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蛋炒饭对于现在的袁州来说就像做一加一的算术一般,袁州迷恋的是做出完美蛋炒饭畅快淋漓的感觉。

    而新菜之中金陵草则需小心对待,没有助手,意味着这些需要袁州自己一个人完成,当然这个过程袁州是享受的。

    系统给了袁州无与伦比的厨艺同时,也给了他追求完美的意识。

    现在的袁州不能忍受任何在他看来不标准的处理材料的方法,而且金陵草更需小心对待,不然有一丝碰伤也会影响细微的口感。

    像袁州这种人身在古代若是大臣,肯定是事必躬亲的诸葛亮,最后劳累而死,还好现在只是大厨,还是自己店里的大厨,时间灵活,没有累死的烦恼。

    而入口即化爪的处理更加麻烦,是以袁州先行端出了蛋炒饭和金陵草,由暮小云送到凌宏面前。

    “这是你们的餐点,请慢用?!蹦盒≡贫顺霾偷愫笏档?。

    “这还真是三盘青翠欲滴的,清新可人的草……”喜欢摇滚,长相斯文精致的稽廉言语夸张的说道。

    “袁老板,你这是三盘草吗?”章鱼性格最为直接,开口问道。

    “我觉得是某种野菜?!碧箍苏飧龇床蠲鹊募∪饽?,倒是一脸很感兴趣的模样。

    那边正把鸡爪放入高压力焖锅开始大伙炖煮,小心的盖上锅盖,这才转身回应。

    “不是草,是野菜?!痹莺苁强隙ǖ乃档?。

    “袁老板,你这看起来什么都没放,该不会是生的,就这样端上来?!闭掠愣杂谘矍奥粝嘣俸每吹慕鹆瓴菀膊欢?。

    这样碧绿好看,一点炒过放过作料的痕迹都没有,白色碗底除了那条可爱的小鱼,也没有任何汤汁,这不能不让章鱼怀疑,这是生的。

    生的野菜章鱼可不敢恭维,野菜一般都有股特殊的味道,作上作料还勉强能入口,生的就算了吧。

    “其他地方你不吃生菜,袁老板这里的你还不明白?”凌宏直接说道。

    看样子基本都认为这是生的,本来袁州做这道金陵草除了处理方面很是精细,炒作的时候却是速度飞快,几人也不可能一直盯着。

    “不是生的,已经炒过了?!痹菰谝慌允适钡乃档?。

    “是吗?!闭掠阋涣郴骋?,这金陵草的样子实在很像处理过的野菜直接端上桌,哪怕它颜值再高。

    袁州不再解释,只是示意自己吃了就明白。

    而一旁的坦克直接伸筷子夹起两根塞进嘴里。

    瞬间清新爽口的味道充斥口中,咬下的瞬间芦蒿特有的清香也加入这样的口感风暴,坦克甚至没告诉章鱼这确实是熟的,直接就开吃了。

    “看样子,味道非常?!被奂彩挚?,直接开始加入吃的队伍。

    “章鱼尝尝?!绷韬暌膊桓事浜?,说完也拿起筷子开吃。

    章鱼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几人的表情都是一脸陶醉,想着袁州一直以来超神的厨艺,哪怕生的也值得一试,也就不再客气,直接开始吃了起来,当然只是秀气的夹起一根。

    一根吃完之后,四人就开始陷入了不动声色的抢食大战,比的就是一个快很准。

    而那边压力锅可缩短时间,十分钟后,袁州回到厨房,揭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香味席卷而来。

    “哎呦这肉香?!被奂彩挚斓哪孟伦詈笠桓?,一吸鼻子,惊喜的说道。

    “确实不错?!卑匀獾牧韬暌苍尥?。

    “好久没吃肉了?!闭掠阊郯桶偷耐旁?,就等着端过来。

    “可不是,自从袁老板这里吃饭后,外面的都吃的少了?!绷韬暌惨涣吃尥乃档?。

    “等吃就好?!碧箍丝醋抛钗?。

    “四位的入口即化爪?!痹萸鬃远俗磐信坦?,一起端上的还有四颗茶叶蛋。

    “就不麻烦袁老板了?!彼底呕苯由鲜侄伺套?,其他几人见状,也开始有样学样。

    这时候殷雅正好走了进来。

    “什么东西这么香?!币笱懦槎判闫那肀?。

    “新菜,你很久没来了?!痹菘吹揭笱叛凵褚涣?,一脸严肃的说道。

    “袁老板生意越来越好了,我排队都排了二十分钟?!币笱判ψ抛?,说道。

    “没办法你这里的东西太贵,我只是个打工的吃不起?!币笱判ξ目磐嫘?。

    “不会,平常价格?!痹菔钦嫘木醯谜庋牟牧?,这个价格是不贵的。

    “好吧,你的手艺确实值这个价格?!币笱潘闶敲靼?,袁州根本没听懂自己的言外之意。

    “今天发工资,我可要吃点好的,他们吃的什么?”殷雅一脸好奇的问道。

    “入口即化爪,新菜?!痹萑缡祷卮?。

    “看来有不少新菜,我得看看?!币笱判ψ呕赝房慈?。

    人的惯性思维就是最先注意自己想要注意的事情,比如殷雅现在就想吃入口即化爪,这样的情况最先注意到的肯定就是这道菜。

    不过本来一脸高兴的殷雅,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淡了不少。

    “袁老板,你这菜单后面的是什么意思?!币笱庞锲奈实?。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女孩子不能单点?!痹莺苁乔宄靼椎乃档?。

    入口即化爪588/份(此菜男性一日最多两份,女性半份,不可单点。)

    这样的话语在殷雅看来就像是歧视女性一般。

    “为什么不能单点,总有原因?!币笱趴谄岫ǖ奈实?。

    “要不你找个人一起点,点了试试,吃了就明白了?!痹菹肓讼胩岢隽丝煽康慕ㄒ?。

    “我就想单点,怎么办?!币笱乓涣逞纤嗟乃W盼蘩?。

    “不行?!痹菀涣臣岫ǖ木芫?。

    殷雅左看右看袁州的脸色,不像开玩笑,只能放弃,但是这鸡爪,她今天还偏要吃到。

    摸出电话,殷雅直接打给自己的同事,曾经来过一次的短发女孩。

    “喂,晓晨来无名小店吃东西吧,我请客?!币笱庞锲潞偷乃档?。

    电话那边声音比较小,袁州也只是听见,奖金很多,大方之类的片段。

    袁州见殷雅真的叫人过来一起吃,也就放下心,双手抱胸在一旁等着。

    入口即化爪,由于材料关系,女性就不能多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