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一声拉上大门,伸了个懒腰,准备上楼洗漱休息一会,然而总有人看不得袁州这么清闲的。

    比如说系统。

    系统现字:“作为一个厨师,需要维护自己最基本的尊严?!?br />
    【临时任务】取得和厨师比赛的胜利。

    (任务说明:既然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作为未来的厨神,现在就开始培养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吧,少年。)

    【任务奖励】厨神套装一件。

    “真是一刻不得闲?!痹菸抻锏拿嗣约旱亩罱?。

    仔细看了看任务,好一会才问道“厨神套装是什么?”

    袁州还是更加关心奖励。

    系统现字:“任务完成方可知晓?!?br />
    “该不会又是坑吧?!痹菀桓黾ち橄肫鹆嗣娴愦笫φ飧龀坪诺氖虑?,开始仔细的检查任务,企图看出有没有隐藏的小字。

    来来回回检查了三遍,袁州才确定,任务就只有这些。

    不过参加那个比赛却让袁州有些无奈,袁州不爱与人交际,厌烦勾心斗角,而这个厨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来找麻烦的。

    这种情况自己再一头撞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好处。

    坐在椅子上,袁州不自觉的转了一圈,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任务。

    立刻调出来看了看。

    【阶段任务三】小店名气超过一万。

    (任务说明:拥有厨神系统的宿主,应该努力进取,雕琢自己的厨艺,少年去让你的小店名气超过一万吧。)

    (注:不可自主宣传。)

    【任务时间】三十天(明日开始计时)

    【任务奖励】米百做。

    (任务进度:8500/10000,未完成)

    “看起来完成不少了?!痹菝哦钔匪伎剂艘幌?,突然起身直接往楼上去了。

    要完成任务,必不可少的肯定是情报了,袁州都不了解那个人到底要挑战什么,在哪里挑战,什么时间,这样子怎么样应战。

    打开电脑,袁州直接搜索刚刚看过的视频,刚才袁州并没有看完,这次准备看完,直接拉到刚刚看到的地方,点击播放。

    “希望那位先生能过过来交流,三天后下午三点我在人间食话等你,当然我会准备好凤尾虾的材料?!庇岽蟪诰低非耙涣橙险?。

    “那俞大厨这次有没有彩头呢?”记者看热闹不嫌事大,直接问道。

    “当然有?!庇岽蟪袅烁龉刈?,过了一会才打开一个木盒说道“既然我是以凤尾虾取胜,这次自然比拼凤尾虾,彩头就是这把刀如何?”

    “这不是俞大厨自己珍藏的一把爱刀吗?”有记者一眼认出这把华丽,刀柄镀金的刀。

    “没错,这把刀是我第一次买到的宝刀,过去很多年了,但也锋利无匹?!庇岽蟪厣夏竞?,珍爱的说道。

    看到还有奖励,袁州也有了点兴趣,只是暂停仔细看了之后发现,这刀不过和系统附赠的差不多,不是真的神兵利器。

    “呃……”不过也是,如果是真的神兵利器又怎么舍得拿出来做彩头,袁州自嘲一笑。

    不过现在这个事情都有报道了,为什么没人来采访自己?

    袁州突然想到,那位俞大厨可是报出了自己的地址。

    记者一般是哪里有爆点,就往哪里凑,而这次也算是个新闻,却没有一个人往袁州这里来,确实很奇怪。

    这却是袁州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本来就只有五个记者,还有两个同属于一家媒体,这样算起来来的就只有四家而已,由此可见这个所谓市级厨艺大赛在电视上基本不受欢迎。

    这些来的媒体基本还是冲着评委的面子,被自家公司派来的。

    当时记者回去也申报了说要过来采访,而几家公司的主编说的话几乎大同小异。

    “这样一个没什么收视率的节目,没有采访价值?!?br />
    这样话语直接拒绝了采访袁州的可能,当然也就没人过来采访,不过已经采访录制的视频肯定是要播出,这才造成了袁州的清净。

    至于俞大厨为什么突然就找上了袁州,这和袁州本人的关系并不大。

    这个赛事基本每年会举办一次,由餐馆选送厨师过来参加,三场之后,比拼第四场,也就是决赛。

    这次的举办方特意邀请了王舒远担任评委之一。

    剩下的都是一些以前出名,但是退休的厨师,这样也算公正。

    最后一场比赛主料要求使用虾,不限虾的种类。

    而俞大厨分属于人间食话推选的主厨,人间食话本来就是三星级的酒店,作为三星级主厨还是很有些本事的,而且本身擅长淮扬菜。

    这次使用虾,俞大厨一下子就想到了金陵菜的招牌凤尾虾,决定好好露一手。

    这一手确实征服了除王舒远之外的其他人。

    投票的时候王舒远并没有选择俞大厨不说,还在赛后不小心让俞大厨听到了他和另外评委的谈话。

    “你怎么投给别的酒店了,那凤尾虾入口鲜甜,完全发挥了虾的美味?!蹦旯?,还精神抖擞的退休厨师,不解的问道,顺带还回味了一下凤尾虾的味道。

    “这道凤尾虾不管是刀工还是味道,亦或者是品相,都没有挑剔的地方?!蓖跏嬖吨苯诱庋档?。

    只是这样话到让退休厨师更加不明白了。

    “但是,我曾经吃过最美味的凤尾虾,他所做的每一个,哪怕是雕花都精致无比,口味和口感还要上一个档次,”王舒远回忆起袁州所做的凤尾虾。

    “这样比起来刚刚的就落了下乘,过于注重外形,有些匠气,而过油的凤尾虾我还吃出了油味?!背米琶蝗嗽谕跏嬖端党隽俗约旱恼媸蹈芯?。

    “不会吧,还有比这好上一个档次的,在哪里?改天一定要去尝尝?!蓖诵莩λ布浜闷媪?。

    “在桃溪路十四号,没有名字的小店,就是那家了?!蓖跏嬖逗芾忠夥窒砻牢?。

    “行,记住了?!蓖诵莩Ω咝说乃档?。

    而外面基本听完全程的俞大厨怎么可能服气,回到自己的更衣室,不满的皱着眉头,心里一会觉得不会有人的凤尾虾做的比自己好吃那么多。

    俞大厨对于自己的手艺非常自信,自问就算是别的一级厨师做这道菜,自己和他也是各擅胜场而已。

    现在看来却不是,刚刚王舒远的话很明显说的是各方面强自己一个档次。

    俞大厨觉得自己不能接受,所以生死看淡,不服就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