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反正有他这小气劲的,也是没几个了?!崩衔宀恍嫉钠财沧?,“真不晓得他守着这么多钱做什么用,我就不能瞧他那嘚瑟样?!?br />
    老四淡淡的笑道,“猖狂得志,目中无人,游艇飞机,那都是电影里的。实际上我见过的所谓富人,生活和一般人几乎一样。

    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身边的同学大部分家庭非富即贵,我的导师既是世界有名的药理学科学家,也是一名亿万富豪。

    所以,哥有句话是对的,金钱对他的作用,就是可以自由的决定他想过什么生活?!?br />
    老五懒洋洋的道,“得,你越来越像他了?!?br />
    她在新加坡读的学校虽然不是贵族学校,可是接触的有钱家庭没有一百个,也有九十九个了,所以,老四说的她也认可。

    “我怎么就像他了?”老四看到她这样子,感觉自己一拳头好像砸到了棉花上,有力气没地方使,车子接近王府井的时候,她道,“就在附近找个空位停车吧,里面没法开车?!?br />
    “就是都喜欢说教,真不亏是一个妈生的?!闭业揭桓鐾3档目瘴?,老五直接倒了进去停车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你不是?”老四被气的不轻,朝她脑袋上去就一个巴掌。

    “越来越像了?!崩衔逍Φ幕氩辉谝?,“李老二的手也是这么欠?!?br />
    “走吧你,多吃点东西,堵你的嘴?!崩纤牟辉俅罾硭?,赌气似得带头走在前面。

    只是走过一段路,发现老五并没有跟上,回过头发现正在一个摊子上买烤羊肉串,还在朝她不停的招手。

    “快点啊,来付钱?!比缓笥峙呐淖约旱目诖?,表示空空如也,一毛钱没带。

    “真是服了你了?!崩纤囊⊥?,但是还是帮着给了钱,并且对摊主道了谢。

    “你不吃???”老五递给老四一串。

    “自己吃吧?!?br />
    经过一处烤红薯的地方,她买了一个红薯,吃的倒是香。

    两姊妹,沿着大街小巷,走一路吃一路,一个气质卓然,蛾眉皓齿,一个娉婷袅娜,鲜眉亮眼,引得路人侧目。

    一直到下晚五六点钟,逛的累了,俩人就坐在商场里面的座椅上,老五摸摸鼓鼓的肚子道,“晚饭,你要吃你吃吧,我是一点都吃不下了,撑到位了?!?br />
    “那我们去看电影吧?!崩纤耐浅圆幌峦矸沽?,“想好看什么电影没有?”

    “不挑,买到啥看啥?!崩衔逋?,“你带路,我开车?!?br />
    “开什么车,都不够费劲的,电影院就在旁边?!?br />
    两个人出了商场,往附近最近的一家电影院过去。

    电影院门口居然拍着长长的队伍,老五惊叹道,“今天什么电影,居然这么火爆?”

    老四指着门外的海报道,“不会看啊,什么古惑仔吧?!?br />
    老五吐吐舌头,“我在香港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几个像陈浩南这么帅的小流氓,尽是喇叭全这样的歪瓜裂枣,好不容易长的能看的,要么纹身,要么染黄毛,挂个大金链子,比你说的那些什么款爷还要俗气?!?br />
    “那就不看了?”老四怕排队,一排队估计就要半个小时。

    “看啊,为什么不看,郑伊健还是挺帅的?!崩衔逅低曜约喝ヅ哦尤チ?。

    等买完票,又等了半个小时才开场,看完电影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

    “回家吧,现在这么晚了?!崩纤娜嗳嘌?,显得很疲惫。

    “别啊,现在才几点,对本小姐来说,一天的生活现在才开始!”老五勾搭着她的肩膀,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信不信?再等会李老二就会打电话了?!崩纤氖懿蛔≌饷凑厶?。

    “打就让他打呗,让他说几句又不会死,可是再这样憋着,我真会死的?!崩衔逡槐呖狄槐叩?,“你要是怕他,你就先回去,我自己玩自己的?!?br />
    “这么晚还能有什么地方去?超市、商场早就关门了,要玩咱们就明天吧?!崩纤目隙ㄊ遣环判牧糇耪庋就芬桓鋈说?,只能耐心的劝导。

    老五兴奋的道,“露天烧烤,沙滩音乐会,哪里能没玩的地方?!?br />
    老四没好气的道,“你的地理老师谁教的,这里你能给我找到海滩?”

    “所以不是问你嘛,你是地头蛇,你说了算,反正我这里不熟悉?!背盗髁看?,赛车严重,她开的比较慢,后面的车一个劲的按喇叭,她低声骂了一句,然后红绿灯一过,加快了速度。

    “KTV知道吧,我们去唱歌?!崩纤氖蕴阶盼?。

    “别,你饶了我吧,那种地方的音响声音太硬气,烦躁的要死,我这小心脏可受不了?!崩衔迕Σ坏木芫?。

    “那就去酒吧吧,我知道一个地方的音响系统不错?!崩纤闹缸乓桓雎房诘?,“左拐,第二个路口再左拐,再直行就到了?!?br />
    老五欣然同意。

    到了地方,停好车子,老五直接把外套脱了留在车上,只穿了一件紧身衣。

    老四训斥道,“小心着凉?!?br />
    “走吧?!崩衔宀灰晕?,站在外面就能听见酒吧里面传去来的声响,看着开阔的入口道,“想不到这里挺大的啊?!?br />
    老四提醒道,“平松你还记得吧?”

    老五拿出来口香糖递给老四,见她不接,就塞自己嘴里,一边嚼一边道,“春节来过咱家那个,一个大男人开个红色法拉利,差点恶心死我,这品味真是没的说?!?br />
    老四苦笑道,“你说话注意着点,不饶人啊你,这个酒吧就是他弟弟开的,这附近稍微有点名气的酒吧、茶馆、咖啡厅都跟这哥俩脱不开关系?!?br />
    “还是李老二大方?!崩衔迕靼?,再怎么样,都和她哥哥脱不开关系才是真的。

    刚进入酒吧,俩人就被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给吓到了。

    “谢谢大飞哥!”

    “飞哥威武!”

    “...”

    一个人站在舞池的中央,手持麦克风,大声的呼喊道,“各位,今天大飞哥包场请客,敞开肚皮喝!一起happy!”

    全场再次欢呼,掌声雷动。

    dj热舞,音乐震天响。

    老四拉着老五小心翼翼的钻过人群,没找卡座,就在一处吧台坐下。

    穿着黑色马甲、白色衬衫的服务员过来招呼道,“想喝什么,美女,今晚有款爷请客?!?br />
    老五没有接递过来的酒水单,径直道,“马提尼,干一点,加上两颗橄榄,谢谢?!?br />
    “要不要啤酒?”服务员有点犹豫,这可就没眼力劲了,即使是人家包场,也不能这么宰人吧。

    “我们自己给钱,谢谢,威士忌加冰块?!崩纤拇影锾颓?。

    可是她刚掏出钱,伸出的手在半空中被拦住了,一个穿着黑色夹克,顶着二八中分的男人站在了俩人的跟前,慢慢的往嘴巴里塞了根烟,道,“美女,这么不给面子?!?br />
    “大飞哥?!狈裨备厦Ω阊?,然后又冲老四和老五使了个眼色道,“喊大飞哥?!?br />
    老五噗呲笑了,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问,“让我喊哥?”

    她连李老二都懒得搭理!

    何况是别人!

    老四抽开手,对服务员道,“把这位先生带走吧,可能喝醉了?!?br />
    心里厌恶,可是表面上还是客气的很。

    被称为大飞哥的男人,笑嘻嘻的道,“妹子,第一次来吧?面生的很,有缘千里来相会,一回生二回熟,陪哥喝一杯?!?br />
    说着就要去搂老四的肩膀,却是被老五推开,老五笑嘻嘻的道,“要喝酒可以啊,把狗爪子拿开些?!?br />
    “怎么跟大飞哥说话的?!贝蠓筛缟砗蟮囊桓龃蟾吒鲎又缸爬衔寰吐?。

    老五依然笑嘻嘻的道,“我不是天桥算命的,唠不出那些你爱听的嗑?!?br />
    站在不远处的董浩,皱着眉头,拦住就要冲上前去的邱亮,然后对他摇了摇头。

    邱亮不服气的道,“董哥,就几个小王八蛋,三两下就解决?!?br />
    董浩道,“她们俩是出来散心的,要是知道被人跟着,肯定不高兴,回去和李先生闹开,倒霉的还是咱俩?!?br />
    他了解老五的脾气,而且之前有过这方面的教训,早就学乖了。

    “那万一....”邱亮有点担心。

    “这里是平虎的场子,没有万一?!倍葡肓讼氲?,“在这看着,敢不老实就动手?!?br />
    说完就再次越过人群,出了酒吧,站在门口打电话。

    这边,这位大飞哥也不着恼,仍然乐呵呵的看着老四和老五俩个人。

    大高个威胁道,“懂不懂规矩!要不要老子教你一点?”

    “规矩,什么规矩?”老五故作不解的道,“来,你给我说说呗?!?br />
    “行了,行了?!崩纤陌诎谑?,然后对服务员道,“麻烦给我们快点拿酒,谢谢了?!?br />
    服务员看了一眼大飞哥,大飞哥训斥道,“看我干嘛,美女让你拿酒没听见??!”

    “马上!”服务员吓了一个激灵,转身就走。

    “规矩?”大高个理了理头上的那绺慌忙,张狂的道,“大飞哥就是这里的规矩!不出门打听打听,谁敢这么跟大飞哥说话?!?br />
    老四义正言辞的道,“几位,我想我们不认识,就没必要再多说了吧?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们,谢谢?!?br />
    “妹子,不用这么绝情吧?”大飞哥再次伸出手往老四的腰上拦,被老四毫不留情的给拍开了。

    老五乐呵呵的道,“出去左拐再左拐,那边就是厕所,找个坑抬抬后腿,去照照呗,自己头上究竟有几根葱,没有的话去买几把来插在头上,装蒜吧你!”

    “给脸不要脸是吧!”大飞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把烟头往桌上一摁,发狠道,“马勒.....”

    啪!

    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脸上就多了一个浅浅的五指??!

    这声巴掌在吵闹的酒吧里突然显得格外的响亮。

    音乐停了,说话声没了,dj也停止了热舞。

    世界一下子清静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叱咤东三环的大飞哥会挨人打!

    瞧着那新鲜出炉的五指印,这是真正的打脸??!

    还是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打的!

    更夸张的是,那个女孩子还有心思点烟,不过在外人看来,只是故作淡定。

    老四把老五护在身后,板着脸道,“这位先生,请管好自己的嘴巴,别乱骂人,你父母没教你出门在外要有礼貌,有教养吗?”

    老五这一巴掌,让老四觉得解气,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

    大飞哥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道,“你马勒.....”

    啪!

    又是一巴掌!

    这次是老四打的。

    这次所有人都是一个感觉,这俩女人疯了,打了一个巴掌不算,又打了一个!

    接连打了俩??!

    还想不想好了!

    能站着出这酒吧,才叫有鬼了!

    就连大飞哥旁边的小弟们都愣了神!

    “草!”大飞哥气急,这次不再废话,举起手就要往老四脸上搂。

    所有人都不敢往老四这边看,一个漂亮女孩子还是很赢得同情分的!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所有人心想,完了!

    被一个大男人打,那脸还能看嘛!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挨打的还是大飞哥。

    只听见一个愤恨的声音道,“大飞,在老子的场子里惹事了?”

    “虎哥,你误会我了!”看到平虎,大飞哥再也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模样,低声下气的道,“是这俩臭娘们先打我的!”

    啪!

    又是一个比刚才还响亮的巴掌!

    所有人都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

    “再胡说,老子撕裂你的嘴?!鼻耙幻胄咨穸裆返钠交?,下一秒却变了脸,对着俩姐妹殷勤的道,“没事吧?”

    这下子,酒吧的人就是再傻,也是看明白了,这俩姑娘来头不小??!

    老四笑着摇摇头,淡淡的道,“没事,谢谢。狗乱叫算什么本事,真咬到我才算他们厉害?!?br />
    在场的人差点就憋不住笑了,他们本以为那个年龄小的女孩子嘴巴厉害,想不到这个大一点,更是不遑多让。

    老五却是眼珠子一转,指着所谓的大飞哥,不紧不慢的道,“她让我喊他哥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