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袁州一边唱着儿歌,一边走下楼梯。

    对于外面等着吃早饭的人来说,时间实际上已经很晚了,而袁州还觉得自己很早,因为现在才十点。

    “哗啦”

    一下拉开大门,门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才回到厨房。

    打开保鲜柜,拿出两把昨晚做好的细面下进锅里。

    “早上当然还是吃个清汤面比较好?!痹菀槐呓涟韫锏拿嫣?,一边自言自语。

    完全不管昨晚根本没做多少的面,被他越吃越少。

    “呼噜呼噜”一碗热汤面下肚,袁州觉得自己瞬间精力满满。

    时至中午十一点半。

    “老大,你带我们去哪?里面那条小街没有什么饭店啊?!币恍辛?,就马伟在一旁一刻也闲不住的问道。

    “咋咋呼呼的干什么,老大说有就是有?!逼渲型熳磐贩⒖雌鹄纯贪逖纤嗟呐说闪寺砦耙谎?。

    “让你不老实,被骂了吧?!迸员咭桓鎏逍臀⑴值哪凶愚揶淼?。

    吴安路不管这些,只是走的比较快,在吴安路的记忆里袁州小店的生意是非常好的,位置又少,就怕去了排队,眼看着就到了店门口。

    “行了,就这家,都进去吧?!蔽獍猜坊赝匪盗司?,就先行进去了。

    “不是吧?就这苍蝇馆子?”马伟压低声音对边上的人小刘说道。

    “看看吧,老大不像这么小气的人?!毙×踔迕?,摇了摇头。

    “那可是个大合同,有不少提成?!弊咴谧詈蟮娜松锨八盗司渚妥呓说?。

    “再大方也有财迷的时候?!蹦橙说凸懒艘痪?。

    马伟也抱着平时主管还挺大方的心,走进店里,发现店里一样简陋,稀稀拉拉的两三人坐在位置上,和一个站在弧形长桌里面的男人说着话。

    环视一圈,看起来连个服务员都没有,至于位置就更少了,除了靠近门口的地方有张小桌子,摆了两把椅子之外,就只剩八张高脚椅,上面还坐着两个人,当然小桌子也被人占了,看来自己这些人只能坐高脚椅了。

    无论是装修还是环境,都差!

    “老大怎么请我们来这种地方?!甭砦靶∩止玖艘痪?“说好的大餐呢?”

    正在不满的马伟突然觉得有人在拉扯自己衣服,一看原来是同事小刘“怎么了?你扯我干嘛?”

    “你看,看那边的价格?!毙×跛祷凹浠共蛔跃醯难柿搜士谒潘低?。

    顺着小刘的手往身后看去……

    “卧槽,我看错了?”马伟惊讶的用手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

    马伟的声音不小,边上的同事都听见了,纷纷回头看发生了什么。

    “老大真叼,这上面写的蛋炒饭188?难道是镶金的?!?br />
    “卧槽,我这辈子就没见过快两百的蛋炒饭?!?br />
    “咳咳,我错了,不该怀疑老大?!?br />
    本来同样有些不满的同事,立刻被袁州小店的价目表折服。

    能不折服?尼玛这价格。

    “好不好吃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老大果然是花了血本的,太tm的贵了,看得我心都生疼了?!甭砦翱醋磐滤档?。

    “嗯,有道理,老大真是大方,288的蛋炒饭套餐?!笨贪逖纤嗟呐乱苍尥乃档?。

    “快过来点餐,叽叽歪歪什么?”吴安路平时的形象还是很认真严肃的那种,这不他一发话,几人也不议论了,纷纷上前坐下。

    “老大,这里的东西,你吃过没有?”马伟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怎么,怕你老大坑你?”说完又看了看面色犹豫的几人道“放心吧,袁老板的手艺那是没的说,一会别把自己舌头吞了就成?!?br />
    “袁老板,每人一份蛋炒饭套餐?!蔽獍猜肥侵涝莸昀镏挥辛窖?,就没看后面的菜单,直接给每人点了最贵的,掏出钱包就要付钱,小两千身上还是有的。

    看了菜单的员工就更不敢说话了,这样的小店,一人吃个蛋炒饭套餐就小两千,说出去谁信,既然老大坚持,又已经点了,作为下属当然听着就成。

    “好的,马上来?!痹菔障虑?,也不提醒有新菜,直接去炒饭了。

    袁州现在从来不担心生意,有这样的材料,这样的手艺何愁生意呢。

    几人忐忑不安的坐在高脚椅上,连最活泼的马伟都蔫蔫的。

    “你们几个怎么了?”吴安路好歹也是带人出来庆祝的,几人这个表现肯定要问问。

    “没事?!北纠聪胨祷暗穆砦氨谎纤嗟呐碌闪艘谎?,又憋了回去,只是说敷衍着说没事。

    吴安路能坐上销售部的主管智商情商都不低,很快就猜到了,恐怕是看到了价目表觉得很不值得,才这个表现,当下脸上露出浅笑,也不解释。

    这种事情一会吃的时候就知道了,当初自己也是差不多的表现,就差指着袁州说他开的是黑店了,哪有人蛋炒饭卖这么贵的。

    吴安路他们不知道有新菜,但是早来的乌海他们知道啊,还知道有别的新菜,早就等着问了。

    六份蛋炒饭对于袁州来说和一份也没有差别,一份也是一个锅里炒,六份也是一锅炒,袁州精准的分成六份装盘,放在托盘里,分两次端出来。

    “你们的蛋炒饭套餐?!痹莘畔露送瓴潘档?。

    看到上来的蛋炒饭套餐马伟几人更加郁闷了,同时腹诽“不过就是普通的蛋炒饭,居然好意思说是套餐,这些泡菜外面哪个店里不是附送的?!?br />
    不过见自己老大都已经开吃,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认命的拿起勺子开始吃了起来,包括不喜欢蛋炒饭的马伟。

    另一面……

    “袁老板,你这新品清汤面我大概了解,但是那个特色碟盘一二是什么意思?”乌海见袁州忙完,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发问。

    袁州见三人都目光热切的看着自己,顿时有些不寒而栗,这些家伙的目光太奇怪了。

    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步才语气自然的道“点了就知道了?!?br />
    “但是你上面什么都没写,我怎么点?!蔽诤2桓市牡乃档?。

    说起来乌海平时也是个脾气不好的主,经常闹着罢工气死自己经理人的那种,但自从遇见袁州就没了脾气,谁让袁州抓住了他的软肋,对吃的极其挑剔。

    挑剔到哪怕有一丝丝的不满意就摔盘子的地步,所以胃病非常严重,但在袁州这里吃饭后,就再也没有不满,袁州的手艺让乌海就算鸡蛋里挑骨头也挑不出来。

    最神奇的是,就算吃油腻的蛋炒饭也没再犯过胃病,现在乌海就是不服气每次都从袁州嘴里套不出什么,哪怕每次失败也想尝试。

    袁州当然不明白乌海的复杂心理还是泰然自若的说道“随你怎么点?!?br />
    ps:谢谢各位的推荐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