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招娣到章舒声,一个个都离他远远的,远水明显解不了近渴!

    好不容易有一个躺在他身边的,还把他当透明人,搭理都不兴搭理,没有一点干大事的想法!

    这让他很苦恼!

    他可是一个身体正常的男人!

    但是,他又是一个理性的男人!

    他又不能整天把这种事当做生活的全部,只能压抑在心里,压抑的多了,就莫名的有点烦躁。

    倒霉的是董浩和齐华等人,总是受着无妄之灾,李和动不动就对他们发火。

    董浩和齐华除了摇头叹气,也是没招,只能尽量和李和保持距离,然后李和交代的事情给办的漂漂亮亮,不拖泥带水。

    李览学??页せ?,何芳整天不着家,忙得很,因为需要签字,老太太又不能去,只能是李和去了。

    “辛苦你了,顾老师?!焙屠鲜ξ帐?,手中柔弱无骨的小手也让他爱不释手,手心里传来的痒意让他的心也是开始痒痒的。

    “李先生,你客气了?!惫死鲜Ρ荒蟮挠械闾哿?,嫩红的小嘴由于紧张而微微抿着,让人忍不住想要爱抚一番。

    “抱歉,手劲有点大?!崩詈徒酉呱晕⑾乱埔坏?,在那一瞬,他感到作为一个人类的思考能力是多么的淳弱。

    他完全被生理的冲动给控制了。

    “没事?!惫死鲜Ρ焕詈屯貌缓靡馑剂?,窘迫的低下了脑袋。

    从学校出来,董浩立马就迎过来,低声道,“董进步找到了?!?br />
    李和眉毛一挑问,“在哪里?”

    董浩道,“霸州?!?br />
    “在南边?”李和以为自己听错了。

    董浩点点头,“是的,是在南方,我同样好奇,他怎么会先往南边去?!?br />
    “人呢?”李和接着问。

    董浩道,“已经被人给控制起来了,就是问下你的意思,是先见一面,还是直接交给警方?”

    李和想了想道,“先把人送到大兴,我见一见?!?br />
    “是?!倍朴淘チ艘幌挛?,“那悬赏?”

    “这还需要问我?”李和反问道,“我是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齐华对董浩道,“人送过来,钱我第一时间会转到王元的账上,至于这一千万怎么给,那是王元和霸州方面的事情了?!?br />
    “好的?!倍泼靼?,这笔钱是无论如何绕不过王元的,需要通过王元的手交到对方的手里。

    至于给王元什么回报,他相信李和自会做决断,不需要他操心。

    李和问,“王元已经来了?”

    董浩道,“他昨天就到了,抓到董进步之后,才跟我联系的?!?br />
    王元不傻,这种让李和欠人情的事情,他从来不会缺席的。

    李和抵达大兴的,太阳已经落山。

    这是一片老旧的厂房区,杂草丛生,屋顶上的瓦片掉落的到处都是。

    院子里只有两辆大卡车,并无一个人影。

    突然,咣当一声,破旧的铁皮门从屋里被打开了,先露出来的是一个圆乎乎的脑袋,脑袋上的小眼睛眯缝着,待瞧清了来人之后,小跑到李和的跟前。

    “李老板,好久不见?!?br />
    “王元?!崩詈托π?,“你现在也是大变样啊?!?br />
    “上了年龄了,跟以前当然不能一样了?!?br />
    王元笑的有点谄媚。

    “就你一个人?”李和左右望望。

    王元道,“知道你要来,我早就让他们躲开了,人多嘴杂,传出去对你不好?!?br />
    李和夸赞道,“有心了?!?br />
    “人就在里面,你要不要进去看看?”王元看看董浩,其实哪里是他有心了,只是董浩的交代而已,闲杂人等退避三舍,这里目前只留他一个。

    “王福江,你个老王八蛋,难得老子这么信任你!你居然出卖老子!老子倒是要看看你以后怎么在道上混!”

    屋子里的人被绑在椅子上,蒙着眼睛,听见了外面的动静,突然大骂起来。

    王元见李和有不解,就跟着解释道,“他一路从黑河逃过来,先是到达冰城,然后到达的锦州,本意是想进京的,但是他聪明知道背面高速入口查的严,他从滨海绕道到霸州来了。

    而他投靠的人就是叫王福江,跟他以前有合作关系?!?br />
    “王福江,你个狗东西!难为老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恩将仇报...”董进步还在那自顾自的骂,“对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居然就能把老子这么卖了!”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谁绑了他!

    李和笑着道,“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br />
    “姓江的!你说句话!老子知道你在这里!老子跟你好好商量!对方给你多少钱!老子给你双倍!”一直得不到回应,董进步又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在那乱喊乱叫,“我在俄罗斯的银行还存了一大笔的钱,我是留足了退路的!

    只要你肯放了我,价码随你开!

    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依然没有人回应。

    他不放弃,继续喊道,“你要是不放心我,就把我送到北边,在我进俄罗斯之前,我保证你拿到钱!

    我现在孤家寡人,丧家之犬,你还怕了我不成!”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处在黑暗中,他一无所知,更加重了他的焦虑。

    王元低声道,“李老板,你看?”

    李和摆摆手,笑着道,“我就不进去了,打电话给警察吧,让警察把他带走?!?br />
    他过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和董进步叙旧情,只是为了亲眼见证,要不然他就不放心。

    王元没有丝毫的犹豫,按照李和的要求做了。

    警车来的很快,听见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后,王元安排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给董进步松了绑,摘了眼罩。

    董进步陡然得了自由,踹了眼前的人一脚就夺门而去,没时间多计较。

    但是,他还没跑多远,就被那个给他松绑的人带着警察给抓住了。

    站在不远处看着在地上奋力挣扎的董进步,李和点着烟后,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人生果然没有什么定数。

    被铐住双手,董进步再怎么吼,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最后还是被警察簇拥着强行塞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