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门童的引领下,袁州先行去了前台,听说袁州是过来用餐后,就直接叫了服务员送袁州去酒店四楼的餐厅。

    “先生,这边请?!贝┳藕焐兹沟姆裨鄙斐霭尊氖?,做了个请的姿势后开始侧身引路去到电梯。

    “?!?br />
    帮忙按开电梯后,服务员退到身后,请袁州进门,里面有专门负责按楼层的电梯人员,说了去餐厅后,电梯在服务员的笑脸中合上。

    三星级酒店的设施和服务非常周到细致,当袁州进入餐厅的一瞬间,立刻就有服务员迎了上来,因为时间还不到十二点,餐厅还有许多位置空闲。

    “我要靠窗的位置?!?br />
    选好位置的袁州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安排的座位坐下。

    一张长方形的桌子,黄色的漆纹,陪着白色钩花的桌布,桌上还插着一支新鲜的康乃馨,杯碟碗筷整齐叠放着。

    餐厅里的温度适宜,从这里看下去楼层虽然不高,但也别有味道,嗯,下面旁边都是房子,并没有景物可看。

    如果是晚上,倒还有城市夜景,现在就……凑合凑合。

    “先生,您的菜单?!崩戳肆礁龇裉?,一个手脚利落的把剩下三副餐具收走,一个声音轻柔的把菜单递给袁州。

    “今天有什么推荐菜吗?”

    袁州也是第一次来三星级酒店吃饭,虽然是自己曾经呆过两年的,因为不住在酒店提供的宿舍,所以除了后厨的同事,竟是一个服务员都不认识。

    至于菜品有什么袁州只做过还真没吃过,听听推荐也不错。

    “有的,今天中午有主厨做的滋补甲鱼,您需要点一份试试吗?”服务员贴心的把菜单翻到‘滋补甲鱼’的那页彩页,微笑着推荐道。

    “那就来一份,还有其他吗?”袁州想了想,那主厨有时候确实会炖汤,只不过自己从没喝过也没怎么见过主厨,一个杂工见主厨的机会还是很少的。

    不过现在自己这个杂工的手艺远超主厨就是了。

    “今天的主厨菜单就这些,要不您尝尝我们这里的特色菜?!彼底庞侄髑崛岬陌巡说シ搅颂厣萍瞿羌敢?。

    “哗哗”

    袁州翻了翻特色菜色的三页,最后说道“这几样都来一份,主食就要蛋炒饭?!?br />
    服务员见袁州点了所有的特色菜,加上主厨菜色一共有十九道,就提醒道“先生,您只有一人,我们这里菜的分量还是不错的,您看?”

    “没事,我吃的多?!痹莸比恢赖阏饷炊喑圆煌?,可是今天就是来一了心愿,顺便尝尝三星级的味道,虽然肯定没有自己做的好吃。

    既然尝肯定就要好好尝,点一两个菜那还不如回去自己做了吃。

    “好的,您稍等?!狈裨奔菁岢?,也就不再劝解,礼貌的拿着菜单去后厨下单了。

    大酒店的厨房里面分工明确,下单到厨房端出菜的时间一共不过七八分钟。

    “先生,这是您点的主厨甲鱼汤、水煮牛蛙、高原羊肉,手撕耗牛肉……”上菜的小哥每端上一样就报出一样菜的名字。

    而袁州就在一旁安静的等着菜上完。

    “先生,您的菜上齐了,请慢用?!?br />
    “谢谢?!?br />
    袁州点了点头道了谢,拿起筷子准备今天的试吃。

    自从拥有系统以后,袁州的五感早就异于常人,试吃还是没问题的。

    这边袁州在认真的试吃,那边袁州的食神小店就炸了窝。

    轰隆隆,就跟春日惊雷般。

    先是每日来报到的小胡子男乌海,九点十分准备来到门前。

    而清冷的门前,什么都没有,关着的卷帘门上面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店主有事外出,晚上营业’。

    “晚上?中午不营业吗?应该不会,中午生意很好的?!蔽诤W匝宰杂锏挠值够亓俗约何堇?,早饭也不吃了。

    吃了那样美味的蛋炒饭谁还吃的下,普通的包子馒头,经济允许的情况下肯定是选择更好的。

    而其他来吃早饭的也发现了这个纸条,想着说不定中午会开,毕竟没有谁会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

    时间过得很快,中午下班时间,袁州小店门口就围满了人,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打群架,每个人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聒噪起来。

    “怎么回事?中午还不开门?一会还上班呢?!币桓龃蟾贡惚愕哪凶涌戳丝词滞蟮氖直?,又摸了摸饥饿的肚子抱怨道。

    “你没看到写着呢,有事晚上开?!迸员叩鹊男募钡慕庸巴?。

    “袁老板早上还开着呢,怎么中午就关了?!痹缟侠闯怨×奈髯澳?,中午紧赶慢赶的跑过来就看到无情关上的大门,疑惑的说道。

    “什么?早上开门了?我怎么不知道?”乌海一来就听见这句,立刻问道。

    “是啊,那小师傅早上做的灌汤包简直绝了,老头子还说中午再吃一顿的,老伴都带来了?!币桓龃┳胖苷睦洗笠谄且藕?,还在和旁边一个打扮普通,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低声解释着什么。

    “小笼包?我怎么不知道,我早上过来就关门了?!蔽诤L阶约好菜拼砉诵缕?,本来就因为没吃到早饭的糟糕的心情更加不爽了。

    “是海哥啊,没错袁老板这店里又出了新品种,灌汤小笼包,那味道可是绝了?!蔽髯澳屑蔷@闯苑沟奈诤?,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形容着早上那灌汤包的好吃。

    西装男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的,虽然吵架不行,但这描述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旁边这些熟客想着袁州的手艺就已经口水泛滥,觉得自己更饿了。

    不一会早上来吃过灌汤包的几十人来了三分之一,这下可好,来的十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形容这天下第一的灌汤包,干等着开门的熟客不无聊了,就是饿的难受。

    “你们别说了,我这肚子都跟造反了似得,咕咕叫个不停?!贝蟾贡惚愕哪凶?,也不顾形象了捂着肚子难受的说道。

    “就是,饿的我胃病都要发作了,不准说了?!闭獯嗡祷暗氖且笱?,美女的话一向好用,几人也就真的停下了话头。

    至于是因为越形容越是想起早上美味的小笼包让自己更饿,还是因为别的,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不过站在门口的人都开始异口同声的声讨袁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