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当然不明白乌海的复杂心理,依旧泰然自若的说道“随你怎么点?!?br />
    “袁老板,那你总要说说大概是什么吧?”乌海犹自不死心的询问。

    “点了就知道,今天吃什么?”袁州还是没说,只是问了别的。

    “袁老板,做人要厚道,你看这个碟盘也不便宜,就说说是什么,至少大小要告诉我们吧?”坐在乌海旁边的男人插嘴道。

    价目表:特色碟盘二十二,108/碟

    特色碟盘十三,108/碟

    “和腌萝卜的碟子一样大小?!痹菟伎剂艘幌?,还是直说了出来。

    “既然价格一样,为什么要标不同的序号,难道序号靠前比较好吃?!?br />
    “是为了表示不同的味道,排名不分先后?!痹菥褪抢恋媒馐投魇鞘裁?,而且也不愿意多说。

    “袁老板厉害?!?br />
    刚刚插嘴的男人,给袁州竖了个大拇指,表示彻底服了,这么小一碟,还不说是什么就要一百多,自己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还是算了吧。

    “给我一碗清汤面?!蹦腥酥涞懔诵鲁龅拿嫣?。

    “承惠268?!痹莸懔说阃返?。

    “袁老板的心还是一样的黑,那么一样大小的碟子,这个会不会多些?”乌海纠结的问道。

    吃还是不吃一直是一个大问题。

    在心里仔细比对一番后,袁州说道“比起来要少些?!?br />
    “我想好了,还是来份清汤面和特色碟盘十三,一会再点别的?!蔽诤9涎≡窳四艹员サ?,加上一个碟盘,好奇是人类的天性,何况乌海不差钱。

    “好的稍等?!痹葑呋爻?,准备开始煮面。

    马伟觉得自己的三观需要重新构建,“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是蛋炒饭,还是自己以前不怎么喜欢的蛋炒饭?!?br />
    而另一边吴安路吃的认真又虔诚,心理不断想着“吃慢点,再慢一点,毕竟一人只能吃一份?!?br />
    马伟艰难的转头不在盯着自己的蛋炒饭,转头看了看其他同事,发现都是一副不能自拔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

    华夏人有种餐桌文化,那就是喜欢边吃饭边聊天,几乎任何人都不例外。

    像这种出来庆功的饭局,到了桌上基本就是喝酒聊天,哪成想这次居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小店里除了刚刚袁州和乌海他们的对话,就只有食物的咀嚼声,和不自觉发出的‘美味’赞叹声。

    “老大你太狠了,吃了这种蛋炒饭,要是回去自己炒,还怎么入口?”

    “我竟然觉得这价格便宜了,麻蛋是我脑残了吗?”

    平时最不爱吃蛋炒饭的马伟,第一个吃完想都没想就喊道“老板,再来一份?!?br />
    紧接着吃完的吴安路制止道“袁老板这里每人每顿只能点一份,你就别废心思了?!?br />
    “啊,不会吧?!钡谝桓龇⒊霾医械牟皇锹砦?,而是微胖的小刘,开玩笑小刘是他们组里出了名的能吃,这么美味的蛋炒饭,别说一碗,就是十碗也不嫌多好吗。

    “是小刘啊,到把你小子忘了,一会出去再给你点些别的,放心不会把你饿着?!蔽獍猜菲房醋判×跣ψ潘档?。

    “不是这样的老大,吃了这么好吃的蛋炒饭一时半会的哪里还吃得下别的?!毙×蹩奚プ帕?,也顾不得面前的人是自己上司了。

    “就是,老大要不你和老板说说,我看你和老板挺熟的?!甭砦耙桓鼍⒌乃擞?。

    边上的同事全部眼神希冀的看着自己老大。

    吴安路摊了摊手“这难度太高,让我去在拉一个今天这样的大单,都好过让袁老板再来一份?!?br />
    作为老大很耿直的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正在几人垂头丧气的时候,在一旁听到一星半语的乌海插话了。

    “你们再仔细看看规矩?!?br />
    乌海当然没有这么古道热肠,想当初自己也是长时间吃不饱的一员,现在这些人虽然让自己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但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告诉他们点餐的特殊技巧。

    看人吃瘪还是乐趣无穷的。

    “规矩?”吴安路还有他带来的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墙上的价目表。

    “袁老板,你出了这么多新菜了,刚刚怎么不说呢?!蔽獍猜房醋挪说ド献约捍用怀怨男虏?,立刻嚷嚷起来。

    正在厨房煮面的袁州直接道“你没问?!?br />
    “袁老板,你说的真TM有道理?!逼⑵?,工资高的销售主管都憋不住直接说了脏话。

    而袁州直接充耳不闻。

    为避免自己被气死,吴安路开始像研究合作方一样,开始逐条研究价目表上的规则。

    几位男士率先发表意见。

    “老大,这规矩订成这样,是要让我们这些胖子饿死吗?”小刘边说还边看袁州的反应,就期待自己的装可怜计策成功。

    “我现在就想再吃一碗,想不出主意?!甭砦翱纯垂婢?,再看看自己老大无奈的说道。

    组里最帅气,存在感却最低的男子玩笑道“要不我们强买强卖吧?”

    乌海那边看着群策群力的几人,开心无比,自己也是好不容易知道的点餐的特殊技巧,怎么可能就这样简单的说出去,还等着那些人过来求救呢。

    组里最冷静的女人突然说道“老大,你看这条规则上面说的是,‘任何餐点,每人每顿只提供一份’可是上面有好几种餐点,我们可以试试点蛋炒饭,这样就不违反规定了?!?br />
    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人都明白了,这就是规矩的漏洞,几人瞬间兴高采烈的喊道“袁老板,再来六份蛋炒饭,不是套餐?!?br />
    喊完之后,几人紧张的等着袁州的回答。

    袁州转过头轻描淡写的应了句“稍等?!?br />
    “成功了,居然这么简单?!甭砦暗靡庋笱蟮乃底?,完全没发现自己老大脸色黒沉。

    吴安路对这个不会说话的下属感到心累,“如果简单,自己没加班前每次都吃不饱是假的吗,简直是愚蠢的下属?!?br />
    一本正经的吴安路难得的傲娇了。

    袁州觉得现在自己的店里的东西都很符合它的名字,比如清汤面就是真的清汤面,连葱花都没有的清汤。

    先把两碗面放进托盘,拿出一个边上绘着绿藤蔓的小碟子,去罐子里舀蓝莓酱,至于乌海准备如何吃甜的果酱,和咸的面就不管袁州的事情了,袁州很不负责任的这样想着。

    清汤面第一次出现在小伙伴的眼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