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市虽然低开,但是在中再集团入市的消息传出后,随后跟着大涨!

    李和在中再集团的办公室接受了财经记者的采访。

    “我认为中国股市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散户市场,卖菜的,扫大街的大爷、大妈都在炒股。

    门槛越低,进入的人就越多,就像1000人混战的角斗场,要成为角斗士冠军,那得干掉999个人,这难度有多大,毋庸多言。

    很多人宁可自己在股市里赔钱,也不愿意交给专业的机构去管理财富。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很多人来股市不是来想赚钱的,而是来想过瘾的!

    我觉得这是赌性在作怪....”

    “什么一月翻倍的,什么一年百倍的,我都见过很多,但仍然活到现在的,屈指可数。市场从来不缺少明星,市场永远缺少寿星。

    许多人对基金经理年收益10%还不满意,我对我投部门的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投资比的不是进攻,而是防守。

    我认为我们的投资者和基金经理都过于急功近利了吧?

    大家都想快,都想用1年时间得到自己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这可能吗?

    当然可能,你可以去抢银行....”

    “李先生,你的意思是不好中国股市吗?”记者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拥有成熟气质的职业女性,她此刻也被李和的话绕的糊涂。

    李和笑着道,“我只是想阐明一个道理,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而且最近有很多人在骂我,说我乱讲话,搞的大家都亏钱。

    我这个人向来很少解释的,但是这一次,我想我还是解释一下,毕竟股民很多是新股民,拿的是退休金,保命钱炒股票,这样一下化为灰烬,也不太好。

    以后几天,股市有升有降。

    我估计问题不大,有惊无险。今后股市再涨再跌,不能怪我。我已经把股市的道理讲得清清楚楚,赚钱不来找我,赔钱来找我,这有道理么?”

    “李总,你很幽默?!奔钦哙圻谛α?,“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你是不看好眼前的股市?”

    李和笑着道,“我是不建议短期的投机行为,眼前许多股票处于价值洼地,从长期来看都会有良好的发展前景,我当然会借入....”

    这场采访进行了有半个小时,李和起身走人,记者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却被齐华拦着,只拿到了一篇公关稿,齐华笑着道,“杨小姐,李先生现在刚好有个会要开,如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我这里可以代为回答?!?br />
    “那谢谢?!毖罴钦哂淘チ艘幌?,还是接受了齐华的建议,毕竟有半个小时的采访稿已经可以在行内自傲了!

    众所周知,李和向来很少接受媒体采访,而接受她们这种专业的财经记者的采访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这次入市护盘,是由郭冬云带领的操作团队。

    5亿资金,在月交易量不足100亿的深沪两市,已经达到了活跃市场流动性的目的。

    李和不知道的是,他这个决定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

    “吕总,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

    “是啊,吕总,万一还有机会呢!”

    “东山再起未必没有可能啊...”

    在一处顶楼的天台上,一群人站着阳台上,七嘴八舌的对着一个站在阳台边缘的中年人呼喊。

    中年人面色苍白,衣衫凌乱,虽然一般说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他哭的很凄惨,声泪俱下,涕泪滂沱,哭得天昏地黑,使旁边的人都陪着掉眼泪。

    “没了....”他凄苦的道,“什么都没了??!”

    任谁都想不到堂堂上市公司的老板会逼的跳楼!

    他现在才能明白,人不能自以为是啊,在他的小圈子里,他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可是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往外一看,他只是个蝼蚁而已!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擅自动用公司的钱去炒股!

    结果现在全给赔了进去!

    除了死,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想到伤心处,哭的更加伤心了。

    他从护栏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看到百米的高空地面,底下还有不少的人朝着他这里指指点点,他浑身酸软无力,摇摇晃晃,天台的水泥护栏只有一脚宽,只要身子往后一仰,身后就是归宿...

    “吕总!”

    “不要这么激动啊...”

    “吕总....还没到最后一步??!”

    旁边的人再次发出来了惊呼,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过去拉他。

    “没救了!没救了!”吕总神情呆滞,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

    “有救??!”一个小伙子从楼底下小跑过来,大声呼喊的同时,手里还高举着一张报纸,“有救了,吕总,有救了!”

    旁边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你不用拿这种事骗人?!甭雷芾淅涞目戳怂谎?。

    小伙子激动的的道,“吕总,真的,是真的,李和出手救市了!他出手了!不信,不信你看报纸??!”

    “别过来!”吕总把手朝小伙子一指,“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一个中年妇女夺过小伙子的报纸,突然也跟着激动的道,“吕总,真的,世界首富,就是你经常说的中再集团的董事长,他出面入市了!”

    “真的...”

    “中再集团增资深发展....”

    “还有深南电路...”

    一张报纸大家互相传阅。

    “真的?”吕总半信半疑,忽然又道,“那不可能,股市塌了,就是因为他对股市没信心!”

    “吕总,实在不信,你先看看报纸吧,报纸不可能是假的....”一个女孩子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递上报纸。

    吕总狐疑的接过报纸,看到硕大的标题之后,脸上立马由阴转晴,兴奋的道,“真的,居然是真的.....”

    激动之下,站立不稳,要不是有紧急赶过来搀扶的小伙子,他差点掉了下来。

    扶着他的小伙子道,“吕总,你小心点?!?br />
    “快点扶老子下来!”吕总的腿有点抖。

    他刚下来,楼底下传来了姗姗来迟的警车声音。

    今天的这一幕,在全国许多地方时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