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来人点餐,你先记着?!痹荻砸慌哉咀诺哪盒≡品愿懒艘痪?。

    “老板放心,我记性很好?!蹦盒≡浦涝菀?,立刻应下。

    看到暮小云很是认真的盯着门口后,袁州就开始准备金陵草的材料,首先是主料,那长在水里的碧绿植物。

    袁州按下按钮,站上踩脚板,上去采摘鲜嫩的根茎。

    一份金陵草基本是二两半的样子,袁州直接拔出一整排的量,松松的握在手中。

    “小袁老板,你这是芦蒿?”老大爷眼尖一眼就认了出来,直接问道。

    “嗯?!痹?,没说话,直接点头。

    “这东西说起来都能吃,不过好吃的却只有那一截?!崩洗笠彩侵勒飧?,并且吃过的,现在看到袁州的金陵草指的是这个也就放心了。

    而袁州正在专心致志的摘菜,金陵本地人吃芦蒿,一斤要掐掉8两,单剩下一段干干净净、青青脆脆的芦蒿杆儿尖,二袁州更狠,手上两斤半芦蒿掐下来只有二两半。

    只取其中十分之一,一斤只用一两。

    因为这菜易碰伤,易失去水分,所以系统提供的是种植到时间刚刚的好的,还在水中并未摘下的原材料。

    袁州拿起一支芦蒿,鲜嫩的绿色看着就新鲜可爱,果断的直接折下尖头一截,快速去除叶子,放进一旁带着小孔的陶瓷盆。

    慢慢的白色陶瓷盆里,长短相同的碧绿段,越来越多,最后一根掐完,袁州才拿起盆,来到水池底下。

    刚刚被掐断的芦蒿鲜嫩的能滴出水来,袁州先用稍大的陶瓷空盆接满水,再把手中的陶瓷盆放进里面,拿出一只手指粗细的陶瓷棒,轻微的翻动里面的芦蒿尖,慢慢的清洗。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碰伤。

    老大爷在一旁看着袁州这样精细的对待一盆,芦蒿即吃惊又觉得理所当然,如若不是这样,袁州的菜又怎么会那么好吃呢。

    现在从处理材料方面就可以看出来。

    一分钟后袁州拿起陶瓷盆放到盘子上,开始虑出多余的水分。

    这些都准备好后,袁州才开始点火,换了一支炒锅,开始烹饪。

    系统的好处就是哪怕是新的锅,也是熟锅,没有任何铁的味道,材料及其难得。

    大火烧锅,直至冒烟,“嗞”的一声袁州倒入金陵草的专用油,立刻关中火,这样油温瞬间升高,却不至于到蔬菜倒下去就会灼伤菜叶的程度。

    “嗞啦嗞啦”袁州倒入芦蒿开始炒制。

    芦蒿本身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株具清香气味,年生越长,其味道变越浓烈,而用作食用的芦蒿味道却不宜过重,这样会影响它本身的鲜爽口感。

    系统选用的芦蒿是两年生后所结的子,用以水生种植,使其自然生长。

    其水采用的是天上还未降下来的云层,后经过科学催化为水,其中没有任何被人为污染的气息。

    这样长出来的芦蒿没有土腥味,没有灰尘的味道,没有人工养殖的味道。

    一锅芦蒿从下锅到装盘袁州只用了两分钟,接着袁州开始炒制蛋炒饭,熟门熟路,速度更加流畅的袁州三分钟搞定,还在托盘上的芦蒿甚至保持着刚刚出锅的模样。

    这当然得益于系统提供的托盘。

    摘下口罩,袁州把托盘放在老大爷面前说道“你点的餐点?!?br />
    “小袁老板速度很快?!崩洗笠仁强推艘痪?,这才看向自己今天新点的金陵草。

    圆形的瓷盘上白为底,上面画着一尾小鱼,小鱼的嘴活灵活现的张着,就好像在吃盘子里翠绿的芦蒿尖儿。

    “这盘子倒是生动有趣?!崩洗笠挥伤档?。

    接着映入眼帘的就直接震惊了老大爷。

    “这菜莫不是假的不成?!崩洗笠缸排套永镆桓搪痰穆锞鹊乃档?。

    “我也觉得好像假的?!蹦盒≡圃谝慌匀滩蛔「胶?。

    确实盘子里现在的东西看起就和假的没有分别,而且像是假的碧玉,一支支的堆叠在一起,芦蒿的断口甚至挂着一滴水珠模样的珠子。

    油光闪闪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碧玉发出的亮光,实在不像一盘菜。

    “小袁老板就是炒个素菜都要吓人一跳?!崩洗笠⊥犯锌?。

    “您尝尝?!痹莼安欢?,直接示意老大爷开吃。

    “这样子就像翡翠做的,老头子我也是吃翡翠的人了?!彼底爬洗笠⌒牡募衅鹆礁炖锞捉?。

    看着青翠欲滴,仿佛翡翠一样,什么作料都没放的芦蒿,进入口中先是本身微微的清香,然后才是脆嫩和鲜爽的口感。

    咀嚼一下,嘴里发出根茎被咬断,里面包裹的鲜嫩汁液流出,芦蒿本身的清香味更加浓烈起来。

    老大爷不是专门的美食家,咀嚼两下直接咽下,然后从喉咙里面开始升起芦蒿特有的清淡香味。

    “真是极其鲜嫩?!崩洗笠底庞挚技衅鹇锿炖锶?,直接开吃。

    “咕咚”暮小云看老大爷吃的这么香,忍不住轻轻咽了咽口水。

    要说在袁州这里的兼职,不管是上班时间或者工资都很好,却有一样非常折磨人,在美食面前只能看不能吃,这对食欲正常的小姑娘暮小云来说简直是酷刑。

    安静的店里没有第二位客人,“吧唧吧唧”只剩下老大爷不停夹起咀嚼的声音。

    二两半的量,炒熟之后能有多少,不过一会功夫老大爷直接吃完了,而蛋炒饭还没动。

    “袁小师傅,你这里每样的东西的分量太少了,有没有增加的可能?!崩洗笠醋趴湛杖缫驳呐套?,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袁州干脆的拒绝。

    “哎,这盘子倒挺好看的?!崩洗笠囊⊥?,底下头看着没有留下任何汁水的盘子说道。

    “咦,不对,袁小师傅你这素菜盘子里怎么一点汤汁都没有?!崩洗笠⑾制婀值囊坏?,出声问道。

    “芦蒿本身所有的汁水,都被锁住?!痹莸慕馐?,也就吃过的老大爷才能明白。

    一般来说,烹饪素菜总会流失它的水分,当然也包括营养,不管做的在如何鲜美脆嫩也是一样,但是袁州却办到了锁住芦蒿所有水分的技艺。

    神乎其技……

    ps:这张为我的第二个盟主觉得肯德基加更,实在对不起这么晚才加更,也谢谢肯德基的支持和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