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浩道,“你安排杜武和邱亮过来,光靠你一个人盯着不行?!?br />
    杜武和邱亮是他新招进来的两个,只是一直住在后山上。

    张兵道,“那也行,省的我这天天连个上厕所的功夫都没有。要不就让他们住这里吧,咱俩去隔壁住去?!?br />
    李家是连栋的别墅,门户相连,最多的就是空房间,少说也有四十来间,管的又不甚严谨,不拘泥他们,所以,一直都是由着他们随便挑着住。

    杜武和邱亮是从北边方向过来的,就是为了避开李家南边的大门,尽管是保镖,但是他们还是属于李和口中的闲杂人等。

    董浩向两个人交代了一番,就同张兵一起下了楼,往监控中的异常地方过去。

    山里头并不好走,杂草超过一人高,树枝横生,两个人走的小心翼翼。

    张兵低声道,“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他抬头望了望绑在树顶的摄像头,又蹲在地上仔细观察了一遍。

    董浩鼻子耸动,趴在地上闻了闻,又到处仔细的转了转,叹口气道,“好像是什么动物在这里打架了?!?br />
    “好像是山羊之类的?!闭疟衿鹄吹厣系募父龊谏耐衷残涡】帕?。

    “妈的,白高兴一场?!倍朴械闶?。

    张兵笑着道,“他没这么快的?!?br />
    董浩摇摇头,原路返回,回屋换了套衣服,就跟着李和出门了。

    李和像往常一样到达公司门口,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先在旁边先点了一根烟。

    看着这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高楼大厦,看着步履匆匆的行人。

    看着阳光升起又落下,他感觉自己的青春正在无法挽回的流逝。

    “哎,小敏结婚邀请你没有???”

    李和听见了旁边一个女孩子的说话声。

    “怎么可能没有,说起来这个月都三个了!”只听见另外一个女孩子愤愤不平的道,“我这点工资都快不够随份子了!”

    “能不能收的回来还不一定呢,要是将来离职了,基本也就没交往了?!?br />
    “这小敏入职才半年吧?”最先说话的那个女孩子道,“平常跟我们关系也就一般,连几句话都没有,她也好意思给我们发请帖,真是够可以的啊?!?br />
    你我本无缘,全靠份子钱。

    “谁说不是呢?!绷硗庖桓雠⒆痈胶偷?。

    两个人自顾自的在那聊天,并没有发现在拐角的李和。

    待两个女孩子走了,李和问董浩,“这种事情公司多吗?”

    董浩笑着道,“当然多,搬到这里办公以后,我都随过好几份了,人家邀请了,不管去还是不去,都不能含糊,份子钱少不了的?!?br />
    公司也是一个小型社会,也有结婚、添孩子之类的喜事,而作为同事不随礼,显然面子过不去;同事关系不怎么样,别人都随礼,就他不闻不问,又会让同事嚼舌头。

    所以,哪怕他再孤僻,也得随大流。

    “这可不好?!崩詈驼蛘也坏焦炯忧烤裎拿鹘ㄉ璧那腥肟谀?,此刻倒是隐隐有了一点想法。

    到了办公室,齐华给他泡了茶。

    “李先生,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李和吹了口浮起的茶叶问“集团有没有集体婚礼这种活动?”

    齐华笑着道,“好像地大集团是有的,我还去当过主持,其它家我就不清楚了?!?br />
    李和把在楼底下听见的对话给齐华说了一下,接着道,“同事之间随份子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是给大家造成负担就不应该了?!?br />
    他的印象中,结婚也好,生娃也好,寿宴也好,大家图的不是钱,都是为了讨个喜。

    但是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百日宴,升学宴,变成了真正的‘礼’上往来,大家在乎的是钱。

    “那你的意思是?”齐华不敢随便做主。

    李和叹口气道,“这种事情又不好随便禁止,毕竟是正常的同事交往,情有可原,你可吴书记商量一下,咱们能不能组织个活动,怎么加强公司的精神文明建设,构建正常的公司文化内核?!?br />
    他不指望能扼杀,起码能降低一点也是好的。

    齐华点点头道,“是?!?br />
    李和想了想道,“还有就是,每年可以由公司出钱办一两场集体婚礼,给员工归属感,也可以减少这种随份子的现象?!?br />
    “这也是好办法?!逼牖愕阃繁硎救峡?。

    李和见他还没有走,就问,“还有事?”

    齐华道,“彭凯在中国移动的光缆招标项目中落标了?!?br />
    李和笑着道,“只要里面没有猫腻就行?!?br />
    齐华摇摇头,“暂时没有发现,张树心管理的非常严格?!?br />
    “那就好?!崩詈筒灰晕?。

    “彭凯说想再来拜访你一次?!?br />
    李和笑着道,“他想来就让他随时来,不要拦着他?!?br />
    联合利华大学的事情,让何芳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早出晚归,即使是回到家,也没多少空闲,都是一头扎在书房里。

    偶尔累了,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这么累干嘛?不是还有周旭升他们吗?多交代他们一点就是了,你把自己耗上面,连家都不要了?!崩詈陀械阈奶?。

    何芳笑着道,“我既然做了校长,我就得负责到底,什么都靠别人,那怎么能行?做学校和做企业不一样,你不懂,就不要掺合进来?!?br />
    李和问,“退休教师联合会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

    何芳道,“差不多吧,许多老师都表示愿意退休后发挥余热到咱们学校里来工作,不过他们年龄也确实不小了,我是准备通过同学和朋友从海外招聘,看有没有愿意回来的?!?br />
    “慢慢来吧?!?br />
    睡觉的时候,李和洗完澡往何芳跟前凑,却被何芳推了过去。

    “我困死了,乖,睡觉,明天还要早起?!焙畏即蚱鹄戳斯?。

    “媳妇,我们有一个月没有了.....”

    “老夫老妻了?!焙畏疾嘧派碜铀?,不再搭理李和。

    李和只能在那长叹。

    他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二十来岁的感觉,可是奈何老婆不配合!

    他也没有办法??!

    整个人跟着了火似得!

    ps:今天只有这一更,马上坐火车去武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