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宏脑子里转过N多种砸门的办法,最终还是化为一声叹息“哎?!?br />
    “怎么放弃了?”稽廉问道。

    “我觉得他根本就是死在里面,要是在里面这得什么隔音才能睡得着?!绷韬晁灯鹄椿故欠叻卟黄?。

    “看来袁老板的忍耐力很高?!碧箍巳嘧趴毂徽鹆亩渑宸乃档?。

    “确实?!闭掠阋膊惶视?“这不是忍耐力强,我怀疑,老板为了睡觉,是不是把自己耳朵弄聋了?!?br />
    “行了,我们先走吧?!绷韬瓯然耸质迫美侄油O?,这才说道。

    “咦?今早不吃了吗?”章鱼好奇的问道。

    “现在都没起来,我们八点再过来好了?!被刃锌谒档?。

    “也是,现在太早了?!闭掠愕懔说阃吠?。

    “走了,走了?!彼底帕韬暌宦淼毕鹊淖咴谇懊?。

    说着几人收拾了一番就开车走了,至于乐队是早就付过钱的,收拾好自己的吃饭家伙也就各自散去。

    至于围观的群众这才开始讨论。

    “你说这饭店怎么回事?老这样搞?!币桓龃┳潘碌拇舐栉首疟呱系牧诰?。

    “那谁知道,不过现在只要早起就多了三百,这买卖不错?!贝舐杼套攀鄙械淖厣矸?,一脸笑容的说道。

    “我说还是这老板厉害,不声不响的就吸引这么多人来,还就为了吃顿饭?!彼麓舐柘勰降乃档?。

    “可不是,我经??醇羌遗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那么好吃?!弊厣矸⒌拇舐枭裆闷?。

    “算了吧,听说贵的要死,和那些大饭店一个样?!彼麓舐枰豢淳褪悄侵窒⒘橥ǖ娜?。

    “你去过啦?”棕色卷发的大妈一边走,一边好奇的问。

    “我可没去过,但是我那儿子的同事去吃过,说是好吃的不得了,不过价格挺贵的?!彼麓舐枰膊涣哓?,直接说出原因。

    “哦,那你知道那店里卫生不?”棕色卷发的大妈还是比较关心卫生条件,现在好些东西好吃是好吃,就是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

    “应该挺干净的,每天去的人那么多,还有那有钱的,那些人不是很挑剔的嘛?!彼麓舐杷底胖噶酥改抢锪韬曛皇3滴驳暮莱?。

    “也是,什么时候去看看?!弊厣矸⒋舐栊睦锵氲?,然后和邻居说笑着走远。

    八点一到,不需要闹钟的袁州直接从床上爬起,闭着眼去厕所解决生理问题,然后回来拿上洗漱用品,在洗漱的过程中清醒。

    “咚咚咚”

    就在走下楼梯的途中,袁州突然接到系统的支线任务。

    系统现字:“厨神应该专心于菜品的制作,而不是浪费在端盘子这样的小事上?!?br />
    【支线任务】一个自己端盘子的厨神,不是好的厨神,请选择合适的方法处理盘子。

    【任务奖励】薄胎卵幕杯壶一套。

    “卵幕杯是什么鬼?”袁州停顿了一下才边走边在心里问道。

    系统现字:“这是杯的一种样式,指体小胎薄如卵壳者,这套上绘有兰草花纹?!?br />
    “喝茶的吗?”袁州对于瓷器不是很了解,是以问道。

    系统现字:“这次奖励可用于喝茶?!?br />
    “那茶呢?”袁州顺势问道。

    然而系统并没有给出回答。

    袁州仔细看了看任务,发现系统并没有要求如何处理盘子,那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决定。

    作为一个最为顾客着想的老板,袁州的第一反应那就是顾客自己处理。

    本身店里就有一条传送带专门用来运送脏盘子,现在每次都是袁州自己放过去,人多之后确实很麻烦,如果是顾客自己来就好多了。

    摸了摸下巴,袁州决定就这样做,直接要求系统在价目表上添上了一句话。

    [从本日起,客人食用完餐点,需自行把餐盘放到固定位置。]

    粗体的毛笔字,流畅飘逸,疑似大家之作,仔细看却少了些灵气,多了匠气,在雪白的墙上格外显眼。

    仔细看了看没什么不满后,袁州打开大门。

    门口站着的就是凌宏等人。

    “袁老板,我还以为你死了,差点砸门进来救你?!绷韬晟舷麓蛄吭菀环?,这才说道。

    “嗯,没事?!痹菀槐菊乃档?,好似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是服了,能不能给句准话,什么时候有灌汤包?”凌宏抬手扶额,无奈的说道。

    “看时间?!痹菟低曜砘氐阶约旱奈恢?。

    “卧槽?!绷韬瓿沟孜抻?。

    “阿宏你看,有新规矩?!碧箍擞涝妒亲钚南傅?,最先发现墙上多出的字。

    “自己放餐盘,老板你牛,这么多脾气大的老板,我就服你?!?br />
    “老板我有一个朋友也那么叼,现在墙头草高三米?!?br />
    “我看袁老板你应该请个服务员?!绷韬炅⒖探ㄒ榈?。

    “嗯,在招人,还没招到?!痹萦锲峡?。

    “那好吧?!绷韬晁柿怂始缍孕碌墓婢夭⒉辉谝?。

    首先因为人多的时候,客人们有时真的会自己学着袁州把餐盘放到传送带上,就算不知道的,也会尽量放到袁州好拿的地方。

    这样节约时间,就可以早早的吃到自己的餐点。

    后面进门的乌海正好听见招人的事情,顺口问道“袁老板要招人?”

    “嗯?!痹葜苯拥阃?。

    “那我怎么没看见你贴招牌的小广告?!蔽诤R晕亲约好豢醇?,特地倒回去重新看了一遍才进来问道。

    “贴了,然后又撕了?!痹葜遄琶?,想着为什么贴了两天都没人应聘。

    “为什么撕了?”凌宏觉得有时候自己很不能理解这袁老板的思维。

    比如手艺这么好,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不繁华的地方开店,在比如很多莫名其妙的原则。

    不过在莫名其妙的原则也算能接受,至少原则脾气不错。

    凌宏爱吃众所周知,有次在长乐那个靠海的地方,发现一家卖鱼丸的,鱼丸非常鲜美可口,弹性十足,只是一家路边摊,不固定出摊,不能带走,因为时间长了会破坏鱼丸的味道。

    如果多问两句铁定挨骂,就这样每天排队的也络绎不绝。

    而现在袁州的手艺更胜一筹,虽然店小规矩多,对于凌宏来说却不算什么,有真本事的人有脾气很正常。

    “因为怕麻烦,空了再贴就好?!痹萏直硎揪驼饷醇虻?。

    是的袁州这两天下午并没有在大门紧闭,而是开着大门,等着人进来应聘,一个人还是太辛苦了,既然有了条件,袁州还是更愿意享受做饭的乐趣。

    现在每次的炒饭或下面都让袁州觉得自己的手艺有所提升,这个过程让人感觉非常愉悦。

    ps:欢迎加入美食四分队-经理,群号码:519564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