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哇哇大哭,张兵看的心疼坏了,赶忙去哄。

    然后骂骂咧咧的道,“你这没头没脑的,孩子招你惹你了?臭脾气谁惯着的???”

    “你惯着我了?自从跟了你,就是吃糠咽菜,没过个一天好日子!”他老婆不是个弱的,厉声道,“好嘛,我让你出来闯,多少年不着家,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孩子,还得种着地,好不容易回去一趟,还装蒜,乡里人都说你姓张的发财了!

    你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俄就得活该倒霉受罪!”

    “谁吃香的喝辣的了!”被媳妇这么一阵白话,张兵急的直跳脚,他看到闺女在旁边干瞪眼瞧着,训斥道,“包里有苹果,去洗着吃,厨房拐个弯就到,有水龙头?!?br />
    待闺女和儿子走了,他才慌慌张张的搂着媳妇道,“老子去毛子那,那是玩命呢,一点儿不轻松,虽然这两年回国了,可跟着老板也不快活啊,老板走哪,咱就得屁颠屁颠跟哪。

    再说了,这端人饭碗,就得服人管,你以为我快活的起来?”

    他媳妇道,“做老板的却是就没几个好东西?!?br />
    “是,是,你明白就好?!惫丶笨?,张兵为了让媳妇理解男人的心酸,也只能把自己说的可怜。

    “你们百十万的房子,说送你就送你了?!彼备舅婕捶从?,问,“姓张的,你不能蒙我吧,咱房子呢?”

    张兵道,“我大老远把你接过来,蒙你干嘛!不信的话,我明天就带你过去看,现在咱们把这里收拾收拾,然后带你们娘几个下个馆子。

    旁边不远的地方,有个羊蝎子,好吃的很,我朋友开的?!?br />
    “我现在就要去房子看!”他老婆很是坚持。

    看着他媳妇坚定的神色,张兵很是无奈,胳膊扭不过大腿,他只得道,“得,现在就去?!?br />
    又重新招呼俩孩子,上了面包车,往金鱼池过去。

    “这面包车又是谁的?”上了车后,他媳妇才想起来一直忽略的问题。

    张兵道,“也是老板给的?!?br />
    李和淘汰下来两辆车,一辆面包车,一辆捷达,要送给他和董浩,他主动选了面包车,主要是实用,拉人拉货都可以,而董浩自然就要了那辆捷达。

    张兵的房子在金鱼池,是新建的小区,位于天坛北门,要知道天坛有天然氧吧之称,在这里的空气质量是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房价这两年长的也很快。

    房子是位于五楼的小高层,南北通透的四居室,上下楼方便而且采光好,阳台正对小区花园。

    “真是咱家的?”他媳妇捏着手里的钥匙,在屋里屋外转悠了一圈,仍然不敢相信。

    “不信?”张兵没好气的道,“不信的话就把钥匙给扔了,谁捡到归谁去?!?br />
    “你扔试试?”他媳妇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

    天气越来越冷,地上的雪由薄变厚,渐渐积了厚厚的一层,而且鹅毛纷扬的势头仍未稍减。

    所有的树木都罩上了一顶小小的白帽,玲珑、俏皮、可爱。

    屋内,只有火舌舔着炉壁的声音,一切都那么静,老四抱着茶杯,端坐在李和的跟前,不时的朝他张望,最后忍不住道,“我没招你惹你吧?这又是整的哪一出?”

    “没事?!笨醋判蔚ビ爸坏睦纤?,李和的心里一阵气闷,跟堵着什么似得。

    “搞不懂你?!崩纤谋癖褡?。

    “你妹呢,联系没有,什么时候回来?”老五已经不接李和的电话了,李和现在根本拿她没办法。

    老四道,“你少骂她,不是小孩子了,她说先去香港,然后跟阿娘一起来这过年?!?br />
    “我欠她的!”李和愤懑的说完这一句,就出门铲雪去了。

    大雪已经封住了李家出入的道路,想安全的出门就必须把路上的积雪给铲干净。

    这个时候,李和才怀念城市的好,在城区街头随处可见由城管队员和环卫工人组成的扫雪队伍,有他们和保洁车、撒布机、铲雪车等各种环卫作业车辆在保障道路通畅,做到雪不停扫不停,并对部分冰冻路面进行除冰。

    根本就不需要李和自己操心,而现在,他必须自己买上三辆铲雪车,安排人每天清理个好几遍!

    但是这样也很难出行,即使是出了西山,附近都是偏远的小道,也没有环卫清理积雪,单靠他自己处理不现实,只能顺着过往车辆形成的轨?;郝贫?。

    同样的,这里通不来暖气,家里只能烧壁炉!

    所以,现在他后悔住在所谓的别墅了!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什么叫做基础设施配套!

    要不是在这里住习惯了,不想再折腾,他甚至都想搬回三庙街了。

    不过,好在学校已经放假,他现在很少去公司,出门的机会也少,倒是也没有那么烦躁,每天没事就带着狗上山追兔子,偶尔到也徒步到附近乡下的田地里,和一帮子一起追逐兔子,倒是多了一些娱乐的趣味。

    王玉兰和李兆坤老俩口是第一次来李和这里过年,同行的的还有老五,他们对这里的天气很不习惯。

    “冻死了,咋这么冷呢?!崩钫桌ご┳藕窈竦木笠?,缩着脖子,笼着袖子,本想陪着李怡在雪地里堆雪人,可是没站上几分钟,就冻得浑身上学哆嗦!

    何芳笑着道,“爸,你就进屋吧,外面是冷?!?br />
    “还是小孩子火力好?!崩钫桌ぜ刑ń紫?,索性也就不在这里呆着了,立马就回了屋里,屋里有壁炉,热的需要脱袄子,只穿着汗衫就可以,屋里屋外两重天。

    李和一家子没回老家过年,李燕和李阔兄妹俩还在犹豫要不要回去,从心里来说,两个人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去的。

    “等着人笑话死你老子吧?!痹谛值芎椭杜?、侄子之间,李兆坤果断的选择帮衬自己的兄弟说话,大过年的,两个孩子都不回家,人家还指不定怎么笑话他兄弟呢!

    “大伯,我们下午就去买票?!崩钛啾焕钫桌に档牧成戏⒑?,虽然李兆坤说的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