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松点点头道,“是,是有这个问题?!?br />
    平松是什么水平,李和很清楚,他笑着道,“你噼里啪啦的说了这么多,肯定是找调研公司做过调研了,那么把你知道的数据告诉我,全国有多少家小煤窑,占煤炭的总产量有多少?”

    平松低着头,擦擦额头上的汗,不好意思的道,“目前,全国乡镇集体和个体煤矿有8万处,年产30万吨的产煤县有390多个。1995年,乡镇煤矿产煤5.97亿吨,占全国煤炭总量的12.92亿吨的46.2%?!?br />
    “所以赚钱的是小煤窑,是这些私人煤老板,你知道我性格的,有些行业,我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可是你和国企一样的成本,凭什么和这些小煤窑争?”李和对于煤炭行业有自己的许多疑虑,而不光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

    平松深吸一口气,仍然坚持道,“今年刚刚通过了《煤炭法》、关于修改《矿产资源法》的决定等法律,前阶段从《人民日报》上又读到关于小煤窑巫须整顿的新闻报道。

    我觉得在全国范围内,无证非法开采的小煤窑的泛滥,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矿点中很多是乱采滥挖,无照经营,同国有煤矿及有证乡镇煤矿争资源、抢市场、偷税漏税、扰乱煤炭生产和运销秩序。

    二是许多乡镇煤矿不具备基本安全生产条件,重大事故接连不断,伤亡非常严重。有70%的乡镇煤矿还没有做到五消灭,就是消灭独眼井、消灭自然通风、消灭明火明电照明、消灭明火明电放炮和消灭明刀闸开关。

    从1984到1995年的12年间,乡镇煤矿共死亡5万多人,占全国煤矿总死亡人数的70%,平均每产百万吨煤的死亡率高达12人。

    这样的形势,是必须要整顿的!

    所以,小煤窑减少是趋势。哥,我觉得这真的是我们的机会?!?br />
    “五万多人??!”李和长叹一口气,“这还算少的呢,还有许多瞒报的呢!这些要是统计进去,更是不得了??!”

    平松豪气的道,“我们有资金,有技术改造的决心,重视新技术,重视工人安全,这对煤炭行业来说是好事啊,说不准我们可以倒逼整个行业做改革!走投资省、见效快、经济效益高的新路?!?br />
    李和摇摇头,“你倒是想的太简单了,哪里有这么容易,这个行业不出事还好,一出事肯定就是大事,说不定你下辈子就在里面蹲着了?!?br />
    “我愿意试试!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平松急切的道,“我记得你之前和我们说过,做什么事都不能因噎废食,咱们不能因为害怕出问题而而停止发展的脚步!”

    李和突然抬起头,用一种非常严肃的神情看着他道,“你想好了?”

    平松激动的道,“想好了!”

    这个行业这么赚钱,不做才叫脑子有病呢!

    他不止想做煤炭,他还想到唐山炼钢呢!

    什么赚钱做什么!

    李和叹口气道,“我只强调一点,安全还是安全!必须重视安全生产!这个是第一位的!要成立专门的安全生产监督小组!”

    他不能拿人命开玩笑!

    “哥,你放心吧,我会认真做的!”平松高兴地无以复加。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

    至此,他还是进入了他不愿意进入的煤炭行业。

    中再集团党委会成立了,并且迅速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暨党委工作会议。

    出任中再集团党组书记的是李和的老领导,电子物理学奠基人,吴全得教授,他的到来也很令李和意外。

    吴教授来的时候对李和道,“我都退休了,想不到还会到你这来搞组织工作?!?br />
    “你老能者多劳?!倍杂谖馊玫牡嚼?,李和是表示非常高兴地,起码这老领导不能给他拖后腿。

    这次会议是新上任的吴书记组织的第一次会议。

    “极推进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把提高经济效益作为经济工作的中心,是我们在令后15年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必须遵循的一条重要指导方针....”

    在这次工作会议上,吴书记严肃认真的做了发言,并且组织大家学习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和八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精神。

    李和作为副书记,也做了发言,“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把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提到关系到国家兴衰、关系到将把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带入21世纪的高度....

    作为社会主义企业,不断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无疑是企业的一项重要任务。为社会主义企业,不断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无疑是企业的一项重要任务。....”

    天气陡然降温以后,董浩的心却依然烦躁不安。

    “董进步这家伙能跑到哪里去?”

    对于董进步的动向,他比警察还要关心。

    “王元的消息早就散出去了,有提供线索的,可是就没有一个准确的,很多人都是想着沾点便宜,明知道这帮人是故意的,王元还不好为难,要不然谁还敢提供线索给他?!蓖哦窖实难凵?,张兵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表示一无所知。

    董浩道,“董进步坐飞机和火车的可能性不大,那样最容易暴漏,他做汽车的可能性最大!你去找大奎,把董进步的照片给他,让他手底下的人认个脸熟,到汽车站排查一遍?!?br />
    张兵笑着道,“可不止一个汽车站,这得派多少人?而且汽车站的流动性很大,人那么多,想找一个人这样无异于大海捞针,太难了?!?br />
    他直接否定了董浩的意见。

    “那你说怎么办?”

    张兵道,“除了等王元的消息,只能加强家里的戒备了?!?br />
    董浩气呼呼的道,“奶奶个熊,打仗都没这么累!”

    突然,董浩道,“你到现在没有离开过监控吧?”

    张兵道,“中途只倒了一次水,怎么了?”

    “那几棵蒿子怎么倒了?我记得都是站着的?!倍粕裆?,“能不能回放一下?”

    “什么都没有啊...”张兵依照董浩的话回放了一段。

    “再继续?!?br />
    张兵无奈的摊摊手,“内存有限,只能回放最近五分钟的,之前的自动删除...”