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主任,这事可真不能赖我?!崩詈退仕始?,表示一脸的无辜,既然找上他了,他就不能表示不知情,甚至想抵赖掉,眼前只能尽量撇清关系,反正有一点很清楚,他没有公开讲过什么话!

    现在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故意的!

    要怪只能怪那些老嚼舌头的记者!

    “进来坐吧?!蓖踔魅涡ψ诺?,“不是股市的事,要是股市的事,也是证监会的周主席找我?!?br />
    李和想想也对,要是真是关于股票市场的事,经贸委真找不上他。

    “谢谢?!?br />
    他抬脚进屋,往会议室里扫了一眼,发现在坐的几十号人,除了王主任,还有财政部和税务总局的几个领导,他大部分还都认识,里面中字头的国企老总,他很熟稔,民企里面的鲁万向、张魏桥、李海鑫、刘家兄弟,他打交道虽然不多,但是都有一面之缘,甚至平松、卢波、黄国玉等人都是赫然在列。

    当然,里面也有他不认识的。

    他不认识别人,但是不代表别人就不认识他,看到他进来,大家纷纷起身招呼,他不好落别人面子,只能颔首面带微笑回应。

    他坐到旁边的唯一一个空位上,王主任先是介绍李和左右附近的人道,“这是经贸委市场流通司司长许司长,这是经贸委资源节约综合利用司是吕司长....”

    财政部的吴主任道,“我就不用介绍了,打交道不是一回两回了?!?br />
    “是的?!崩詈偷愕阃?。

    王主任清了清嗓子,摊开面前的文件,笑着道,“人都到齐了吧?那咱们就说重点了?”

    “王主任,你说吧...”

    “都听着呢...”

    会议室里的人七嘴八舌的附和。

    “在坐的都是中国企业里面的龙头,邀请大家来这里,主要是开个协调会?!蓖踔魅慰戳丝慈?,然后继续道,“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会议精神,紧紧围绕实现两个根本性转变,以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把全会提出的‘坚持资源开发与节约并举,把节约放在首位’和‘大幅度提高能源、原材料的利用效率’作为工作的基本万针和中心任务,加强宏观管理,推进技术进步,完善基础工作,加大宣传力度,强化信息和技术服务;

    推动资源节约综合利用工作向前发展....”

    半小时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王主任中途抿了口茶道,“生产、建设、流通、消费等各领域,都必须节水、节地、节能、节材、节粮,千方百计减少资源的占用与消耗。

    各行各业都要制定节约和综合利用的目标与措施,大幅度提高能源、原材料的利用效率。

    我们的企业要形成自我节能的激励和约束运行新机制,增强全民、全社会资源节约综合利用意识,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经营转为集约经营....

    完善产品单耗指标,尽快建立综合利用统计报资,坚持定期公布,包括国际先进水平、国内先进水平和最低水平,从宏观上引导企业向先进水平靠拢;

    同时,应改进现有不科学、不合理的统计指标,积极探索建立新体制下的资源节约综合利用报告制度....”

    王主任说完之后,会场上响起来热烈的掌声。

    吴主任接着道,“政府批转了国家经贸委、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提出的《关于进一步开展资源综合利用的意见》。第一、资源综合利用的范围资源综合利用主要包括;在矿产资源开采过程中对共生、伴生矿进行综合开...

    第二,实行优惠政策,鼓励和扶持企业积极开展资源综合利用....”

    各个部门的各个领导按照顺序说完了之后,王主任看了看时间道,“大家休息十分钟,再想想思路,等会大家再说说自己的想法?!?br />
    一时间上厕所的上厕所,抽烟的抽烟,倒茶的倒茶。

    李和本想去上个厕所,结果被人左右包围,他都拉开拉链了,居然还有人围着不散,他觉得有点尴尬,只能洗个手,借故躲个尴尬,下楼底下的厕所去了。

    他上完厕所,从里面出来,在门口守着的平松立马递过来一张餐巾纸,递给他道,“哥,那帮人确实是太讨厌了,跟个苍蝇似得,赶都赶不走?!?br />
    “你又来干嘛?”李和没好气的问。

    “跟你讨个注意啊?!逼剿尚ψ诺?,“我等会都不晓得说什么?!?br />
    李和道,“这种会议,你不是参加过一次两次了,说什么说?带着耳朵听就行了?!?br />
    “是?!逼剿上氩坏嚼詈驼饷础⒅薄?,一时间脸红脖子粗,在这种会议场合,他是有资格参与的,但是还是没有资格参与发言讨论。

    “到楼底下抽根烟?!崩詈痛牌剿上侣?,但是没敢往前门去,走了后门出去。

    两个人这才能清闲的抽完一根烟。

    重新回到会议室,众人坐下,安静下楼,王主任首先看向了李和,“小李,你们表个态度?!?br />
    众人齐齐的望向李和。

    李和认真的道,“经贸委提出15个行业‘九五’技改重点,机像数控机床、基础零部件、火电设备、农业机械、机电产品出口,新型元器件、国产局用程控交换机、光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软件、汽车和医疗电子,轿车零部件,石油化学工业,我旗下的企业都是有涉及的....

    我们将,有计划、有步魏地通过试点逐步推进以节能降耗为主要内容的老旧设备的更新改造,继续开展节能降耗和资源综合利用,限制旗下高耗能、污染企业的生产和发展,甚至逐步淘汰和关闭!

    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积极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和国内外的技术、资金,尽早使我公司的节能降耗、综合利用和整个国家的资源利用水平步入国际先进行列....”

    他说完之后,王主任和吴主任都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其它企业的领导负责人,也接连讲了话,内容和李和说的没什么区别,无非就是大同小异。

    会议结束后,李和被吴主任给喊住了,俩人单独在会议室里聊开了。

    吴主任笑着道,“我是替人代话的,哎,你这个篓子捅的可不小哦?!?br />
    李和笑着道,“市场有市场的规律,我不觉得会因为我一句话就塌了,恰恰说话大家对市场没有信心,而我的话只是那最后一根稻草,我不做那根稻草,也会有别人做?!?br />
    吴主任笑着道,“证监会的同事可不这么想,现在都急的跳脚哦,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其实我觉得证监会要谢谢我,4月1日到12月9日,上证综合指数涨幅达120%,深证成份指数涨幅达340%。这在国际证券市场上是罕见的。

    证券交易所几个月来新增投资者开户数800多万,总数超过2100万,股民已占城市人口相当大的比例。他们联系发了十二道文件都没给市场降温,但是股市依然疯长,特别是垃圾股疯长,由于没有涨停限制,庄家操纵明显,这已经不正常了。

    据说他们还要提高印花税?”

    吴主任苦笑道,“话是那么说,可是过犹不及!”

    四天时间,股市重挫30%!

    这不是降温,分明是崩盘??!

    李和想了想道,“要不我写篇稿子?反正我没当众说过那番话?!?br />
    大不了就是不承认。

    吴主任摇摇头,“覆水难收啊。再说,这么做无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说不定啊,越描越黑?!?br />
    “那我懂了?!崩詈统宋づ?,好像没有别的道路了,这事他在香港做过,郭冬云在英国做过,倒是不陌生,“我会解决流动性?;??!?br />
    次日,中再集团携资入市。

    虽然只有五个亿的资金量,但是却是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反响!

    这说明什么?

    说明首富看好股市!

    当日,上证大涨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