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聊天正酣的人,被一股突如其来的香味吸引,有默契的停下聊天。

    “这味道是蛋炒饭?”刚刚表示蛋炒饭没什么好吃的男人,一脸惊奇的问道。

    “就是,这香味,太独特了,仔细闻闻又只是鸡蛋和米饭的香味,但是却让人问着直咽口水?!币桓雒米铀党隽俗约旱母芯?。

    “可不是,刚刚的东西白吃了,现在只觉得超级饿?!备崭盏呐肿尤滩蛔∥孀鸥共?。

    “不对啊,瘦子你刚刚吃了好几个兔头?!迸肿颖呱系哪腥怂档?。

    “你不饿?”胖子直接绝杀。

    “很饿,我们去厨房看看?”边上的男人,一脸热切的对着大家建议。

    “看看去?!彼锩髦苯臃⒒?。

    一行十一人,就这样默默的来到厨房门口,直接堵在这里,看着里面的袁州炒饭。、

    袁州的炒饭厨艺早就已经是大师级别,颠勺、挥舞铲子之间的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的感觉,门外的几人伴着蛋炒饭浓烈的香气,看得如痴如醉。

    还从未看过一个人炒饭这么有吸引力的,果然认真的人都帅,不管是做什么行业的。

    袁州再次颠勺,手臂的肌肉鼓起,线条优美,另一手挥舞锅铲,直接从锅里铲出三铲,放到边上的盘子里,这时候大家才看到,哪里已经有六盘整齐的炒饭。

    火还继续开着,一边颠勺的同时,一边从锅里盛出蛋炒饭,每次盛出的分量都相同,白色的瓷盘上,蛋炒饭金山似得堆着,边上没有散落一粒。

    盘子边缘干净,锅边也没有任何撒出来的,随着盛出来的炒饭散发迷人香气。

    “怎么样,是不是好了?”一个妹子下意识的压低声音,不想打扰袁州。

    “再不好,我这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迸员叩呐肿用哦亲?,咽了咽口水。

    “孙子,你去问问,你可是寿星?!弊羁忌糇畲蟮娜?,现在也扯着孙明,让他上。

    “行,我来问?!彼锩魑抛畔阄?,口舌生津,咽下一口不自觉分泌的口水才应声。

    “袁州,我们来帮忙端菜的?!彼锩骷莅炎詈笠桓隹张套右沧昂?,这才说道。

    “嗯,这些都是?!痹莸阃?,指着桌上摆放整齐的餐盘。

    餐盘里的炒饭颜色,金灿灿的,冒着微微的热气,加上香气,站在门外的人也不矜持了,上前一人一盘的端走。

    “圆周率出来庆祝?!彼锩骰故潜冉嫌辛夹牡?,端走自己的盘子,还不忘招呼袁州。

    “马上来?!痹莸南肮呤前压筒税逑锤删?,至于其他的,这里不是自己家,还是不要这么随便的好。

    心安理得的袁州,留下乱糟糟按照自己习惯摆放的厨具,端着蛋炒饭走出了厨房。

    直到袁州坐下,孙明才说道“今天我生日,我朋友特地过来给我做饭,大家现在就尝尝吧?!?br />
    孙明说完,大家也就不等了,直接拿起勺子开吃,连客气两句都没有。

    还是吃过原版的孙明最有自制力,转头和袁州说道“谢了,兄弟?!?br />
    “不客气?!痹莸懔说阃?,示意该吃饭了。

    “唔,太好吃了?!贝餮劬档呐⒆油蝗槐某鲆痪?。

    炒饭松松软软的,吃进嘴里还有一点韧韧的,每一粒米上都完美的裹着蛋液,盘子里只有炒饭,根本没有多余的蛋花。

    米饭外壳上的鸡蛋特别柔嫩,而里面包裹的米饭却带着硬度,两种口感合起来,瞬间爆发强烈的美味气息。

    因为袁州尽最大可能提升了食材本身的味道,所以大家吃的基本是米饭和鸡蛋所能发挥的极致,每个吃饭的人脸上流露的都是心满意足。

    “孙子,你这朋友是真大厨,没的说?!弊钕炔恍湃卧菔忠盏?,现在竖起大拇指说道。

    “不过,这食材还是不好,炒饭用的橄榄油吧,有股味?!蹦侨私艚幼潘档?。

    “这个就是我的错了,我也不会买东西,也就是看着买,我这朋友在店里做的比这好吃几个等级?!彼锩髁⒖汤抗巴?。

    “哦,朋友你的店在哪,改天一定去试试?!蹦侨艘涣痴娉系目醋旁菸实?。

    “在桃溪路上?!痹菅氏伦炖锏姆?,这才说道。

    “不远,不远,改天去?!蹦侨肆成幌?,笑着道。

    “老板,你看我这么胖,这么少一点根本吃不饱,再来一点?”胖子还是习惯性的摸着肚子说道。

    “可不是,连我一个女孩子都没吃饱,再来一份吧?!毖劬γ米?,也笑眯眯的说道。

    “就是就是,我决定今天不减肥,再来一份吧?!鄙聿母咛粝讼傅拿米?,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餐桌上,大家都开始加入再来一份的要求中,袁州正想说看墙上的规矩时,突然想起,这不是自己的店铺,而是兄弟的家里,不由皱了皱眉,不知道怎么拒绝。

    “行了,一会我兄弟还要给我做长寿面,这些卤菜不是菜吗,多吃点?!彼锩髦苯右痪浠熬芫?。

    “而且你们要是想再吃还不简单,我兄弟的店就在桃溪路,自己空了去?!苯艚幼潘锩骶托呛堑牟钩淞艘痪?。

    “这广告打得好,我给十一分,多一分是爷爷对孙子你的爱?!币桓鍪莞吒瞿腥吮硎痉?。

    “好好的名字都让你们糟蹋了?!彼锩鞫哉飧鐾夂乓丫蘖馐?,只能吐槽。

    “等等,孙子,你的意思是,长寿面只有你一个人的份?”眼镜妹子的反应灵敏,瞬间反问。

    “没错,我过生日,当然我吃长寿面?!彼锩饕桓钡靡庋笱蟮难?。

    “不不不,孙明你不懂,长寿面这个规矩时要大家帮你吃,这样你才能长寿?!毖劬得米右涣橙险娴目破?,那脸上的表情让孙明差点就信了。

    “呵呵,我一点也不信?!彼锩骱苁侵苯?。

    “要不下一大锅,我们一人尝一点?!庇腥颂嵋?。

    “不好意思,我只做了一人份的量?!痹菔适钡乃档?,桌上的客人瞬间怒目而视。

    然而袁州的甩锅技能满点,瞬间指着孙明,不咸不淡,并且很有说服力的说:“冤有头债有主?!?br />
    几人深吸一口,眼镜妹子开口道。

    “孙明,今天你生日我们放过你,不过下次你记着?!?br />
    桌上孙明的朋友都露出,吃独食下场不会好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