问道。

    “……”袁州的反应是没有反应,正抓紧时间玩着筷子,当然是实验。

    “我要点餐?!崩蛛纠韪静恢勒庥惺裁闯缘?,只是随便一说。

    “现在非营业时间?!痹荻杂诠丝偷奈侍饣故腔峄卮鸬?。

    乐刖黎转头准备看看这么个小店的营业时间到底是什么,却一下子看到墙上的价格,不由嗤笑“就这价格会有人过来吃饭?”

    “不好意思,如果你想用餐,就等到营业时间,不是就请离开?!痹菽训煤眯那?,说了一长串。

    只是这些话在乐刖黎眼里就不同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大美女,虽然没有恃美逞凶但也享受过不少优待,但是这人看起来不但不买账,还想赶人。

    “你开着店门不做生意,何况你的价格这么高,恐怕没几人吃的起,看在我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点一份西瓜汁?!崩蛛纠杪冻鲆桓蔽铱闪愕哪Q?,小脸上细细的眉头紧皱着,不满的说道。

    “吃饭请等营业时间?!痹莶晃?,再次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坐坐,您还是玩你的筷子去吧?!崩蛛纠枰涣撑?,不客气的说道。

    “本店位置狭小,一会坐不下,您请另外选择别的地方?!痹莼故且谎难纤嗔?,不肯给一点机会。

    袁州的规矩就是,规矩就是规矩,无论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