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是处心积虑的想来对付我啊,留不得了?!崩詈鸵恢倍济挥械凸蓝降谋ǜ葱?,董进步来找他,也是他能预料到的,但是眼前真的发生了,他还是有点感慨,并且有点难以接受!

    他待董进步不说有百般好,但是董进步能有今天的成绩,是离不开他的!

    他倒是不期待董进步能记得他多大的恩情,对他知恩图报,可是不能因为他没有继续纵容,而就把他记恨上了。

    甚至,眼前被通缉后,第一件事居然不是远走高飞,而是千里迢迢的跑过来想报复他!

    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世界这么大,一样米养百样人,他无法要求所有人的三观都同他吻合,唯一的方法,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心理上的无坚不摧,不被那些自私又狭隘的人所伤害。

    王元道,“李老板,你放心,就凭他犯下的事情,够枪毙八百回了!”

    “不能掉以轻心!”李和淡淡的道,“你们几个给我随时关注案件的状况,董进步既然说手里还有钱,他就会继续铤而走险,不要小瞧钱的威力?!?br />
    董浩点点头,“这事我亲自盯着,不会给他翻盘机会?!?br />
    董进步的事情处理完毕以后,董浩同着张兵开始忙着接收李和给他们的房子,两个人越看越是欢喜。

    齐华允诺可以搞定孩子上学的事情,张兵更是先请假回家,去接婆娘和孩子去了。

    张兵走后,董浩让杜武先顶替了张兵的位置。

    只是杜武只跟了李和三天,就被李和给炒了鱿鱼。杜武满心的委屈,不明不白的就丢了工作,只能找董浩诉苦。

    董浩了解李和的性子,李和对员工的要求并不高,特别是他们这些保镖,只要忠心可靠,一般都是得过且过,所以他们倒是轻松的很,至于赶人,这真是破天荒的第一遭。

    他不敢直接找李和问原因,倒是先找了齐华。

    请客吃饭的地方选在了有名的建国大酒店,他比齐华找到了半个小时。

    “我没有来迟吧?”齐华还特意看了看手表。

    董浩笑着道,“是我来的早,今天李先生在家,我倒是没有事情做?!?br />
    齐华道,“真是新鲜,你可是第一次请我吃饭?!?br />
    董浩给齐华斟啤酒,接着道,“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好像也没有几次吧?”

    俩人认识多年,但是彼此没有私下的交往,即使是参与的饭局,也是李和的饭局,都没有上桌的资格。

    “客气了?!逼牖咀哦似鹁票?,迎上啤酒瓶。对于董浩,他不敢托大,他知道,李和从来没有拿董浩真的当做保镖看。

    “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倍凭俦?,喝完,空空杯底。

    “我也喝完?!逼牖屏坎皇翘?,但是还是豪气的很。

    董浩给齐华夹了块鱼,笑着道,“这里我跟李先生来过一次,以后就记住了,因为臭鳜鱼做的特别的地道,来,你尝尝?!?br />
    “谢谢?!逼牖似鹜虢幼?,轻轻的尝了一口,竖着大拇指道,“确实是不错?!?br />
    “喜欢就多吃?!倍圃俅胃迓【?,自己抿了一口茶,干咳一下道,“我这次请你来,是想问你一个事?!?br />
    “我知道什么事?!逼牖屯烦宰约旱?,好像早有预料似得。

    “那....”董浩刚开口,一张报纸就出现在了桌子上。

    齐华用纸巾擦擦嘴,“自己先看?!?br />
    “李和预测股票走势?”董浩疑惑的道,“李先生最近这一阶段都是在家里,没接受过什么采访啊?!?br />
    “继续看?!逼牖俗啪票?,轻抿两口,又夹块肉。

    “1996年在我国新兴证券市场短短六年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1996年,通货膨胀消失,银行利率降低;3月开始,股市走出了一**的上升行情,全年基本上走出了单边上扬的走势。

    10月起,管理层一团团冷风吹来,连连发布了后来被称为“十二道金牌”的规定,大致有:《关于规范上市公司行为若干问题的通知》、《证券交易所管理办法》、《关于坚决制止股票发行中透支行为的通知》等。

    管理层的“十二道金牌”都没能拉住疯牛,使丝毫没有长牛经验、却经历了三年漫长熊市的股民怀疑牛市是否真的来临...”董浩不自觉的读出来了声音,“据内部人士透漏,中再集团董事长认为:股票市场的严重违规行为、疯狂的投机炒作徒然加大了股市的风险....”

    读着,读着,他就读不下了!

    “这话不是我传出去的!”董浩一下子惊悚了。

    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这些话确实都是李和说的!

    但是李和却从来没有对外说过,只是和他们这几个人说过,当时只是让董浩给老家的李隆等人提个醒,适可而止,该收手了!

    齐华抱着胳膊,笑着道,“当然不是你说的?!?br />
    “也不是你说的!”董浩肯定的道。

    齐华道,“李先生说这话的时候,在场的只有三个人?!?br />
    “还有杜武?!倍埔幌伦泳兔靼琢斯?,哪怕他也有传话给李隆,可是也没有原话复述,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传达了李和的意思。

    而报纸上,基本上是对李和原话的摘抄!

    李隆等人是没有可能告诉其他人的。

    齐华又递过去一张报纸,“李先生的话登上报纸之后,当日股市大盘连续2天跌幅超过6%,仅仅四个交易日,从1266跌至885点,大盘跌幅高达30%!

    中国股市所有的股票全部跌停板,仅一只飘红!

    如果没有意外,今天大盘会再度跌停!”

    “这....”董浩惊得目瞪口呆!

    他终于意识到,只是赶走杜武,已经是李和的仁慈了!

    送去法办也不为过!

    齐华笑着道,“所以,你明白没有?”

    董浩无奈的点点头,“哎,看来他这次是真的捅了娄子,幸亏李先生没有和他计较?!?br />
    齐华道,“如果是他收了钱,李先生才会和他计较,关键他是被记者给框进去的?!?br />
    “这个该死的记者!那李先生怎么处理这个记者?”董浩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明显是李和让齐华去着手调查了,而没有让他去。

    “处理?怎么处理?如果真的处理了,倒是真的坐实了这话是李先生说的?!逼牖馐偷?,“只要李先生不承认,倒是真没人怪他,反正是记者杜撰的?!?br />
    “齐先生,你放心吧,这个我会交代杜武,他要是敢再出去乱说话...”董浩好像明白了什么,咬着牙道,“否则我一定亲自动手!”

    齐华笑着点点头,看着董浩买完单,两个人在楼底下分手。

    李和也一直甚为苦恼,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影响力,他不经意间的几句话,居然能影响到股市的走向!

    这一天,中国股市创造了一个奇迹:开盘价、收盘价、最高价、最低价,均为同一个价。

    人民日报发表的《此轮牛市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护盘言论,也没有挽救股市的跌势!

    晚上,刚上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要他早上去经贸委开会。

    他无奈,成也萧何败萧何,他得去救火。

    第二天,一到经贸委,王主任看着他就是一个劲的叹气,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